中國夢與WHO(下):埃塞俄比亞總幹事的來龍去脈

中國夢與WHO(下):埃塞俄比亞總幹事的來龍去脈

要說陳馮富珍在世衛總幹事期間對北京的貢獻,除了昨天談及的種種,不得不提的還有她改革了以後總幹事的選舉方式。2016年選舉開始,世衛先由小圈子選出三名候選人,再交由世界衛生大會按一國一票原則投票產生。這樣的產生方式,自然對西方發達國家不利,這是為甚麼聯合國越來越多第三世界領袖的原因之一;然而在世衛這類涉及科學、衛生和專門技術的平台,按上述原則產生領導人,是「彰顯了地域公義」,還是助長了「某些結構性問題」,只能自行判斷。

陳太的接班人最後由三強競逐,分別來自英國、巴基斯坦和埃塞俄比亞。譚德塞的履歷並不弱,曾任埃塞俄比亞衛生部長、外交部長,可算兼有世衛總幹事需要的兩大背景技能,而且是由整個非洲聯盟共同推舉,先天就有了五十多票。十年前,陳馮富珍得以當選,關鍵之一是得到亞非拉票,當年剛好中非合作論壇峰會在北京舉行,曾有外電報導中國疑似通過債務寬免為陳太買票,無論是耶非耶,總是欠了非洲一個人情,十年後支持非洲聯盟的「共主」,也是情理之中。

說到譚德塞,早在他身為埃塞衛生部長參與世衛時,已經有阻止台灣邦交國為台灣發言的前科,讓北京留下了深刻印象,因此競選期間,中國評論明顯傾向這位「中國人民老朋友」,認為他最能捍衛「一中政策」;台灣輿論則最支持英國候選人,早就擔心譚德塞當選會繼續「陳馮路線」,結果也不幸言中。曾任埃塞外長的譚德塞,對國際關係潛規則心領神會,當選後居然委任臭名昭著、時年已93歲的津巴布韋獨裁者穆加貝為「世衛親善大使」,作為謝票行為,因為穆加貝曾任2015-2016年非洲聯盟主席,非盟支持譚德塞的決定,就是在2016年1月拍板落實。穆加貝在國際社會的「聲望」,譚德塞不可能不知道,卻依然敢冒大不韙作出如此決定,因此受到醫學權威期刊《刺針》公開批評,雖然最終被逼撤回決定,但他的價值觀和處世作風,已可見一斑。

須知譚德塞在埃塞國內,屬於前朝政府的親信,但他的靠山已經因為貪腐醜聞辭職下台,現任埃塞總理阿邁德阿里卻是來自另一派系。埃塞俄比亞和中國歷來關係友好,屬於「一帶一路」非洲重鎮,但其實發展潛力往往被低估,不代表必須一面倒,阿邁德阿里剛在2019年獲得諾貝爾和平獎,正備受西方拉攏,似乎打算在東西方之間拿捏平衡,譚德塞能否連任世衛,其實充滿國內外變數。雖然他在英國取得醫學博士,西方衛生界卻被他視為敵人,原因之一是競選期間,英國對手曾揭露他在國內曾陰謀三次霍亂疫情,令他深知要站穩陣腳,只能從反西方陣營找後台。武漢肺炎爆發後,譚德塞明顯把注碼全都下在中國身上,某程度上其實和林鄭月娥一樣,只是沒有選擇的選擇。我們凡夫俗子,只能自求多福。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