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博文章再思:香港是「failed state」嗎?

彭博文章再思:香港是「failed state」嗎?

彭博社日前發表評論文章,作者是曾長期為路透社工作、居於新加坡的Clara Ferreira Marques,她以「failed state」形容香港特區政府的抗疫表現,成為國際熱議。

「failed state」一般譯作「失敗國家」,自然令個別人士懷疑她有意推銷「港獨」。其實我們說過很多次,英文的「state」、「nation」、「country」各有不同定義,而且各自和「主權」的關聯都非必然,但在一切動輒上綱上線、不重視社會科學訓練的華文世界,自然「不會分那麼細」,才不斷庸人自擾。

在國際關係學界,「失敗國家」經常和「流氓國家」交替出現,英國戰略家Robert Cooper的分類是源頭之一。

  • 根據Cooper分析,世上最先進的政體是「後現代國家」,他們把主權昇華到超國層次,容許普世價值凌駕主權,提倡國際合作,反對單純利益最大化的國家行為,典型例子是歐盟,還有加拿大、日本等。
  • 然後是「傳統現代國家」,也就是現實主義主導的強權,例如中國、印度等。
  • 至於連國家基本功能也未能提供的,就是「前現代國家」、「失敗國家」或「脆弱國家」,典型例子是索馬里;不少裙帶資本主義國家,或過度開發天然資源的政權,也在一輪虛火後落入此列,典型例子是太平洋島國瑙魯。
  • 而在美國眼中,那些打壓人權、刻意製造區域混亂、輸出大殺傷武器的現代國家,屬於應被取締的「流氓國家」類比,例如薩達姆時代的伊拉克、卡達菲時代的利比亞、塔里班時代的阿富汗等。這些國家之間「被聯盟」,就是所謂「邪惡軸心」。

根據上述定義,香港自然未成為教科書的「failed state」,但正如彭博那位作者所言,卻有了苗頭。就像超市搶購行為,除了作者提及或暗示的委內瑞拉、津巴布韋、前蘇聯,即使是新加坡,近日也不徨多樣,這方面並非香港獨有。但「failed state」也有非物質定義:政府的公信力、政府提供基本服務的能力、政府保護市民的能力等,要是統統失去,也是「失敗」。

在過去八個月,香港特區政府的公信力跌至歷史新低,特首民望徘徊在20%,市民普遍對「一國兩制」失去信心。這次疫情,政府堅拒對來自疫區的非本地人封關,滿意政府表現的只有10-15%,市民對一切物資的歇斯底里,反映他們不相信政府會在政治正確和人民生命之間,作出理性選擇。至於最被公眾詬病的警暴,令港人不斷嘗試訴諸國際援助,擔心官方武裝的過度武力已失去一切制衡。

由是觀之,香港逐步失敗化,卻是現實,只是以自己的特色出現。借用Cooper的四級世界觀,我理解的香港現狀,齊集了不同種類的元素,大概是這樣的:

  1. 60%以上的民眾追求成為「後現代國家」,現實卻得不到民主制度的保障;
  2. 香港的母體中國,屬於對主權最敏感、最講求現實主義的「傳統現代國家」,然而普通中國城市出了劣質領導還會被撤換,在香港卻不能;
  3. 中國在香港的少數派代言人控制不了局面,只能依靠「7.21模式」和「群眾鬥群眾」苟延殘喘,這些極左份子被主流社會視為流氓,有了自己的平行「流氓國度」;
  4. 這樣的社會,有另一個學術名詞:提出「文明衝突論」的亨廷頓教授形容為「torn state」(撕裂國度);
  5. 香港長此torn下去,集以上不同模式劣根性之大成,如短期內不能撥亂反正,就算未淪為failed state,政府也會失效,繼而民間的平行體制就會成形。現在誰能為大家提供口罩,不是很清楚麼?

2020年2月13日,明報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