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生大批鬥:蘇共、中共「鬥醫奇案」對林鄭政權的啟示

醫生大批鬥:蘇共、中共「鬥醫奇案」對林鄭政權的啟示

一場武漢肺炎,並未令特區政府團結各界,反而繼續推動「群眾鬥群眾」的社會撕裂,帶頭掀起批鬥「黑醫」、「黑護」的文革式鬥爭。在「鬥爭學」,批鬥醫生是一門專門「學問」,屬反精英主義之極致,在歷史上的共產政權尤其普遍。「珠玉在前」,香港醫護人員前景,勿謂言之不預。

史達林「醫生案」:第二次全國大清洗的前奏

1952年,蘇聯最高領袖史達林利用下屬年前的「篤灰」,「揭發」國內最精銳的醫生「陰謀暗殺國家領導人」,罪狀包括「不當醫治」,令一些領導人死亡、或喪失工作能力。在嚴刑拷打下,首都莫斯科最頂尖的權威醫生、醫學教授,幾乎全部被捕,被污名化為「白衣殺手」、「人間敗類」(可以和「黑醫」比較),一律「承認」所犯下的暴行。然後蘇共通過官方塔斯社和《真理報》,在全國掀起批鬥醫生運動,來自「勞動人民」的舉報信不斷在媒體出現,全國醫生人人自危。幸好在運動進入高潮前,史達林在1953年暴斃,批鬥運動失去推手,才不了了之。

歷史學家翻查當時的檔案,發現史達林發動批鬥醫生,很可能是又一場全國規模大清洗的開端。在三十年代,史達林發動了極其恐怖的大肅反,官方的死亡數字是數百萬人、非官方數字倍之,大多數國家領導人被批鬥致死,還要公開在電視直播認罪、「請求」儘快處決自己,包括元老季諾維也夫、加米涅夫、布哈林等。到了五十年代,史達林認為又是時候整肅黨內走資派(邏輯和毛澤東發動文革大同小異),想到的切入點,就是醫生。

為甚麼是醫生?一來醫生是知識份子中的尖子,而共產黨一直以反精英主義煽動群眾情緒,通過批鬥醫生,往往能激起「勞動人民」的「階級仇恨」,而且能捲入其他精英。二來醫生接觸社會各階層,掌握人民健康命脈,對其批鬥,可以配合散播日常生活的各種陰謀論,為民生層面的不滿,尋找替罪羔羊。三來蘇聯醫生以猶太精英主導,而反猶主義作為一種標籤「他者」的排外思潮,很容易導向「外國勢力」,方便操作;史達林更相信猶太精英都是美英特務,據說已騰空了集中營使用。假如史達林不是及時死亡,這一波的大清洗,不堪設想。

中國「反右」、「文革」鬥死的醫生:從李宗恩院長「抓三權」談起

中共建政後,三反、五反、反右、文革等群眾運動,希望「由大亂到大治」,都以知識份子、傳統精英為鬥爭目標,醫生自然不能倖免。民國時代的首席醫學權威李宗恩教授的案例,堪稱典範:他是英國回流的精英,中共建政前,就擔任協和醫院院長,因為「一腔理想」留在大陸,1957年被打成「右派」放逐,鬱鬱而終。根據毛澤東私人醫生李志綏的回憶錄,李宗恩被打倒的導火線,是他要「奪三權」。

所謂「三權」,是李宗恩響應毛澤東「百花齊放、百家爭鳴」,被「引蛇出洞」,提出作為院長,必須掌握人事調動權、財務支配權、行政管理權,卻被看成直接挑戰中共權威,因為在共產黨眼中,一切都是單一政體的一部份。毛澤東因此發動批鬥,認為李宗恩「向黨中央奪權」,擔心一旦全國醫院都變成「獨立王國」,黨的組織系統就會失控,這是為甚麼醫護罷工特別觸動「組織」神經的根本原因。

到了文革期間,更多醫生因為政治原因被批鬥,包括了毛澤東的「御醫」、一手創建一系列紅色醫院並任院長的傅連暲醫生。1968年,官拜中央衛生部副部長、有中將頭銜的傅連暲被紅衛兵抄家,罪名包括「衛生部頭號走資派」、「三反分子」、「天主教會間諜」等,慘死在秦城監獄,官方說法是他「得罪林彪」被逼害。然而,當時中共逼害醫生是結構性的,除了因為前述反精英原因,還因為毛澤東正推廣所謂「赤腳醫生」,讓粗通醫術的醫科生或農醫,在農村用最原始的方法普及醫療,配合「上山下鄉」運動,將知青流放鄉間,以免他們尾大不掉。打掉醫生在一般人心目中高高在上的權威,將之「赤腳化」,不再重視普世認證,也成了鞏固社會主義政權的維穩行動。即使在當代中國,醫生要是觸及社會議題,往往就政治不正確,例如以揭發「愛滋村」而廣為人知的高耀潔醫生,2009年被逼以80高齡流亡美國;而她上一次被批鬥,正是在文革。

林鄭月娥牽頭批鬥香港醫護精英:之後的下一步?

武漢肺炎期間,香港醫護人員發起罷工,為的不是加薪、不是工時、不是自身,而是爭取特區政府在關鍵時期全面封關,以免來自疫區的非本地人不斷進入,拖垮香港醫療制度的有限資源,牽頭人包括世界知名的肝臟移植權威黎青龍教授。曾任中大校長的沈祖堯醫生表示理解罷工,呼籲醫管局高層走到前線,不要站在道德高地批判。醫護罷工是否有效、應否支持,自然可以理性討論,但特首林鄭月娥三番四次以「激進行為」形容,強調對方「不會得逞」,明顯不是要社會和諧,只是要加強鬥爭。於是,我們看見激進建制派和個別公務員,公然稱呼罷工醫護人員為「逃兵」、要「處決」;國家機器掌握的國內、香港輿論,鋪天蓋地的批鬥香港「黑醫」、「黑護」;「人民群眾」發起聯署,要求對罷工醫護秋後算賬;親北京政黨紛紛搞小動作,諷刺醫護人員「濫用」口罩,又或要以法律行動控告云云……

結合蘇共、中共的鬥醫大史,這一波的港式批鬥,乃一脈相承:針對知識份子、專業人士、精英當中學歷最高的一群,激起階級矛盾;然後將一切官方「抗疫」失當,包括口罩荒,都一併歸咎醫護人員,轉移視線;醫護人員的正常邏輯和訴求,除了被用作「反黃屍暴徒」鬥爭延伸,還被扣上「外國勢力」、「港獨」、「軟性恐怖主義」等帽子。這波批鬥同時針對醫護人員的組織力,除了視工會為「奪權」,也在警告醫學界領袖不要再抗拒融合,希望一勞永逸破解這個「獨立王國」。

香港公營醫護人員從來不足,根據正常邏輯,政府不可能對其集體解僱。然而中國邏輯,自然與別不同:根據「群眾鬥群眾」哲學,假如香港醫護集體辭職、或被解僱,政府才可以宣傳「急市民所急」,乘機推動大灣區醫護資格互認,這會成為新一輪鬥爭戰場。這論題過去數年已反覆出現,行政會議成員張宇人之流更污衊香港醫護人員為拒絕競爭的「星球人」,一切訴諸飯碗問題,而無視醫護捍衛專業、本土知識等訴求,可見批鬥醫護,從來在特區政府agenda,這次不過是因利乘便。面對這個與天鬥、與地鬥、與人鬥其樂無窮的林鄭政權,恐怕香港未來,永無寧日。

2020年2月17日,明報筆陣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