邁向「一國一制」之路:北京的「雙重底線」劇本,如何破解?

邁向「一國一制」之路:北京的「雙重底線」劇本,如何破解?

無論甚麼立場的朋友,都不會否認一個事實:香港正急速邁向「一國一制」,近日的種種荒謬「新事實」,不過剛剛開始,文革2.0正場還未上映,鬧劇陸續有來。究竟未來兩年還會發生甚麼事,香港人又能怎樣回應?

底線思維的真正目的:不是人,而是顛覆香港一切制度

按親北京陣營用詞,現在圖窮匕見,官方採取「底線思維」,凡是觸及底線,都會毫不留情的反擊,不再管任何舊制度制約,也不會再重複一直以來的「容忍」,跑步進入「全面管治」時代。

然而所謂「底線思維」,其實有雙重定義。公開表述,自然是習近平的「三條紅線論」:(1)「不允許危害國家主權和發展利益」;(2)「不允許挑戰中央權力、不允許挑戰《基本法》權威」;(3)「不允許利用香港對內地進行滲透破壞活動」。這三條紅線本身,用最寬鬆角度閱讀,只是形式主義;以最狹隘角度演繹,所有有獨立思考的香港人,卻都已「突破底線」。例如支持反送中運動的所有人(而這是香港主流民意),在微信都被定性「港獨」;參與反23條的所有人,都可說是「挑戰《基本法》權威」;而一條「傷害中國人民感情」的中學考試題目,既是傷害感情、又會傳回大陸,自然就是「對內地進行滲透破壞」。

以這樣脈絡管治,可能長久嗎?目前香港對紅線的演繹,甚至比國內某些地方更左。例如「日本對中國1900-1945年利多於弊」這類題目,在百度屬熱門搜尋;中國自由派學者擦邊球建議種種改革、藝術家借古諷今,下場因人而異,在新香港卻必批無疑。就算香港是普通城市,也不可能長期如此,何況始終是國際都會,支持政府的民意從來是少數派?

對北京而言,「三條紅線論」的真正目標,用共產黨語言,需要「從現象看本質」,是制度,不是人。批鬥人的目的,在於「暴露其背後集團」,例如曾蔭權不斷被批評不立23條,不單是針對人,而是整個公務員的程序官僚主義。在北京眼中,真正有能力「挑戰中央權力」的(共產黨對「權力」的理解並非法律、而是按「我吩咐你做你是否立刻照做」的紀律),從不是人,而是公務員制度、專業人士、新聞自由、司法獨立、公民社會等核心價值。《人民日報》的「刮骨療毒」社論,就是要香港精華一鋪清袋。

劇本的「第二底線」出現之時,真香港已死

根據馬克思主義要「改造社會結構」的理論,三條紅線論的目的很簡單,就是要令香港有型、無型結構出現質變,並打散盤根錯節的利益集團,讓北京得到在香港說一不二的絕對權力:例如怎樣利用這個國際金融中心,都不用管compliance;要配合全國形勢收緊或放寬控制,隨心所欲;又或需要殺一儆百時,「去到最盡」。由於北京已失去耐性,意識到多年統戰全盤失敗,未來只會採用最粗暴方式,撕破臉皮,相信依靠警察、「依法治國」、群眾批鬥、「銳實力」(不順從就失業)這公式,就能徹底控制。

根據各地共黨邏輯,全面控制後,「底線」的演繹會略為放寬,因為有威脅力的制度已摧毀,個別人士發揮不了作用,就像內地自由派那樣,那時候,是時候透一透氣,讓講人話能力未完全喪失的登場。假如大眾未被啟蒙,很可能以為「一切已經完結」,馬照跑,舞照跳,殊不知今昔星辰非作夜,移花已不能接木。何況真普選的其中一個功能,就是在不同利益集團之間製造平衡,保持競爭力;在永沒有真普選的「新香港」,不同利益集團之間依然要平衡,北京依靠的,只能在控制大局後製造新路線鬥爭(參考毛澤東「矛盾論」),並以「民主成份」包裝,勿謂言之不預。

真香港人的考驗:如何掙脫建制綑綁?

這套手法貌似恐怖,但怎可能滴水不漏?

不要忘記,這是互聯網出現以來,中國第一次以這公式進行的實驗,並無先例可援。香港人已有過百萬散居世界各地,加上同情香港人、或與香港有過交往的全球「廣義香港人」,人數並不比「地理香港」內的香港人少,他們的下一代,普遍對北京極其反感。此刻的文革2.0,連淺藍、中藍,也不可能覺得沒有問題,他們的表態不在街上,而是移民和撤資。北京在邁向第一定義的底線過程中,正急速固化「Global Hong Kong」這個「命運共同體」的認同和向心力,而每一件香港發生的文革式樣板戲,都會全程直播到全球,成為各國自我警惕的內參。

就算北京把地理香港收到最緊,香港人依然能通過這共同體,暗渡陳倉。只要大家覺悟到可無需依靠建制生存,「唔信極權政府、唔怕」,例如被政治裁員的通過手足遙距聘請,不願接受「新香港國民教育」的繞過DSE考其他國際試,被政府改造的港台會在網上借屍還魂,美國《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列明因「反送中」被判罪成的政治犯前往升學和工作沒有影響、並鼓勵盟國效法,使用網絡分身繞過白色恐怖是常識吧…… 結果,新香港未出現前,「真香港2.0」的潛能積土成山,在香港內部慢慢形成超脫於建制的平行結構,在全球急速固化,既能自行存續,也能回饋香港。香港人對核心價值的堅持,不會像北京想像那樣可以輕易壓下來,反而成為永不能去除的隱患。

林鄭月娥,究竟要「攬炒」多少制度於你手?

從收緊紅線這過程中,對香港真正價值的破壞,也遠超北京想像。以教育局勒令考評局取消DSE試題這「小事」為例,林鄭以為是引蛇出洞的鬥爭手法,國際社會卻看作摧毀DSE這制度的關鍵一步。當考試被公然政治凌駕專業,香港學生的DSE成績被國際社會認為只反映背誦(在AI年代背誦的作用是零)、不能有創意思維(這是未來世代唯一不被電腦取代的技能),「五星星狀元」究竟代表甚麼,人家相信IB還是DSE,就是合理疑問。

同一道理,究竟香港金融機構會否和中國政府「共享」企業資訊,香港金融制度能否杜絕中國企業的常見漏洞(例如瑞興咖啡案、華為子公司與伊朗交易案),f在一國一制過程中,呼之欲出。林鄭可以自顧呻吟「信政府、唔怕」,認為就算香港變成深圳,也沒有甚麼大不了;但一來在新冷戰,中國真的複製不了另一個香港;而北京「攬炒」了舊香港,舊香港的功能只會蟬過別枝,大贏家自然是新加坡,然後就是台灣,並令美國強化台灣防衛網的意欲大大增強,「真香港2.0」也會通過這窗口往全球紮根。

特區政府這條義無反顧的攬炒路線走下去,以香港這個國際最透明的資訊中心地位,只會令整個香港成為新冷戰的whistleblower。香港人配合第四次工業革命,大力減低自身對所在地建制的依賴,這是「順民、暴民、移民」這三民之外、也是三民結合的選項,無論身在地理香港還是文化香港,也立於不敗之地,一方面在本地建構平行社會,另一方面讓全球共同體逐步化虛為實,為大黑暗時代手足提供的各種支援,慢慢就能口惠實至。參考《暴政》一書,和葉劉淑儀恩師Larry Diamond演繹「通往極權的十二個步驟」,只要保持香港人既有知識、國際網絡、專業精神和價值觀等優勢,守住崗位,不滿足於被打壓至體無完膚後得到的一粒糖果,be water自能否極泰來,終有一天,願榮光歸香港。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