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cken Game:中美博弈在香港的下一步?

Chicken Game:中美博弈在香港的下一步?

當中美新冷戰以香港為主戰場,身在戰區的香港人,自然是雙方人質。關心形勢發展下去會怎樣,乃人質之常情,而相信人質都不會天真,明白雙方行為都不是為了香港利益,而是為了自己博弈。

假如危機出現在十年前,相信很容易瞬間解決。但這次,有點不一樣。

特朗普籌碼的上下限

美國總統特朗普日前的記者會,承接早前國務卿龐貝奧對香港不再有「一國兩制」的結論,雖然只勾劃出政策大綱,細節尚待落實,但有一個重點:一切行動,並非援引2019年通過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而是直接追溯到這法案母體,也就是1992年的《香港政策法》。這跳躍了一個極其複雜的官僚程序,一步到位,開啟了無數可能性:可以輕輕放下,也可以火燒連船。

舉例說,制裁可以是簡單的制裁某低級官員,像從前制裁某新疆官員那樣,但也可以是全盤宣戰。假如美國認為香港不再享有「一國兩制」,發現有中概念公司利用「一國兩制」概念鑽空子、影響美國國家利益,予以制裁,再延伸至與其貿易的其他中資公司、銀行、乃至發鈔銀行,再波及港元…… 

這類金融戰,早已超越了香港範疇,屬於世界級別的金融大戰,也配合了美國已經開始嚴打中概念股在美上市的國策,作為decoupling關鍵一步。無論《環球時報》胡錫進怎樣宣傳「中國要哪裏成為金融中心、哪裏就是金融中心」這類謬論,現實是它們除了利用香港「走出去」,完全沒有「中國法制下使用普通法而被國際接受不同中國內地」的替代品。澳門遠未成熟,而且美國、台灣似乎早晚一併把「港澳」同等看待,作為對中國「特區」失信的回應。通過越南、新加坡等區域網絡,人家肯定坐地起價。Decoupling方向如此,但速度可緩可急,力度可大可小,一切就看互動。

港版《國安法》草案籌碼的上下限

再看中國的部署。港版《國安法》可算「突襲」,和美國相似的是,北京所有牌都懸在空中(習近平的「底線思維」),但具體細節未公佈,靜待討價還價,否則人大其實可以一併宣佈細節。但其實空間有多少呢?雖然這只是一條植入香港的法例,潛在的火燒連環船,同樣是恐怖的。《基本法》23條作為香港內部立法,因為要顧及普通法慣例,無論多辣,都有先天上限;但現在的全國性法律,硬生生把兩個不同體系整合,難免大大摧毀香港普通法基礎,既然如此,反而再也沒有甚麼顧忌。美國出招後,人大通過的《國安法》立法決定沒有減辣、反而加辣,危害國安的行為加上「和活動」,「國家安全推廣教育」沒有了「推廣」而是直接教,六四晚會由最初親政府文宣強調可以如常、到人大代表說口號若有行動「唔犯法都難」,訊號很清楚:你進一步,我進一步。至於其他具體內容,像追訴期、國安公開角色、有沒有秘密審訊、日落條款等,一切都是還價內容。

正如美國一旦完全不承認香港不同中國內地之地位,可以全盤摧毀現制度,《國安法》一旦以最辣版本實施,攬炒效果也一樣。假如以審判某報業大亨為頭炮,幾乎可以肯定,不設追訴期很難舉證,設則成普通法大笑話;假如事涉「國家機密」,又很難公開審,秘密審判單是名字就叫人不寒而慄;假如不動用國安,又根本不是香港警察職能範圍內能查……每一個細節,對家都很難不回應。到了那一步,再會涉及資產問題,是否凍結、範圍如何、株連多少,然後又涉及銀行是否完全跟從、怎樣才算符合「國安」,再聯繫到匯豐被指沒有公開發聲支持《國安法》、被國家領導人呼籲對其擠提…… 再推演下去,已經失控。

根據正常國際關係慣例,各方亮出底牌後,中間人很快代討價還價,各取所需,然後各自犧牲一些棋子,就會一切如常。假如這在十年前出現,劇本很可能是這樣:美國要中國「交人」,中國交出一些無關痛癢、自己也打算懲罰的閒人(例如林鄭月娥)予對方制裁,再加上一些小企業(年前捲入北韓洗錢案的澳門匯業銀行,就是為國捐軀),然後各自在市場波動中各撈一筆,政治上一輪文宣,一切落幕。法案落實了,但條文比最初說的寬鬆,執行也不太辣、引而不發,某些事先張揚的針對對象會及早體面離開、生意繼續但自劃紅線,各國暫時繼續保留香港特殊地位,直到下一波挑戰。

弄假成真的Chicken Game,會出現嗎?

但這次不同。中美雙方,似乎都進入了博弈論的Chicken Game,相信「狹路相逢勇者勝」。對中國而言,疫情過後,忽然推出港版《國安法》,對內大張旗鼓宣傳,以香港為稻草人,自然有內部維穩、轉移視線等作用。條文目前已沒有多少減辣空間,而且無論怎樣寫,假如不執法,怎能滿足十四億愛國同胞期望?而且這次配合了文革式群眾動員,不見血不封喉,種種批鬥、舉報、割蓆、上崗上線、公報私仇的劇本,甚至還未正式開始,太多人(包括香港外部的人)押了注,夾帶了大量私貨,根本不想停。就算有人能暫時按下瘋狂(這已幾乎不可能),只要出現第一個案例,根據上述種種推演,同樣會火燒連船。但微信民族主義瘋狂至此,不審卻不行。這是騎虎難下。

對特朗普而言,此刻唯一重點,自然是連任。他對連任的欲望,比其他總統更強,因為他的「使命」和習近平類似,都在大幅改變現制度,可惜美國不是中國,他一旦落選、而有違憲證據被蒐證,後果足以坐牢,除非他連任、並在四年內進一步改變關鍵法律,才能自保。民望自然重要,但特朗普的選民光譜分明,整體民望從來偏低,會反游說不要取消香港獨特地位的美國傳統精英,偏偏是其敵人。特朗普連任本來最賴以自豪的經濟政績,被一場疫情一筆勾銷,死傷枕藉不用說,現在國內還出現騷亂,在未來選戰,除了反華,根本無牌可打。反而民主黨既可以批評特朗普振興經濟、處理疫情不力,又可以批評他對中國「口硬手軟」,結果在選舉期間,親華派都不敢大張旗,否則自己也會成為民粹對象。操作下來,很可能意識形態主張和中國decouple的美國新貴,會成為deep state,無論誰上台,都主導大局。

因此習近平和特朗普,都可能認為自己沒有退路。本來把危機拖過美國大選,是各國精英的共同利益,但因為一連串基層行為和高層誤判,這樣的空間,正越來越少。作為配角的英國、歐盟、日本、台灣等,也不得不半推半就捲進來,謀求各自的最大利益(利益不只是金錢,還包括地緣政治、長遠制度建設、話語權等)。

微妙的是,一般而言,香港人作為棋子,命運本來完全被動。但在Chicken Game,香港發生的每件「小事」,例如街頭有沒有激烈抗爭、政府是否以「反恐」名義戒嚴、立法會選舉以哪一條線DQ候選人、完全符合基本法參選的和理非會否被北京演繹為「奪權」、某報業大亨是否被《國安法》起訴和具體情況、出席六四晚會的外商是否被當間諜處理…… 這些事,必然在未來數個月內出現,也必然會被各玩家以不同角度演繹,繼而出現不可測的蝴蝶效應。光譜非兩極的傳統精英,都在向雙方放話降溫(例如溫和建制、溫和泛民),但兩極「攬炒」意志恐怕都異常堅定,配上兩強的Chicken Game,可能求仁得仁。

最後結果,依然可以像北京盤算那樣,各國雷聲大雨點小,「二次回歸」很快大功告成;但形勢不自覺的逐步失控,中美同步跌入(不同範疇)「必有一戰」的「修昔底德陷阱」,機會卻越來越高。雖然身處大時代,但世上本無事,菩提亦本無樹,香港人歷盡千帆,處變不驚,願歸來仍是少年。

明報,2020年6月1日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