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

此刻凌晨,在墨西哥Cancun。二十年前$2美金在克里特島youth hostel訓硬板床,和身旁的流亡中東游擊隊聊天,變成此刻的高檔渡假聖地,話不敢說身不敢轉,就是怕吵醒沉睡的BB,和B。但其實怕吵醒的,何止這些?很難不令人反思,成長和所謂成功的目的是甚麼。土地問題解決了成家立室了,就會比從前快樂嗎?不會的。我這代人,一般都不會的。

當女博士成為戰地Contractor

大學教授相比,這類「contractor」的社會資本也要豐富得多。由於無須有單一僱主,除了為西方基建、能源大企業服務,有時也會半義務性質的為國際基金會、慈善團體工作,調和一下心靈,於是國家領導人、財團領袖和叛軍,他們都會認識。而且罕有的在地求生本能,也會慢慢鍛鍊到,像從索馬利蘭走到恐怖份子大本營索馬里首都摩加迪沙,途中各方勢力佈滿check points,如何繞過主要check points、以免去不斷被濫收的買路錢,一旦被綁架時又如何應對,在哪些地方不能使用衛星通訊以免被成為目標,這些都是在危險地方工作久了,才能培養的「common sense」。忽然想起剛在飛機上看過的電影《第一眼戰線》,講述傳奇獨眼女戰地記者的一生,面前這一位,不正是活生生的樣板?再想起認識的香港前輩何醫生,晚年才在沒有專業訓練下入行,卻晚節不保,更絕欷歔。經常有朋友、讀者問,讀了國際關係可以幹什麼,其實每人的生命是否過得精彩,都是自己掌握的。

我認識的切尼外交啟蒙導師

切尼為首的新保守主義陣營主張出兵伊拉克,固然早於9/11事件以前,但背後的原因,除了石油,同樣有冷戰式二元對立思維。他們相信強大的敵人永遠存在,只是以不同面目出現,所以伊拉克、伊朗、北韓一類以反美主導國內意識型態的政權,就是頭號敵人,所謂「邪惡軸心」。切尼除了力推出兵伊拉克,另一大「貢獻」,就是把北韓列入邪惡軸心,千方百計阻撓北韓和美國達成任何共識。喬治布殊時代的國家安全顧問賴斯雖然是蘇聯問題專家出身,但主張拉攏北韓,一度在六方會談框架內,接近和北韓達成協議,最終卻是切尼一手摧毀,目的之一,就是要論證美國建立導彈防禦系統的必須性。

天才兒童1985:三字頭大限前的覺悟

「從前曾自滿/笑前人們落伍/誰人能料最後老大只得這般」...... 常對身邊人說,必須令以上這堆問題,變成non-questions,non-issues。任何非黑白的答案,都不能渡過「三十五歲的太平天國」、「天才兒童1985」這一劫。

宿霧隨筆:十年後,菲律賓才是真・香港?

說到這裡,一定又有本土派青年說「說得這麼好,你何不移民菲律賓?」這種思維態度,正是窒礙進步的源頭。其實宿霧人已經這樣想:宿霧雖然不太好,但起碼不比香港差,我們何必走到香港?這對過去數十年的印象,已是顛覆,何況我真的認識從香港移民到宿霧退休的人。

悼水木

日前路過你家附近,那實在是太方便的聚腳點了,只要勾起二十年前的回憶,一切就如活現眼前。記得你有一次說過,「怎麼知道我們的人生是真實的,可能,你們都是上天派來試驗我的虛像」?也許,你也記不起這話,但我思考了很久,才一直記到今天,潛台詞就是,「why so serious」?

小無相功

在中學時代,曾經就「小無相功」這個題目寫過幾篇文,今天看來雖然很幼稚,但其實觀點至今沒有改變。明白的,就會明白。

童星

據說,小時候,有人找過我拍廣告,因為有一位叔叔在廣告公司工作,在找「小演員」,據說,已安排casting,但因為適逢換牙,而沒有接下來。

三十五歲的太平天國

但局中人都明白,一切都是幻影。外間看來的「資本」,反而是一個又一個枷鎖,要做很多無謂的世俗瑣事,去保留那些虛無縹緲的成就感,或不切實際的名利。而其實,它們卻毫無實用價值。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