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林鄭:悲劇後, 再無中間派

很多人以為沈旭暉移民新加坡,其實他已安排移民葡萄牙,並在那裏置業,翻看他當年對梁振英上台後的預言,2012年就看到香港焦土化,走位靈活的他,毅然終結本來是香港最年輕副教授的學術生涯,「但縱然這樣,說過無數次離開香港,始終就是會回來,土生土長對香港的情懷實在很難解釋。假如林鄭也有這種情懷,為甚麼不盡力挽回悲劇?就算失敗,at least we've tried ok?至於the day after tomorrow,到時再說吧。」

當女博士成為戰地Contractor

大學教授相比,這類「contractor」的社會資本也要豐富得多。由於無須有單一僱主,除了為西方基建、能源大企業服務,有時也會半義務性質的為國際基金會、慈善團體工作,調和一下心靈,於是國家領導人、財團領袖和叛軍,他們都會認識。而且罕有的在地求生本能,也會慢慢鍛鍊到,像從索馬利蘭走到恐怖份子大本營索馬里首都摩加迪沙,途中各方勢力佈滿check points,如何繞過主要check points、以免去不斷被濫收的買路錢,一旦被綁架時又如何應對,在哪些地方不能使用衛星通訊以免被成為目標,這些都是在危險地方工作久了,才能培養的「common sense」。忽然想起剛在飛機上看過的電影《第一眼戰線》,講述傳奇獨眼女戰地記者的一生,面前這一位,不正是活生生的樣板?再想起認識的香港前輩何醫生,晚年才在沒有專業訓練下入行,卻晚節不保,更絕欷歔。經常有朋友、讀者問,讀了國際關係可以幹什麼,其實每人的生命是否過得精彩,都是自己掌握的。

我認識的切尼外交啟蒙導師

切尼為首的新保守主義陣營主張出兵伊拉克,固然早於9/11事件以前,但背後的原因,除了石油,同樣有冷戰式二元對立思維。他們相信強大的敵人永遠存在,只是以不同面目出現,所以伊拉克、伊朗、北韓一類以反美主導國內意識型態的政權,就是頭號敵人,所謂「邪惡軸心」。切尼除了力推出兵伊拉克,另一大「貢獻」,就是把北韓列入邪惡軸心,千方百計阻撓北韓和美國達成任何共識。喬治布殊時代的國家安全顧問賴斯雖然是蘇聯問題專家出身,但主張拉攏北韓,一度在六方會談框架內,接近和北韓達成協議,最終卻是切尼一手摧毀,目的之一,就是要論證美國建立導彈防禦系統的必須性。

悼水木

日前路過你家附近,那實在是太方便的聚腳點了,只要勾起二十年前的回憶,一切就如活現眼前。記得你有一次說過,「怎麼知道我們的人生是真實的,可能,你們都是上天派來試驗我的虛像」?也許,你也記不起這話,但我思考了很久,才一直記到今天,潛台詞就是,「why so serious」?

童星

據說,小時候,有人找過我拍廣告,因為有一位叔叔在廣告公司工作,在找「小演員」,據說,已安排casting,但因為適逢換牙,而沒有接下來。

皇仁

和其他香港名校相比,皇仁的學生一般少了幾分世故,多了幾分戆直。舊生們有時私下懷疑,這與在皇仁很成功的學生在社會都不是很快樂(不快樂不代表不成功),是否有直接關係。

童年

現在,在我的電腦,有一個系列,載滿《童年》、《一步一生》、《Those Were the Days》一類歌曲。因為現在回看,童年是一生最快樂的時光。

思源館

思源館的椰島雪香並不特別好喝。但那是中大少有需要時間沖的飲品。就這樣,她繼在萬聖節扮巫婆後,再次證明了自己是一個願意付出時間的人。

遇見

第一次見面時,只有一個感覺:噢,原來中大真的如此樸素。還有的印象,就是想不到碩士生還會走可愛路線,還會叫自己「Bon Bon」。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