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五歲的太平天國

但局中人都明白,一切都是幻影。外間看來的「資本」,反而是一個又一個枷鎖,要做很多無謂的世俗瑣事,去保留那些虛無縹緲的成就感,或不切實際的名利。而其實,它們卻毫無實用價值。

皇仁

和其他香港名校相比,皇仁的學生一般少了幾分世故,多了幾分戆直。舊生們有時私下懷疑,這與在皇仁很成功的學生在社會都不是很快樂(不快樂不代表不成功),是否有直接關係。

童年

現在,在我的電腦,有一個系列,載滿《童年》、《一步一生》、《Those Were the Days》一類歌曲。因為現在回看,童年是一生最快樂的時光。

思源館

思源館的椰島雪香並不特別好喝。但那是中大少有需要時間沖的飲品。就這樣,她繼在萬聖節扮巫婆後,再次證明了自己是一個願意付出時間的人。

遇見

第一次見面時,只有一個感覺:噢,原來中大真的如此樸素。還有的印象,就是想不到碩士生還會走可愛路線,還會叫自己「Bon Bon」。

地獄廚神

她第一次給我製作的食品,據她說,是一個蛋糕。Hello Kitty頭狀,無色,無味,有添加,狀甚恐怖。味道,亦貫徹始終。

潛規則

量度誠意的準則,在於你付出了多少排他性、exclusive的時間,關鍵是,同時你不能做其他任何事情。

ICQ

我叫「冷酷到底」,Info是歌詞《一步一生》:「沿途就算跌要跌得好看/才能不自責報答別人厚望」。她好像叫「小Bon Bon」,又或是「性感小野Bon」。

真・社交恐懼症

由社交酒會到遊行集會,凡是涉及人多的場合,我都不喜歡。可避則避。而且,出現了,回家後要以自閉來發洩。 然而,我喜歡觸及心靈的單獨溝通。因為是獨子,也渴求友誼。不敢保證自己是好的男朋友,但有信心自己是有義氣的朋友。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