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洲國、西藏與台灣:薩爾瓦多的獨特外交

例如二戰前夕,全球承認「滿洲國」的國家不多,大多是軸心國陣營和它的衛星國,遠在天邊的薩爾瓦多是少數的例外,而且還是日本之後第一個承認滿洲國的國家。導因是當時的薩爾瓦多馬丁尼斯政府也是右翼獨裁政權,有「同氣連枝」之意,同時也是借用無傷大雅的外交表態,宣示和美國不同的「獨立自主」路線。

「拉美香港」巴拿馬

但其實巴拿馬有更重要的全球地緣政治角色,有點像昔日香港,具有左右逢源的先天特性,同時也有獨一無二的戰略價值。巴拿馬的獨立,本來就是人為的,美國因為要完全控制巴拿馬運河,策動當地脫離哥倫比亞獨立,自此巴拿馬成了美國「後院」,美國也通過掌控殖民地「運河區」,和曾經建立的美軍基地,掌握了巴拿馬經濟、軍事命脈。

雷鬼・飛人・大麻教:牙買加的軟實力

Marley也是上世紀牙買加社會運動浪潮的標誌性人物,曾促成國內敵對雙方停火,曾榮獲聯合國頒發的「第三世界和平勛章」,成為全球有色人種社會、原住民等反歧視、追尋自由的代言人。有些人沒有聽過他的音樂,卻依然穿著印有他肖像和牙買加國旗的T恤,因為這已是和古巴革命英雄捷古華拉齊名的流行文化圖騰。與此同時,Marley以大麻得到創作靈感也是廣為人知,令全球hipsters也尊崇他為教父,潛在粉絲涵蓋階層十分廣泛。

《另一場決賽》:全球榜尾大對決之後

早前因為工作原因,造訪加勒比海小島國英屬蒙塞拉特島(Montserrat),它馳名的地方有兩點:二十年前火山爆發,毀滅了全島一半地方,與及它的足球國家隊一度在國際足協排行榜排名榜尾,球迷想必對一場它「爭奪」全球最差球隊的「另類決賽」,津津樂道。這次在蒙塞拉特島,也拜訪了足球對的前任隊長,談起那場「決賽」,他還嚮往不已,絕沒有外間想像的尷尬,因為比賽背後有不少正面訊息。

馬里x古巴@香港音樂盛宴

時至今日,哪怕是最傳統的馬里人對來自古巴的帶有馬里風味的音樂,都感覺熟悉;反倒是古巴人本身,往往不意識到自己音樂的非洲根源。這樣的crossover,才是真正的「全球在地化」,就是我們對這些音樂不熟悉,單是到現場感受一下、了解背景資料,已是十分寶貴的一課。然而在「亞洲國際都會」,這樣的國際音樂盛宴卻彷彿引不起一絲迴響,兩位樂手對現場觀眾的「克制」反應也似是有點沒趣,實在可惜。

墨西哥老將白蘭高的「阿茲特克帝國商標」

瓜特穆斯這名字成了國家傳奇﹐而白蘭高的名字﹐正是「瓜特穆斯」﹔他的夾波絕技﹐也被正名為「瓜特穆斯絕技」。此外﹐每次白蘭高入球﹐都有招牌式模仿彎弓射箭的動作慶祝﹐他最初表示這是純粹開玩笑﹐但後來修正說法﹐透露這是向瓜特穆斯、墨西哥原住民和整個阿茲特克文明致敬。這說法也被公開刊登在他效力球會的官方網頁內。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