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巴西獨立公投Vs緩衝國烏拉圭

這不是說南美洲後來沒有爆發過邊境戰爭、分離主義,而是南美各國的分離主義,大多是用來表達對政府的不滿,多於建基於強烈身份認同,例如南大河地區從前就曾宣佈成立「大河共和國」,但無人太認真理會。單就身份認同而言,南美不少國家的地方政府,都保留了較強的地方定位,和緩衝國的性質沒有太大差異。

特朗普出兵委內瑞拉?

從前美國總統予人的感覺,每一句說話都可能影響全球福祉,都是深思熟慮之下的產品,必須認真研究解讀。但到了特朗普時代,卻是反其道而行,一切超乎想像的話,都可以衝口而出。委內瑞拉總統馬杜羅倒應該感激特朗普,給予了「外國勢力亡我之心不死」的真憑實據,要合理化國內獨裁管治,卻是得其所哉。

左翼偶像聶魯達:作為外交家的另一面

早在1920 年代,年輕聶魯達已經在智利外交部任職,1927 年成為智利駐緬甸領事,後來又曾赴阿根廷、西班牙等地擔任外交官。雖然他進入外交界的動機只是某生活,但在各國累積的人脈、開拓的視野,都令他後來的詩作獲益匪淺。

福克蘭群島郵票戰

1982 年福克蘭群島戰爭期間,阿根廷軍事佔領福克蘭群島。為宣示主權,阿根廷廢除了英屬福克蘭群島郵票,改為使用阿根廷本國的郵票,並在上面加蓋「Las Malvinas Son Argentinas」,意思即是「馬爾維納斯群島是屬於阿根廷的」,馬爾維納斯群島是阿根廷對福克蘭群島的稱呼。不過,阿根廷不久就戰敗,這枚郵票又隨即被停用。

委內瑞拉糧荒:天堂到地獄之路

這些情況,在強人查韋斯執政時,根本不能想像。根據世界銀行統計,查韋斯治下的委內瑞拉經濟復甦,2004年的 GDP 錄得17%的增長,在全球首屈一指。查韋斯生前大搞社會主義政策,包括企業國有化、財富再分配和價格控制,令人民普遍分享到經濟增長的紅利。為甚麼查韋斯死後,委內瑞拉就一蹶不振?

選戰偽術師:政治公關的廣告

但在發展中國家,從選戰得益的往往反而是外國人、外國企業,與及一小撮本地「離地」精英,發展下去,卻可以相當危險,很難不落入「顏色革命」與「反顏色革命」的宿命。當然,那些美國政治顧問是高度職業化的、也是專業化的,正如《選戰偽術師》展示,顧問團隊協助海外老闆勝出後,並不會對當地政治生態有任何興趣,只想儘快離開,跑到下一個國家賺錢。但正正是這種心態,卻讓「外國勢力」更容易干預第三世界,因為它們懂得選舉規律,很容易從中上下其手。

巴西、委內瑞拉發生顏色革命?

他認為上述「美國陰謀論」都是捕風捉影,不是因為美國不會搞小動作,而是今天的美洲政治環境,已經與冷戰時期迥異,美國在南美洲的影響力在過去20年持續下降,已沒有能力策劃大規模顏色革命。目前在巴西、委內瑞拉所見的政潮,都是由內而外的,更像迷你版的阿拉伯之春,民間在面對經濟危機時,厭倦長期執政的集團,雖然這裏的「長期」不及埃及、利比亞諸國,但也是十年以上的朝代。

中國與委內瑞拉交往的啓示

北京如果逼迫委內瑞拉太緊,委內瑞拉有機會爆發財政危機。一旦走上如阿根廷那申請破產、或如希臘一樣的緊縮局面,就更無助中國收回貸款。委內瑞拉當下資不抵債,中國放寬委內瑞拉每日出口到中國的石油量限制,委內瑞拉才可調動石油先賣到其他國家,以賺取外匯和穩定國內經濟,反而增加了中國收回貸款的機會。

秘魯大選:藤森之女

藤森在第二任期末深陷貪腐醜聞,被指越來越獨裁,目前正在服刑,自然成了女兒從政不能迴避的歷史問題。但近年民主國家的強人後代大都享有同一優勢:既繼承了先輩的強勢形象、經濟奇蹟的美好回憶,又能以自己的年青新時代形象,和種種過強作風劃清界線,朴槿惠如是、馬可思之子如是,藤森慶子看來也如是。無論她最終當選與否,似乎都會成為秘魯政壇的長期存在。

巴西學者哥斯達教授:巴西足球大不如前

「巴西球壇衰落,主因是場內「打假波」、貪污嚴重,場外也有「足球流氓」問題。過去,大家都會扶老攜幼到心儀球隊的主場觀看比賽,但現在礙於安全問題,不少人現在寧願在家中觀看直播,就連國內傳統勁旅哥連泰斯,它的主場賽事門票都往往滯銷。」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