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布亞新畿內亞:全球最危險的地方?

縱然有這樣那樣的警告,但我在巴布亞新畿內亞,還是遇到大量極其友善的人,由在機場自願護送到酒店的保安,到熱情洋溢的部落原住民,都令人感到城市久違的人情味。巴新被形容為「世上最後一片未開發的神秘土地」,治安惡劣的「口碑」,反而有助它保留不受外來影響的傳統,禍為福之所安,或是如此。

巴布亞新畿內亞訪談錄:反對派會推倒「一帶一路」重來嗎?

巴新立國以來,人民依然處於部落狀態,全國有八百多種語言並存,城市人口佔全國不到15%,加上通訊不足,不少選民依然不知民主為何物,投票也只是根據部落忠誠投票,部落衝突更是時有發生。在這樣的環境下,西式政黨政治只是一種形式,政客都習慣在不同政黨之間遊走,沒有政治忠誠度可言。

巴布亞新畿內亞訪談錄:反對「一帶一路」的精英們

雖然外交部朋友多番強調,「巴新人民愛中國」,但親身經歷,卻難免令人有所保留。例如筆者坐飛機從巴新首都到另一城市時,被誤會為中國建設職員,被留難了一番(「手提電腦的電線可以用作勒死別人的武器」),到了自我介紹在做調研、只是來自香港的遊客,並高呼「與巴布亞總統有些交情」、再拿出外交部朋友的的名片,就立刻獲禮遇,並得到完整的道歉。究竟這反映甚麼,值得深思。

巴布亞新畿內亞訪談錄:支持「一帶一路」的精英們

不少巴新精英也對「一帶一路」同樣期盼,認為這正是當地人需要的,因為無論是昔日殖民政府也好、前任政府也好,都沒有認真搞好基建,令巴新淪為全球最落後國家之一,直到中國崛起,本國才出現大規模基建革命。不要看輕基建對發展中國家人民的意義:巴新官方和部份精英反覆對筆者強調,當地一般百姓對基建、道路需求甚殷(也就是說不可能理解更複雜的債務、條約問題),加上巴新地理位置獨特,基建特別落後,對出現這些改變由衷高興。

美日印澳的「一帶一路」:再談「印太戰略」

其實「印太」這個概念,並非日本原創,自2010年代起,澳洲、印度、美國都逐漸重視「印太」,刻意陸續令其取代昔日「亞太」(Asia Pacific),成為地緣政治學的關鍵詞。日印美澳四國的「印太戰略」,會否融匯成一個圍堵中國的連橫策略?

太平洋島國瑙魯「打回原形」之路

瑙魯本來在澳洲投資了地標式摩天大廈「瑙魯大廈」,除了用來炫富,也是作為一旦氣候變化、國家陸沉的逃生門。但國家破產後,瑙魯不得不變賣在澳洲的資產,連「瑙魯大廈」也不例外,此外還有其他酒店、房地產等,都一筆勾銷。

日本-紐西蘭-台灣地震賑災樞紐

這種島嶼情結,不一定涉及政治認同,但也是另一種源自地緣政治的命運共同體。北京若純粹以泛政治化角度視之,固然可說是「台灣要成為海洋國家的陰謀」,但這種文宣很容易適得其反,也不符合「統戰」之道。

澳洲:中國「銳實力」實驗品?

去年年中,澳洲爆出政黨接受與深圳官員關係密切的富商黃向墨的政治捐款,以發表對中國有利的政治言論後,最後一根稻草彷彿出現了,針對中國的輿論,一時間,變得鋪天蓋地。隨後澳洲政府宣佈禁止國外政治捐款,總理滕博爾更暗指中國影響澳洲政治,中國外交部當然「嚴正抗議」,兩國關係跌入冰點。

塞班島邊檢權的演化

特別是大批來自亞洲、尤其是中國的廉價勞工,前來CNMI從事低技術工作,如服裝生產,而這些服裝出口時,又算是美國「國內」,一來一回,當地設廠的商人,就牟取了暴利,至於勞工怎樣被剝削,就是另一回事。

欖球霸主斐濟,受惠香港軟實力?

「香港七人欖球是斐濟欖球隊首項參加的國際賽,國民很重視香港站賽事,因為他們首次在電台及電視看到是香港站的比賽,故很多斐濟人會儲蓄一年錢來港比賽,另外,賽事設有10萬美元的冠軍獎金,對他們來說,這相等於一年的薪金,可是很大筆的金錢,這些都成了他們在香港站表現特別出色的原因。」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