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中國「銳實力」實驗品?

去年年中,澳洲爆出政黨接受與深圳官員關係密切的富商黃向墨的政治捐款,以發表對中國有利的政治言論後,最後一根稻草彷彿出現了,針對中國的輿論,一時間,變得鋪天蓋地。隨後澳洲政府宣佈禁止國外政治捐款,總理滕博爾更暗指中國影響澳洲政治,中國外交部當然「嚴正抗議」,兩國關係跌入冰點。

瓦努阿圖的「Bitcoin革命」

然而,虛擬無極限。有了電子貨幣,瓦努阿圖亦希望繼續擴展其「大生意」:投資移民,剛宣佈接受和20萬美金等值的Bitcoin,作為投資移民的貨幣。以現時Bitcoin 的美金價值計算,大約43-44BTC ,就能得到瓦努阿圖公民身份、甚至進一步拿到一本世界通用率排名 34 的護照(參考passportindex.org)。瓦努阿圖與申根公約國的免簽證待遇、加上近乎沒有稅項的稅務天堂身份,實在讓不少人趨之若鶩。

塞班島邊檢權的演化

特別是大批來自亞洲、尤其是中國的廉價勞工,前來CNMI從事低技術工作,如服裝生產,而這些服裝出口時,又算是美國「國內」,一來一回,當地設廠的商人,就牟取了暴利,至於勞工怎樣被剝削,就是另一回事。

欖球霸主斐濟,受惠香港軟實力?

「香港七人欖球是斐濟欖球隊首項參加的國際賽,國民很重視香港站賽事,因為他們首次在電台及電視看到是香港站的比賽,故很多斐濟人會儲蓄一年錢來港比賽,另外,賽事設有10萬美元的冠軍獎金,對他們來說,這相等於一年的薪金,可是很大筆的金錢,這些都成了他們在香港站表現特別出色的原因。」

「女版特朗普」漢森:澳洲極右真的崛起嗎?

「雙解散」後,參議院所有議席都要重選,導致當選門檻更低。在這次選舉,ONP 獲得59萬票,得票固然多了,但其實與2013年前的大選大致一樣,卻遠超了今次大選門檻,尤其是在根據地昆士蘭,令漢森和排位第二的候選人Malcolm Roberts雙雙當選。

澳洲與東帝汶的海域爭議與雙重標準

比較「東帝汶訴澳洲」案和「菲律賓訴中國」案,兩案確實有一定程度的可比性。在兩起糾紛中,都是弱勢一方認為自己的權利被強勢一方侵佔,意欲以國際法來維權,而強勢一方都對此持拒絕態度,不願交予聯合國轄下的ICJ判決,可以單方面訴訟的PCA,就被派上用場。在兩起訴訟中,大國都選擇將領海劃界問題排除,小國則通過挑戰既有法案、定義的方式,來間接達至維護領海的主張,也是小國善用國際法與強國週旋的智慧。

基里巴斯奧運舉重手的開心舞背後

來自太平洋島國基里巴斯的舉重選手David Katoatau雖然沒有獎牌,卻得到不少媒體關注:每次比賽結束,他都在媒體面前大跳自創舞姿的「開心舞」,他解釋背後用意是「提醒人們關注基里巴斯即將被淹沒的事實」。

他山之石:塞班島的「一國兩制」

但一雞死一雞鳴,北馬里亞納很快就利用同樣的「一國兩制」灰色地帶,找到另一財路,就是賭場。其實賭場在北馬里亞納已出現了一段時間,不過塞班島原來是否決興建賭場的,只是因為自身失業等問題,最終還是妥協。當地賭場出現不久,目前只是試業,正式大賭場明年才落成,已聲稱將成為全球第四大規模。

聖誕島可「回歸新加坡」嗎?

那新加坡人有沒有反彈?這是很有趣的話題。根據當時報道,新加坡首席部長林有福對這一安排頗有顧慮,擔憂聖誕島上的華人享有的各項權利因此受損,亦對新加坡失去來自聖誕島的經濟利益感到不滿。但林有福及新加坡本地追求自治的官員們,正忙於與英國政府就國家前途進行談判,無暇顧及聖誕島,這一決定最終由英國殖民政府和澳洲共同宣佈,新加坡人也只有接受。

斐濟與中國夢

由於斐濟在這些島國當中,已是規模相對大的一個,中國開始鎖定斐濟為代理人。去年11月,習近平到訪斐濟,亦穿起斐濟傳統服裝,於行程間公開表示希望斐濟能充當中國進入南太平洋的「中間人」,教人想起香港特首提出的所謂「超級聯繫人」概念。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