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豹之後:「非洲未來主義」的未來

下一步是結合「非洲未來主義」與政治權力,這其實是無數非洲領袖的夢想,種種去殖化行為,都有類似目標,只是過猶不及,變成純左翼宣示,反而失去了對未來的想像空間,不過還是有些創意之作出現過。正如《黑豹》的「瓦干達」王國使用一隊戰力強橫、擁有先進科技的女兵,利比亞已故領袖卡達菲也培訓了一隊私人女兵,西方媒體笑稱這是仿效昔日達荷美王國的女兵編制,但卡達菲女兵身兼保鑣、作戰、高科技特工等多重身分,既是還原達荷美傳統,也是邁向未來。當非洲逐漸富起來,自然逐步與「中東未來主義」看齊,像杜拜、多哈那樣,以最新科技,重構非洲版本的天方夜譚。 即使在科技層面,非洲掌握的各種資源自然不容小覷,近年在結合自身國情的太陽能、電商、生物科技等領域的創科發展,更是一日千里,昔日低度開發、沒有經過固網電話的失衡發展,與及地處熱帶、各種罕見生物橫行造成的困擾,居然逐漸變成優勢。例如本來擁有核技術而自願放棄的南非,除了繼續在高科技研究與發達國家合作,近年還研發了補足食物鏈的蒼蠅工場,去完善漁業;二十年前發生恐怖種族滅絕的小國盧旺達,有點像《黑豹》的小國「瓦干達」那樣,現在卻成了創科遙遙領先的「非洲新加坡」;摩洛哥、尼日利亞等國的太陽能發電技術越來越成熟,正充份利用撒哈拉沙漠,希望向歐洲反過來供電。20世紀美國激進黑人領袖Malcolm X以「黑就是美」為宣言,號召回非洲尋根,到了以一百年後的未來,誰說不可能是事實?

超級英雄之父Stan Lee:非洲未來主義傳道人

這思潮認為,假如歐洲白人從來沒有殖民非洲,本來就孕育了獨特文化的「黑暗大陸」,絕對有條件創造不遜今日最先進國家的高度文明,不用像現在那樣,只能跟隨歐美發展模式,失去祖先的靈魂。基於這假設,「非洲未來主義」通過音樂、文化、藝術等創作,建構了一個又一個的平行時空,把先進科技、太空探索和傳統非洲文明、部落傳統結合,既滿足了當代全球非裔人口的想像,也比教條式左翼的反殖民主義多了文化包容,能以平起平坐、不亢不卑的心態,和其他文明一起向前望。

比利時前鋒盧卡古的剛果故事

盧卡古的父親從剛果來到比利時,「是為了愛,還是責任」?表面上,兩者都不是,只是為了自己的事業。他早年效力國內球會,然後到鄰國科特迪瓦,再下一站就是比利時的低組別球隊,時為1990年。在比利時,盧卡古的父親並未踢出名堂,一家人生活得甚為儉樸,盧卡古的童年回憶,充滿窮家新移民的印記。

「真‧卡達菲模式」與金正恩

但最終「茉莉花革命」蔓延利比亞,西方卻落井下石,直接導致卡達菲不得好死;就是在此前幾年,西方的「大規模投資」也大都口惠實不至,這教訓對金正恩而言,定必十分深刻。只是「教訓」並非特朗普理解的那樣,而是「不要輕信西方承諾」,而且「必須保留自身討價還價的實力」。

澳門效應:中國在莫桑比克的影響力

中國國企資本在莫桑比克大舉擴張的同時,兩國政治互動亦變得密切,莫桑比克總統、總理及大批部長級官員前年訪華,雙邊關係提升為「全面戰略合作伙伴關係」,種種經濟合作被視作「中非十大計劃」的重要一環。莫桑比克的地理位置,也被中國官方定調為「海上絲綢之路在非洲的自然延伸」,也就是進入「一帶一路」視角了。

暴發能源大國安哥拉的政壇大地震

如今洛倫索在短短數月間,居然一律解除了桑托斯四名子女的公職,完全出乎安哥拉朝野的意料。這場紙牌屋遊戲尚未結束,桑托斯至今依然是執政黨黨魁,握有相當實權,如果其派系拒絕接受政治現實、放手一搏反擊,恢復和平才16年的安哥拉,恐將陷入新一輪僵局。

假如雲加真的成為「利比里亞國師」

說到底,雲加在阿仙奴始終是要退休的,應該知所進退。假如通過成為「國師」而退,很可能還能進入阿仙奴董事會,攀上人生最高峰之餘,壓力又會比前線工作輕鬆。至於阿仙奴球迷,無論是「迷雲黨」還是「反雲黨」,都會為不同原因而慶祝。在平行時空,這是完美結局。

大英帝國的一國兩制:毛里求斯隨筆

毛里求斯是英聯邦成員國,1968年獨立前的150年,都是英國殖民地,但碰口碰面的人,都說法語,電台也大都是法語節目。雖然英法都是政府接受的語言,路牌、告示也是雙語並重,但先法後英絕對是約定俗成。問當地人為何被英國殖民多年,卻說得一口流利法語,他們說本地土話是由法文變成,所以更有親切感。

何志平的名單:烏干達篇

這時候,烏干達卻出現兩大好消息,一是發現石油,二是中國崛起。2000年到2011年,中國向烏干達提供了3億5千萬美元無償貸款,除了投資油田,也為烏干得興建通往盧旺達、肯雅的鐵路,兩座發電水壩,和其他種種基建。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