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教育科技股:未來還是泡沫?

教育科技的範疇可以很廣,除了知識教授,亦可協助不少教學工作。例如Google Classroom和各種應用程式,已經被香港的學校大規模使用,大大減輕了老師的行政負擔;又如Quizlet、ClassDojo等,都能增加課堂趣味;不少軟件以拼圖形式來教學生編程,既是吸引學生學習編程的大門,也能訓練學生的邏輯思維。這類方向雖然實驗性質強,短期也不一定有大利潤,卻似乎比傳統教育股更能前瞻未來。畢竟科技教育的趨勢不可逆轉,連馬雲也從阿里巴巴退下火線、重回教育界,可見真正的EduTech,可以突破一時三刻的國策,理應大有可為。但以傳統模式加入若干科技元素來營運,難免被政府政策牽著鼻子走,只屬於當下,不是未來。

《起跑線》:觀眾看不到的印度脈絡

她撕毀總理推薦信、趕走買學位的家長,雖然電影沒有交代原因,但我們作為在社會生活多年的人,不難明白背後脈絡:不是她不給面子總理,而是根據江湖潛規則,實在太多人找達官貴人、校董舊生、社會賢達寫推薦信;這些人也不希望得罪人,表面上裝作來者不拒,累積大量人情,但真正希望推薦的,會另有渠道私下聯絡校長。於是看見不懂門路的人,校長就可以大無私樣送走。

誰是真・亞洲國際都會:文化智商CQ的國際功能

在個人層面,CQ明顯是能夠提升競爭力的一門技能。當新企業、組織紛紛跨出國界,走向國際化,每人都有機會面對多元文化挑戰,幾乎所有工作,都涉及和不同文化的人在實體或虛擬世界互動。根據有份研發CQ的密歇根文化智商中心數據,有較高CQ的人,每每有更高的機遇賺更高薪酬。

Uberization時代,挑戰大學的人才旋轉門

當這類公司越開越多,大學的功能,也難免進一步被攤薄。從前到大學讀碩士、MBA、博士,多少有自我增值的意味,起碼也能累積社會資本,但在現實世界,讀完碩士的畢業生不一定對工作有幫助,反而可能令僱主覺得「不務正業」,影響面試機會。中介公司的課程,對實用性掌握得透徹得多,而且省時,只要「艇戶」建立得好,也會慢慢形成口碑。假如你是一個希望轉型的專才,會坐在大學課堂兩年聽傳統授課,多拿一個碩士學位,還是嘗試這種新公司?

未來國際教育:「42學習模式」的衝擊

編程固然是未來必須掌握的能力,電腦語言將會和中英文一樣重要,成為新生代的必修課,但這並不代表其他科目的末日。「42學院」的理念,理應同樣適用於其他學科,而編程概念本身,同樣可以用來教授其他語言、人文和社會科學學科,例如有編程學校已經和歷史教科書crossover,用編程學習中國歷史。這是一個破立的時代,不要落後於人,「42學院」出現的法國,已經是教育制度遠比香港靈活、實用的地方,更何況等而下之之處?與其被時代淘汰,倒不如走出comfort zone,否則要等待教育官僚帶動「改革」,結果不堪設想。

人工智能TA:還需要人類助教嗎?

兩年前,美國喬治亞理工學院人工智能學科的Ashok Goel教授,利用人工智能「製造」了一名「教學助理」,名叫「Jill Watson」。「她」是由 IBM Watson 智能平台研發,已經任教兩個學期,回覆學生的精確度高達97%,初時學生都不為意助教原來不是人,發現真相後,無不震驚。

未來教育:當Coding成為國際新一代共同語言

由於多個國家已為中、小學生開設程式編寫課程,相信很快會變成全球趨勢,當這一代成長後,各式各樣的程式語言,便成為不同國籍、文化、背景同齡人之間的「共同語言」。他們即時在現實生活,使用完全不同的日常語言,卻可以輕易通過電腦為中介,互相溝通。今天文化交流始終以語言為主要屏障,但有了Coding的一代,人類大同社會的夢想,卻可能化為現實。不同國家之間的相互依賴,例如美國大選會輕易被俄羅斯黑客通過machine learning影響,只會不斷出現。

還要上學嗎?新世界的學習革命

我經常問課堂上的學生:你們還願意花一個多小時乘搭交通工具,回到烏煙瘴氣的校園,聽一個沒有專業教育訓練的博士畢業生讀Powerpoint,而在課堂上也不過是各自拿出電腦修行、靈魂飄到遠方,背後的誘因是甚麼?當互聯網有免費的長春藤大學課程,由名師任教,學生可以通過人工智能調控學習進度,自己懂的可以略過、不熟悉的重複溫習,連討論也可以在網絡找到志同道合、程度相近的夥伴,而不用面對大班教學各說各話的尷尬,為甚麼還要在乎那個官方syllabus?

匈牙利索羅斯中歐大學風波

不久前,一個匈牙利官方安排的代表團訪港,安排了飯局面談,成員包括匈牙利學界代表,與及中央銀行資助的研究所。交談間,少不了觸及一個敏感議題:匈牙利出生的美籍猶太銀行家索羅斯創辦的中歐大學,是否被新政府針對。

英國華威大學划艇隊的裸體月曆

其實,裸體運動背後,還有一個不能言明的面向:從華威大學生裸體月曆可見,「賣點」除了裸體,還有階級。這就像早前為肌肉萎縮性側面硬化病(ALS)患者籌款的「冰桶大挑戰」,賣點除了冰桶,更是參與其中的人。一般街坊向自己淋水,是沒有任何人關注的,但名人、特別是老闆富豪才俊淋水,卻充滿話題性。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