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時代的「老師2.0」

可以想像的是,傳統由上而下、讀出課文、然後讓學生做功課、再批改作業的「教學」模式,將會很快過時;假如教師的技能止於次,就會立刻失業。但能真正引渡學生機遇個人興趣,進行個體化學習的老師,今天卻是可遇不可求。想起遇過不少有特殊才華的學生,讓他們呆坐課堂聆聽離地理論、宇宙哲學,完全是浪費光陰;但假如他們的興趣就是飲咖啡,通過咖啡了解咖啡豆與各國土壤關係、世界各地咖啡文化、咖啡產業與公平貿易的互動、市場營銷與品牌建構等不同學問,卻會極有效率。假如他們的興趣是音樂,通過打鼓了解古典樂、流行音樂與搖滾樂的社會功能,人工智能作曲的程式與局限,音樂產業的營運模式與潛規則等,同樣是最實用的跨學科知識傳授方式。問題是,大家準備好了沒有?

幼稚園教師:AI時代最難被取代的工作?

幼稚園教師,似乎完全符合了上述要求。他/她們需要對社會趨勢有幾本認識,才能告訴孩子要學習哪些技能;需要強調自己的人性化一面,才能令孩子感受機械人難以掌握的關懷;需要有靈敏的肢體動作,才能照顧脆弱的孩子(而家長在可見將來都不會放心完全讓機械照顧孩子的);也需要在沒有大數據支援下(新生孩子並未有多少數據告知他們的喜惡優劣),憑知識和經驗發現不同孩子的不同特性。因此麥肯錫的報告斷言,未來委託受薪服務人員照顧孩子的趨勢,是令幼稚園教師在人工智能發展下依然有重要需求的重要因素。想到不久前,一位網友來信,介紹自己是幼稚園教師,對新時代感到徬徨,認為所學無所用。其實剛好相反,這正是屬於你們時代的到來呢。

橘逾淮為枳:芬蘭教育是萬靈丹?

芬蘭教育的另一關鍵,在於老師的地位相當崇高。芬蘭教師入職要有碩士程度,師範課程每年只有10%錄取率,可以說在「愉快學習」氛圍中,老師已是相對精英化的行業。芬蘭教育改革也是由老師提出,老師對教學也擁有很大決策權,例如用什麼教科書就是老師自行決定,不用通過其他甚麼評審。芬蘭教育當局也對自己的師範課程和教育制度很有信心,不會定期評核學校和老師,結果反而令教導愉快學習的老師充份得到尊嚴。相反在東亞,教育一方面已完全變成服務業,老師要服侍學生和家長「顧客」;另一方面則變成官僚體系,大中小學對老師的各項評核越來越氾濫,令老師要追逐「影響因子」,又要「不務正業」應付各樣非教學工作,同時薪金和社會地位都有限,也得不到學生的高度尊重。

國際教育科技股:未來還是泡沫?

教育科技的範疇可以很廣,除了知識教授,亦可協助不少教學工作。例如Google Classroom和各種應用程式,已經被香港的學校大規模使用,大大減輕了老師的行政負擔;又如Quizlet、ClassDojo等,都能增加課堂趣味;不少軟件以拼圖形式來教學生編程,既是吸引學生學習編程的大門,也能訓練學生的邏輯思維。這類方向雖然實驗性質強,短期也不一定有大利潤,卻似乎比傳統教育股更能前瞻未來。畢竟科技教育的趨勢不可逆轉,連馬雲也從阿里巴巴退下火線、重回教育界,可見真正的EduTech,可以突破一時三刻的國策,理應大有可為。但以傳統模式加入若干科技元素來營運,難免被政府政策牽著鼻子走,只屬於當下,不是未來。

《起跑線》:觀眾看不到的印度脈絡

她撕毀總理推薦信、趕走買學位的家長,雖然電影沒有交代原因,但我們作為在社會生活多年的人,不難明白背後脈絡:不是她不給面子總理,而是根據江湖潛規則,實在太多人找達官貴人、校董舊生、社會賢達寫推薦信;這些人也不希望得罪人,表面上裝作來者不拒,累積大量人情,但真正希望推薦的,會另有渠道私下聯絡校長。於是看見不懂門路的人,校長就可以大無私樣送走。

誰是真・亞洲國際都會:文化智商CQ的國際功能

在個人層面,CQ明顯是能夠提升競爭力的一門技能。當新企業、組織紛紛跨出國界,走向國際化,每人都有機會面對多元文化挑戰,幾乎所有工作,都涉及和不同文化的人在實體或虛擬世界互動。根據有份研發CQ的密歇根文化智商中心數據,有較高CQ的人,每每有更高的機遇賺更高薪酬。

Uberization時代,挑戰大學的人才旋轉門

當這類公司越開越多,大學的功能,也難免進一步被攤薄。從前到大學讀碩士、MBA、博士,多少有自我增值的意味,起碼也能累積社會資本,但在現實世界,讀完碩士的畢業生不一定對工作有幫助,反而可能令僱主覺得「不務正業」,影響面試機會。中介公司的課程,對實用性掌握得透徹得多,而且省時,只要「艇戶」建立得好,也會慢慢形成口碑。假如你是一個希望轉型的專才,會坐在大學課堂兩年聽傳統授課,多拿一個碩士學位,還是嘗試這種新公司?

未來國際教育:「42學習模式」的衝擊

編程固然是未來必須掌握的能力,電腦語言將會和中英文一樣重要,成為新生代的必修課,但這並不代表其他科目的末日。「42學院」的理念,理應同樣適用於其他學科,而編程概念本身,同樣可以用來教授其他語言、人文和社會科學學科,例如有編程學校已經和歷史教科書crossover,用編程學習中國歷史。這是一個破立的時代,不要落後於人,「42學院」出現的法國,已經是教育制度遠比香港靈活、實用的地方,更何況等而下之之處?與其被時代淘汰,倒不如走出comfort zone,否則要等待教育官僚帶動「改革」,結果不堪設想。

人工智能TA:還需要人類助教嗎?

兩年前,美國喬治亞理工學院人工智能學科的Ashok Goel教授,利用人工智能「製造」了一名「教學助理」,名叫「Jill Watson」。「她」是由 IBM Watson 智能平台研發,已經任教兩個學期,回覆學生的精確度高達97%,初時學生都不為意助教原來不是人,發現真相後,無不震驚。

未來教育:當Coding成為國際新一代共同語言

由於多個國家已為中、小學生開設程式編寫課程,相信很快會變成全球趨勢,當這一代成長後,各式各樣的程式語言,便成為不同國籍、文化、背景同齡人之間的「共同語言」。他們即時在現實生活,使用完全不同的日常語言,卻可以輕易通過電腦為中介,互相溝通。今天文化交流始終以語言為主要屏障,但有了Coding的一代,人類大同社會的夢想,卻可能化為現實。不同國家之間的相互依賴,例如美國大選會輕易被俄羅斯黑客通過machine learning影響,只會不斷出現。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