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戰前傳:美日貿易戰的教訓

中美貿易戰加劇,而對美國而言,「貿易戰」絕非特朗普原創,很難不令人想起三十年前的美日貿易戰,內地報章更多番強調,要從美日貿易戰汲取教訓。究竟這「教訓」是甚麼?又有多少實用價值?

巴拉圭香港:台北邦交國歸零前哨戰

巴拉圭作為中華民國在南美洲的最後邦交國,依然有「蔣介石大道」,東方市也有中式庭園樹立了蔣介石銅像,並圍有青天白日滿地紅旗,但維修保養得不算理想,水面混濁不堪,只有露宿者進駐的蹤跡。這一切,似乎也反映了台灣勢力在巴拉圭的未來。

《足球小將》之外:日本足球的軟實力

難得《人民日報》也沒有犬儒,對此全盤肯定:「從清理好更衣室和賽場垃圾做起,不是為了避重就輕、舍本逐末,而是為了促成從細節抓起的態度、引領內涵與外延並重的導向,進而推動足球改革與發展事業穩步前行。」這不但是引領全球公民質素,同時也是國際關係建構主義的「規範建構」(norms construction)工程:但凡一國能建構其他國家不得不跟隨的基準,這就是最強軟實力。

台灣邦交國歸零之後,下一步是……

假如北京要求友好國家不要承認「中華民國護照」,只能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發放的「台胞證」,後果會怎樣?在國際關係,是否接受某本護照,和是否承認該政體並無必然關係:以「不被承認的國家」索馬里蘭為例,雖然沒有國家和它建立外交關係,然而英國、法國、比利時等卻承認索馬里蘭護照,容許持有這本護照的人入境。

卜睿哲的智慧:「台灣旅行法」的語言偽術

以上的關鍵字眼,包括「應該」(should) 和「鼓勵」(encourage),而不是「需要」(need)、「一定」(must) 、「將會」(shall) 、「容許」(permit) 和「落實」(implement)。換句話說,《台灣旅行法》並沒有任何強制性、法律性的要求,必須美國行政機關作出任何具體跟進,一切都保留了空間;法案唯一使用「將會」(shall) 的字眼,只是國務院「shall」就行政官員訪台事宜,向國會提交報告。

日印版一帶一路?「印太戰略」初探

對比「一帶一路」,「印太戰略」的主要優勢之一,大概是缺乏如「中國威脅論」、「新殖民主義」等負面標籤,其他國家的戒心比較少,這主要源於二戰後,日本成功建構「和平締造者」的新形象,加上投資時相對負責任,也顧及當地社會義務,在中韓以外,一直頗受其他國家歡迎。再者,「印太戰略」傾向純經濟合作,並未如「一帶一路」那樣投資具戰略價值的港口、水壩、運河,在相關國家遇到的阻力自然較低。

日本-紐西蘭-台灣地震賑災樞紐

這種島嶼情結,不一定涉及政治認同,但也是另一種源自地緣政治的命運共同體。北京若純粹以泛政治化角度視之,固然可說是「台灣要成為海洋國家的陰謀」,但這種文宣很容易適得其反,也不符合「統戰」之道。

下一個中華民國斷交國,是誰?

但十九大後,若假定「20」這個數目會繼續下去,未免不設實際。自從今年巴拿馬和北京建交,剩下來的台灣邦交國中,除了梵蒂岡,有影響力的幾乎沒有;面對打進中國市場、吸引中國投資的龐大誘因,無不躍躍欲試。究竟下一個和台斷交的是誰?

星光計劃:新加坡會放棄台灣嗎?

軍事方面,當時選擇台灣的誘因,例如對衝以色列、配合英美冷戰佈局等,已幾乎不存在。現時新加坡在好幾個國家有軍事訓練設施,亦經常與友好東盟國家舉行聯合軍演。「星光計劃」要找替代品,可謂舉手之勞。例如去年新加坡與澳洲簽定協議,加強武裝部隊在昆士蘭的訓練設施和駐軍人數,同時也積極和印尼軍演;反觀星光計劃的規模已無寸進,或許預視了新加坡的取向。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