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只是預演:美國《香港民主和人權法案》的前世今生

過去3個月,香港的「一國兩制」從2.0究極進化為3.0,警察行徑令真正的香港人覺得完全陌生、黑社會橫行、司法機關接受三權合作、國泰機司因為政治立場被秋後算賬,每一個案例,都可能成為《法案》的延伸涵蓋內容。未來數月的審議過程會否再出新案例,例如區議會選舉候選人的被選舉權問題,或再為《香港民主和人權法案》內容多添變數。香港人從來克制,如無必要也不愛訴諸「外國勢力」,但當特區政府連一個獨立調查委員會也拒絕成立,也沒有從「一國兩制3.0」撥亂反正的徵兆,眼見香港核心價值逐漸崩壞,令美國這條法案被民間相當多人寄予厚望,香港人無助到哪個地步,可見一斑,一慟。

當「一國兩制2.0」已究極進化為「一國兩制3.0」:「動議撤回」,又如何?

但假如特區政府根本不打算處理這些問題,或根本不被賦予處理這些問題的空間,「一國兩制3.0」就是fait accompli。對2.5的不滿已引來如此反應,3.0又會如何?政府朋友認為不要「得寸進尺、得隴望蜀」,但究竟這形容詞的subject,是哪方?假如政府昨天的姿態,在三個月前,即「一國兩制3.0」出現前搶先一步,運動早已「壽終正寢」;但到了今天,依然不承認root cause的根本,更悲慘的結局,豈非還在後頭?斗轉星移,放眼不羨永恒星體、悠悠沉睡終古之眾,在上位者空自等待果陀,何異活於平行時空。

下一步,怎樣?文明衝突與香港秩序的重建

香港人的追求,早已由「生存」轉化為「生活」,就是歷史上從來沒有真民主,也一向更重視個人權利、自由主義、社會正義、多元文化、全球倫理等後物質價值觀;仍是以「談飼料」、「談生存」的方式解決問題,不只自欺欺人,還是進一步撕裂社會的手段。問題是認同後者價值觀的,卻是一國框架內的絕對主流,而形勢發展下去,利用舉國體制的價值觀,以泰山壓頂之勢,稀釋香港核心價值,逐步成為指導思想,結果只會把香港變成徹頭徹尾的「文明衝突撕裂社會」範例。政府若選擇繼續深化矛盾,基於香港的開放性和國際性,放在文明衝突論框架下,香港這個國際金融中心的結局,會成為中國能否輕易輸出「中國模式」價值觀到一帶一路、乃至全球的指標,港人心底裏的抵抗,亦可能比地表發生的事情更激烈,將出現無休止的消耗戰,這是任何真心希望避免玉石俱焚的特首和政府,所能承擔的歷史責任嗎?

甚麼是Continuous A/B Testing?︰「Be Water」的真正哲學

特別是當民意真的如流水,示威者感受到民意變化為常態,單一的下跌不足以影響整個民意大局,維持既定策略的最大好處 – 減少改變策略的成本,就成為合理化決策的另一個主要因素。而假如「冷氣軍師」跟前線示威者的決策環境已存有如此大的差異,從而得出對運動方向及策略得出不同思考及結論,連走上前線直接面對示威者勇氣也沒有的溝通平台,如何得出運動真相,更是另一回事了。

「真相與和解委員會」Vs「獨立調查委員會」:魚目何能混珠?

此情此景,試想如湯先生建議,「參考南非案例」,成立一個「並非尋找對錯,分配罪責,而是就矛盾的因由找出和解方案」,會有甚麼迴響?首先,真正的南非案例,涉及整個政體的最根本改變,權力徹底扭轉之下,對基本對錯已有全國共識,才能「和解」,否則只會火上加油,因此邏輯上,湯先生此刻提出這建議只能有兩個可能性,第一是其實他要促進南非式「時代革命」,第二是典型的偷換概念,屬何者,當可自行判斷。各方對話自然應該出現,但假如來自沒有法律效力的「真委會」,只會淪為像是2014年政府與學生代表的公關演出,無論有甚麼意見,結局很容易被一堆官僚語言推搪過去,這並非解決問題的方法。這個時候,還要為拒絕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弄出魚目混珠的背書,何苦呢。

特朗普的香港Tweets

由於在這段敏感時間,香港運動在國際是否失分,也能影響談判,北京、港府令前線失分的誘因大增,大家務必小心提高警惕。客觀事實是,無論是否願意、是否接受,香港已處於中美新冷戰博弈的前線,也是文明衝突最尖銳的一條斷層,如何在夾縫中生存,捍衛香港核心價值,而避免最悲劇結局,是不同立場的香港人都應該思考的。

未來學神劇《黑鏡》的蟑螂

當街頭衝突無日無之,對香港的社會將產生怎樣的深遠影響,抗爭者爭取的是甚麼,一個負責任的政府必須在乎,而不是單純以「蟑螂」視之,作為對被稱「警犬」的以眼還眼。何況,我們現時可能處於人類歷史上對激進動作最熟悉的階段,從電視、電影,進化到人手一機的網絡時代,這是從前人類不可能理解。結果我們在電影、電視、動漫、電玩,接觸到大量暴力,這已成為日常生活一部份;正如當抗爭變成日常,警民衝突連續在人人的手機中放送兩個月、而且可能無了期持續下去,不論陣營,結果都是對視覺上、認識上,習以為常。暴力的強度,因為看得太多而被稀釋。雖然現代人較少直接實踐暴力,香港人也以「和理非」聞名,但在各種力量拉扯、政府失效之時,假如這樣下去,警察和示威者都只能越來越依賴武力,可謂香港百年未有之大變局。

大棋局・個人大哉問

近來社會充滿「群眾鬥群眾」的仇恨,不少家人、好友反目成仇,但無論大家持甚麼立場,也應該在夜闌人靜時,撫心自問上述問題的答案,這對社會不同人士的彼此了解,更有積極作用。假如只是因為一時三刻的「群眾鬥群眾」,例如不滿「黑警」或「暴徒」行為而掩蓋本質,以仇恨掩蓋對上述問題的根本研判,整個社會破而不立,才是永續沉淪的悲劇。

大時代,我們是誰?

我從來覺得,有一些原則,無論古今中外、世道如何滄桑,都會合用。社會需要分工,我們有責任令比我們有權力和資源的上一代人,用他們能懂的語言,讓他們真正理解街外發生什麼事,我相信只要是香港人,都有同理心。此刻你身處的角色,一定是最擅長的角色,其他人不能取代。面對不同方向的質疑,只要沉著,因為你本來就不是其他角色,糾纏會分化,而這不是你的目的。最後,百多位政務官朋友針對政府的聲明,反映他們的智慧,法不責眾,這智慧,屬於民間。

獨立調查及警政改革才是根本出路︰北愛爾蘭的經典案例

當然,會自我檢討不等於為世人所接受,例如2019年最高法院就一致裁定,《達施華報告》並不符合有關歐洲人權法案的準則,認為政府應考慮繼續跟進。但只少比起認為獨立調查會影響士氣,阻撓警方盡力執法的官僚回應,總算有更多的人情味。這些資訊十分冗長,但訊息很清楚:有些事反正不能迴避真相,及早處理,總比覆水難收好。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