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當選的台灣回應

特朗普當選,一時間令台灣朝野憂心忡忡,因為特朗普雖然是共和黨候選人,但基本上獨來獨往,更似「騎劫」了共和黨的平台,而行獨立候選人之實;他個人的意識形態,不少和傳統共和黨員背道而馳,亦是眾所週知。縱觀特朗普本人曾發表的外交政策綱領,我們不難看到,他認為美國之前在亞太地區安全事務中付出太多,要求其亞太盟友們主動承擔更多成本,暗示美國可能會在東亞進行「戰略收縮」,也不會使用「重返亞太」這樣的名詞。

光華文化中心主任盧健英:在港傳播台灣人文空氣

「台灣人要知道自己的身份及彈性,近年有經濟學家指出,發展不一定只是經濟數據的增長,也應包含文明成長,這在台灣年輕人的心目中排名很高。有人認為台灣追求小確幸代表不積極,但他們相信自己的信仰,並為此而努力和犧牲,讓更多人知道,這也是一種積極。」

張鐵志:港台難成想像共同體

雖然訪問中張鐵志對未來出現一種「港台身份認同」大致有所保留,但筆者在他身上,其實就隱約看見了一種類似「港台身份」的身影;那未必是傳統概念上那種很固定、植根(Rooted)在某個「本土」的身份認同,反而是在港台(甚至中港台)之間靈活、能自我調節而又能堅持發揮本身特質和能量的身份。筆者覺得,雖然在政治大環境底下某些矛盾可能愈來愈激化,但同時會出現更多如張鐵志一類,善於尋找空間發揮積極批判能量的知識分子。

婆娑:台灣法式咖啡館的香港老闆

「我們一直認為台灣有民主選舉和政黨輪替,這是香港人所羨慕的事情。但漸漸發現,台灣現有的社會體制和民主社會並不匹配,缺乏一套嚴謹的社會和法治制度配合,往往倚重人治。這和大陸不無二樣,都是講求關係和『踩線』。」

兩岸關係的小丑:岡比亞

在兩岸之間,岡比亞不斷左右搖擺,自然是為了謀取金援,例如多年前宣佈與中華民國建交後,就迅速向馬英九提出「增加援助、減免外債」,當時為求經費,不惜揚言一旦大陸進攻台灣,「岡比亞可派遣千人軍隊赴台作戰」。因此兩岸「外交休兵」,對他的影響最大。

蔡英文時代的台日情結

根據日本對台交流協會2012年在台灣進行的「對日輿論調查」,43%受訪者將日本列為「最喜歡的國家和地區」,其中20至29歲的台灣人對日本的支持率更高達54%。台日雙方對民主、現代化等價值理念的趨同,令台灣年輕人對日本毫無排斥情緒;日本獨特的社會風俗,日系文化如動漫、劇集等,依然是台灣青年風尚。

太平島大戰略:台灣外交的十字路口

中華民國定義的「U 形線」既非《聯合國海洋法公約》所規定,又未能在法律得到具體解釋,僅是根據「歷史記載」而定,思維與北京「九段線」的「自古以來論」類近,然而在現代國際法,歷史因素的重要性其實是有限的。

台灣大選,那些在現場的香港人們…….

不少學校安排了老師帶學生訪問,遇到的有港大、浸大、樹仁等;不少政團自行安排活動,例如黃毓民的普羅政治學院;不少議員以其他身份出現,例如梁美芬;學生領袖和台灣公民社會搞了不少座談;音樂人專門過來支持閃靈樂團;文化人紛紛在咖啡店聊天;還有司徒夾帶等Youtubers不斷拍片。假如在蔡英文最後的造勢晚會,有人高喊廣東話,定必和者甚眾。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