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這反面教材,與全球對中國「銳實力」覺醒之路

「銳實力」主導經濟,體制內的潛台詞,就是中宣部得到影響經濟命脈的權力,倒退到毛左政治掛帥、寧左勿右的年代。創造力在重重枷鎖下,只能關注衣食住行、陽春白雪,連裏面也充滿莫名其妙的禁區;這種經濟體,依靠人口紅利的點擊率經濟,重量不重質,並取巧將國際社會成功案例「中國化」,只會繼續與世界脫軌。

台灣可以從香港學習甚麼?:林鄭月娥破壞北京對台戰略部署之後

歷史沒有如果,但在平行時空,假如沒有林鄭月娥一意孤行,消費陳同佳在台灣殺人、強推逃犯條例,全面扭曲一國兩制,建立「新香港」的威權政體、警察國度、全面管治、全民篤灰的白色恐怖,可能今天在台灣慶祝勝算的已經是韓總統,國會議員也會出現大量非綠營中人,包括另一位(李翁)月娥,而當韓流消退,柯文哲已暗藍中立姿態和平接手,一切就無可挽回。北京對台經濟牌繼而全面啟動,台灣對中美貿易戰的機遇一律坐視不理,錯失強化對美關係的種種可能,單純接受北京接濟「發大財」(其實只限親共台商、也只是小財),印太戰略排除台灣在外;香港失去台灣作為地理後援,只能進一步融入中國大陸;台灣新生代不滿,也只以政治冷感回應,有能力的遠走他方;過了二十年,台灣就成為下一個香港。林鄭月娥對台灣,恩同再造。

陳同佳案的視角與邏輯盲點

假如大家覺得字眼似曾相識,很正常,難怪馬前總統的句子,獲香港長輩圖群組瘋傳,反映港藍、台藍之間,也是「We Connect」。「將心比心,我也是兩個女兒的爸爸」,這句話無論接駁到任何論點、任何立場,都是一個萬能key,真的要好好學習;但正因為「人命關天」,才需要第一天開始就以制度解決,否則這種只看見破玻璃、而縱容破制度的選擇性批判,只會結構性地製造更多關天人命,製造國際關係的無窮黑洞,背後的邏輯,非常人治,非常Chinese。兩岸三地都有這樣邏輯思維的領袖,實在令人擔心,何況,我還真是兩個女兒的爸爸呢。

平行時空的五四運動

這些歷史的平行時空,反映了歷史的轉折,固然有其時局結構性背景,但不少今天看來理所當然的進程,其實也可能在電光火石之間改變。假如巴黎和會的西方列強(特別是日本當時的盟友英國),預視到日本不久後會尾大不掉,成為二戰的對手,在巴黎和會扶植中國制衡之,國際關係史也很可能改寫。事實上,巴黎和會之後十多年,英國還是在半推半就之下,把附近的殖民地威海衛歸還給民國政府,假如在巴黎和會一併處理,中國人對英國的好感肯定空前,那時候英國代言人的號召力,與及中國人對民主制度的尊重,又會截然不同;對英屬香港的發展影響,又會是另一回事。

個人自由Vs國家安全:從二戰在美日人「集中營」談起

國家安全Vs個人自由這類辯論,不少理念先行的學者強調是大是大非問題,但在現實政治,卻從來都是一個鐘擺概念。基於人性同時具有追求平等、追求卓越的基因,任何一方到了極端,傾向另一方的民情就自然出現,古今中外皆然,包括美國在內。不久前,美國加州蒙特瑞郡(Monterey)監督委員會通過決議,向二戰時被送往「集中營」的在美日人道歉,而這是相關爭議的最新發展。外間對這段歷史的關注程度,雖不及納粹德國的集中營,但往事對11萬日本僑民及其後人、乃至整個美國立國精神的傷害,卻是根深蒂固。回看日裔僑民集中營的歷史,不難發現種族主義在美國陰魂不散,而且任何國家整體在非常時期都願意行非常之事,並非只是一道源自日軍偷襲珍珠港的戰時行政命令。

第一夫人的軟實力

彭麗媛成為中國第一夫人前夕,獲世界衛生組織任命為「結核病和愛滋病防治親善大使」,這身份似可與艾莉諾在紅十字會的角色相提並論;2014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又委任彭為「促進女童和婦女教育特使」,強調其個人身份,令中國第一夫人和艾莉諾一樣,在聯合國得到自己的舞台。值得注意的是,彭麗媛在中國媒體出現時,有時被刻意強調的並非「第一夫人」,而是上述國際頭銜。這些頭銜,自然不會是從天而降的,而是中國日益重視第一夫人這「制度」的結果。2015年,中國公佈了第一份《公共外交藍皮書》,首次專門述及「第一夫人公共外交」這概念。海外媒體更報道說,習近平辦公室已設立「彭麗媛辦公室」,負責統籌國家主席的海外形象,雖然具體運作不詳,外間也難以核實,但中國希望將第一夫人的存在制度化,已十分明顯。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