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人訪問什麼人:人能把我們怎樣呢?

和May不同,我是和理非。在這場運動裏我參加過遊行及集會共23次。由6月9日到現在為止,我發覺遊行及集會一次比一次危險,我的壓力也一次比一次大。記得10月1日早上我穿著黑衣走在街上時,別人眼光給我的壓力及自己給自己的壓力都令我透不過氣來!我突然感到自己非常討厭香港,不想再在這裏住下去!在這高壓,連穿衣,說話也沒有丁點自由的社會居住,實在令我痛苦萬分。May,與你一樣,我看不到香港有將來,但我深信充滿公義的主必幫助我們,「人能把我們怎麼樣呢?」(詩篇118:6)。

[讀者分享] 沒有無限手套的AI管治

資本主義強調"製造需求"。需求源自人對外界的好奇與感觀帶來的刺激。如以制度來壓縮好奇和刺激,馬克思可能就是最離地的答案。馬克思以外,用AI完全管治人類,科技能不用mind stone或soul stone就完全滿足一切好奇和物慾。參考佛洛依德,缺乏性慾又不用休息、飲食、排洩的機器可能本身是萬念俱灰。缺乏生命的原始好奇和感觀令機器思考非常佛系。

[友好文章分享] 林輝:成長的代價

這也是事實,因為絕大多數的友情消逝,都是悄然無聲的。不知從何時開始,形影不離的好朋友漸漸走遠,也許是因為畢業了、也許是因為有了其他興趣、認識了其他朋友甚至開始戀愛,好朋友再非對方的唯一。不知不覺地,你們互相退出了對方的生活圈子,你有你的生活,他有他的忙碌;由偶爾還會相約見面,變成只在大伙朋友相聚時才難得碰頭,卻發現再沒有講不完的話題,搜索枯腸吐出來的說話,竟然像個初相識的點頭之交。曾以為大家鐵定會是對方結婚時的伴郎,結果卻只在社交媒體上看到他的婚宴照片;你明白那不是任何人的錯,然而那種淡然的哀愁,難免在心頭徘徊不散。

[友好文章分享]馬來西亞宮心計

所以基本上馬來西亞政治就是這一群馬來菁英的宮廷劇,彼此都認識彼此都有彼此手機號碼都感情很好很有淵源。華人政治人物的前途都是要跟對馬來老闆,馬華公會的老闆就是巫統,所以林良實的老闆就是老馬,廖中萊的老闆就是納吉,(所以他老婆的工作就是要陪他老闆的老婆打羽毛球),行動黨林氏父子這二十年的馬來老闆本來是安華,結果跟了二十年好像也沒什麼油水,所以這兩年就換老闆了跑去跟老馬,果然升官發財豐衣足食,風水輪流轉,輪到馬華公會怪自己的馬來老闆不給力,(其實很大部分也是自己不給力)。 所以這些華人政治人物鬥彼此就很兇,遇到馬來老闆就靜靜。就和辦公室政治一樣,鬥永越是鬥和自己同級的,誰敢越級打怪鬥大老闆隔天就失業了。

[#授權轉載] 一個在港日本料理職人的故事

直到 2014 年,小美和基斯都沒有忘記當日的諾言,經過一番艱苦奮鬥,他們的設計工作室生意越做越好,幾年間攢下來的錢,終於足夠讓他們兌現承諾了!那個別人聽起來只似開玩笑的承諾,他們竟認真地實踐起來!為了讓糸田師傅可以專心一意創作料理,做自己喜歡做的事,兩口子還包辦了一切繁雜的行政和財政工作。店子以私房菜形式營業,只做熟客生意,確保來客都是懂得欣賞正宗京都菜的人。他們關心的不只是一份料理、一間餐廳的存續,更多是一個人的人生。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