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友回應:甲蟲車的國際關係

最後,我覺得和舊裝,電鍍閃亮的甲虫最配的是甚麼? 就是穿長皮大衣,帽子遮著面的德國秘密警察....開著車時候,你以為他只是民眾,行動時下車那個行當已經夠恐嚇力...

[友好文章推薦] James Lo:精英的困惑

走在社會上流與中流的邊緣的你和我,總要經歷這種掙扎。要踏上道德高地,是要犧牲的。但一個insecure overachiever, 又怎會願意放下金錢,權力與聲譽?或許,放下身段,甘願平庸,才是所謂精英最困難的抉擇。但有了一切成功的條件,卻不好好利用改變周遭,又還不是逃避的一種?又怎有資格對著一個什麼也沒有的人申冤?

[友好文章推薦] 郭慧妍:應該送兒子往國際學校嗎?

兩星期前他突然跟我說他知道什麼是Economies of Scale,我當然又嚇到彈起,這是我中四時的微觀經濟課,為什麼小學雞會知道呢?原來在暑假前,學校的Unit of Inquiry 裏有一節關於貨幣,老師除了讓孩子在學校擺檔賣曲奇和lemonade,也教他們價格的釐定取決於供求,亦很自然地談到Economies of Scale (規模經濟)。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