爭議中的新興經濟:大麻產業化的挑戰(下)

民主黨去年在中期選舉成功爭取眾議院變天,外界聚焦這對特朗普連任的影響,但大麻愛好者、業界人士大概更關心眾議院能為大麻產業作出什麼貢獻。已宣布明年參選總統的民主黨麻省眾議院禾倫(Elizabeth Warren)近月擬提出聯邦法案,容許經聯邦政府批示的跨州大麻商業及金融活動,包括方便大麻企業在全國各地開設銀行戶口等。另有民主黨眾議員提出大麻產業藍圖,建議政府為退伍軍人提供「大麻療法」、制定更公平的大麻產業稅制、放寬針對大麻研究的限制等。一般相信,大麻合法化有助自由派籠絡選民,加拿大總理杜魯多以此拉票,也有一定成效。問題是通過了以後,政客要找新議題並不容易,所以只能「循序漸進」,才能可持續消費同一議題。

爭議中的新興經濟:大麻產業化充滿商機?(上)

不少人認為討論大麻產業化的人,不是老嬉皮士、就是旁門左道,其實利之所在,大麻主流化的速度超乎想像。早在數年前,微軟、可口可樂等大型國際企業已瞄準大麻市場,例如微軟於2016年與加州初創 Kind 合作,研究將大麻種植、加工、品質監管、銷售「一條龍雲端化」,並確保產業符合美國不同層級政府的不同法規。可口可樂去年則與加拿大藥用大麻生產商 Aurora Cannabis 磋商合作,研究將大麻二酚加入飲品,儘管最終未能成事,但 Aurora Cannabis 股價一度因消息急漲,美加一些啤酒品牌也決定研發「大麻啤酒」一類飲品。

《毒家企業》:從經濟學角度了解毒品市場

雖然各國政府都努力打擊毒品,但毒品依然橫行,究竟可以如何回應?除了種種法律監管,《經濟學人》英國編輯溫萊特(Tom Wainwright)出版了《毒家企業》一書,則嘗試以經濟學角度解構毒品的產業鏈。販毒畢竟也是一門生意,與賣餐飲賣衣服賣基金無異,只是毒販賣的是違法毒品,打擊毒品時加入經濟學理論,合情合理。溫萊特揭示大毒梟也在使用大家耳熟能詳的經濟學和企業管理理論:像香港兩大超級市場般壟斷採購、像美式快餐店般特許經營、像大企業般管理幫派人力資源、搞公關和形象等,販毒集團越來越有組織,已經自成一國。

日印版一帶一路?「印太戰略」初探

對比「一帶一路」,「印太戰略」的主要優勢之一,大概是缺乏如「中國威脅論」、「新殖民主義」等負面標籤,其他國家的戒心比較少,這主要源於二戰後,日本成功建構「和平締造者」的新形象,加上投資時相對負責任,也顧及當地社會義務,在中韓以外,一直頗受其他國家歡迎。再者,「印太戰略」傾向純經濟合作,並未如「一帶一路」那樣投資具戰略價值的港口、水壩、運河,在相關國家遇到的阻力自然較低。

當代國際關係的Bromance

所謂「兄弟情」,泛指兩名男性之間的親密情感和互動,並不包含性關係或與性關係相關的意涵,與「男同性戀」明顯不同,不過有時候,界線也不容易清晰劃分。近年研究Bromance的著作越來越多,一般相信男性面對同性更能輕鬆表達自己的真性情,往往產生親如家人的情愫。

英國華威大學划艇隊的裸體月曆

其實,裸體運動背後,還有一個不能言明的面向:從華威大學生裸體月曆可見,「賣點」除了裸體,還有階級。這就像早前為肌肉萎縮性側面硬化病(ALS)患者籌款的「冰桶大挑戰」,賣點除了冰桶,更是參與其中的人。一般街坊向自己淋水,是沒有任何人關注的,但名人、特別是老闆富豪才俊淋水,卻充滿話題性。

內華達州大麻公投

第一,立法可以消除大部分軟性毒品的黑市交易,即有助減少非法毒品販售活動;第二,法案能增加州稅收,而相關稅收將用來興建學校;第三,大麻相關的經濟活動不僅可以促進旅遊業,還可提供數千個就業崗位,振興經濟;第四,法案可以終止此前執法過程中,對無暴力傾向的大麻吸食者的不公正對待。

蒼井空外交

「蒼井空之夜」,正正戳破了中國官方正有效禁制日本AV的幻象,證明蒼井空早就家喻戶曉的人物。而其實中國網站上某些關於蒼井空或日本AV的網路新聞之下,就常有中國網民打趣留言,指「武騰蘭、蒼井空、松島楓、吉澤明步(註:繼續列出了上50個日本AV女優的名字)……我更是一個都不認識!根本都沒有聽說過」。

尼泊爾三輪車司機的大麻

只要在那裏行走,保管半小時內,就不斷有人問「是否要大麻」,問者有些外形是名副其實的拆家,有些卻是小孩;通常用的是英語,近年則多了普通話。筆者和友人以廣東話交談期間,甚至還遇上當地人趕來,以廣東話兜售「大麻大麻」,可見這「產業」的國際化程度。

日本女僕咖啡店田野報告

那些當侍應的「女僕」都是學生兼職,並不販賣色情,而是販賣可愛,對象似乎是有困難接觸異性的宅男,以及獵奇的遊客。眼見光顧的既有中年男子,也有西裝上班族,還有青年學生,有些外貌奇「宅」,也有些一臉端正打扮時尚,總之應有盡有。當然,要融入這環境感覺如魚得水,實在難度很高。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