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帶一路」旗艦考:巴基斯坦瓜達爾港的合約

巴基斯坦國內精英更擔心的是,根據本國經濟狀況,無論中國提供的借貸利息多麼低微,早晚總要連本帶利償還,但有這個能力嗎?卻心照不宣。此刻巴基斯坦早已債台高築,估計累計外債規模已達82億美元,即相等於2017國內生產總值的67.2%,而當中有8億4千萬美元,正是在中巴經濟走廊合作框架簽訂下的最新欠款。近日巴基斯坦甚至要向沙特以外幣及暫緩收取石油交易收入等形式,借貸6000萬美元,又向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尋求援助,可見瓜達爾、以至整個中巴經濟走廊在完工前,難免為巴基斯坦帶來龐大負擔,以令其支不抵債。到了未來,要是真的還不了債,怎麼辦?不知道。凡此種種,都為中巴兩國長達數十年的親密友誼,帶來真正的考驗。

一帶一路之馬爾代夫:新總統會推倒重來嗎?

馬爾代夫是由一大堆微型珊瑚島組成,島與島之間的連接有限,例如機場島與居民島(Maafushi)之間就沒有直接交通,往來兩島要先經過首都馬累,十分費時失事。中資在馬爾代夫的旗艦項目,首推當地首座跨海大橋:連接機場與首都馬累島的「中馬友誼大橋」,此前馬爾代夫居民要到首都,唯一途徑就是小型接駁艇。大橋在今年關鍵選舉前正式啟用,本應大受歡迎,但依然挽救不了阿明的選情,可見當地的深層次矛盾,並非經濟項目所能單方面解決。

《起跑線》:觀眾看不到的印度脈絡

她撕毀總理推薦信、趕走買學位的家長,雖然電影沒有交代原因,但我們作為在社會生活多年的人,不難明白背後脈絡:不是她不給面子總理,而是根據江湖潛規則,實在太多人找達官貴人、校董舊生、社會賢達寫推薦信;這些人也不希望得罪人,表面上裝作來者不拒,累積大量人情,但真正希望推薦的,會另有渠道私下聯絡校長。於是看見不懂門路的人,校長就可以大無私樣送走。

「印太時代」來臨:香格里拉對話現場摘記

亞太各國國防代表一年一度的年會「香格里拉對話」,剛在新加坡舉行,印度總理莫迪為會議致開幕詞,配合美國國防部長馬蒂斯的發言,都牢牢鎖定「印太」(Indo-Pacific) 為主軸,不少地方都和中國暗中較勁,極具象徵意義。筆者作為與會代表,現場感覺是莫迪相當壓場,很努力宣示自己是「自由世界」領袖,而很少全篇用英語發言的他,這次不但使用全英語,望講稿次數也不多,顯示了相當自信。

印度:新一代電單車大國

擁有電單車也是印度個人主義的表現,女性購買電單車的數目亦慢慢提升,反映印度女權上升之餘,印度婦女也成了車廠的新藍海。不少近年大熱的印度電影,只要細心留意,都有女性騎電單車的場景。

巴基斯坦:瓜達爾港大實驗

不過巴基斯坦人對這樣的大手筆其實頗有顧慮,雖然中方投資高達3500萬美元,但代價是租出整個瓜達爾港43年,難免令人聯想到昔日殖民時代的租界,而瓜達爾港收入的91%都是歸入中資,這令當地人視為「不平等條約」,日後能否順利,尚未可知。

美日印澳的「一帶一路」:再談「印太戰略」

其實「印太」這個概念,並非日本原創,自2010年代起,澳洲、印度、美國都逐漸重視「印太」,刻意陸續令其取代昔日「亞太」(Asia Pacific),成為地緣政治學的關鍵詞。日印美澳四國的「印太戰略」,會否融匯成一個圍堵中國的連橫策略?

日印版一帶一路?「印太戰略」初探

對比「一帶一路」,「印太戰略」的主要優勢之一,大概是缺乏如「中國威脅論」、「新殖民主義」等負面標籤,其他國家的戒心比較少,這主要源於二戰後,日本成功建構「和平締造者」的新形象,加上投資時相對負責任,也顧及當地社會義務,在中韓以外,一直頗受其他國家歡迎。再者,「印太戰略」傾向純經濟合作,並未如「一帶一路」那樣投資具戰略價值的港口、水壩、運河,在相關國家遇到的阻力自然較低。

巴基斯坦有多危險?

對這樣的國際形象,巴基斯坦朋友義憤填膺。他們常說,美國槍擊案其實更氾濫,無論是每年直接因槍擊案致死的人數,還是校園屠殺式慘案的數目,都不會比巴基斯坦同類案件少,但就沒有哪些大國對美國發出旅遊警報。

海外印度人:下一個全球帝國

但這一波早期全球化人口流動帶來的影響,卻極其深遠:除了毛里求斯的控制權已經完全落入印度裔手中,圭亞那、千里達、斐濟等國的印度裔,也都成了主流人口,國家主要職位,都已被他們壟斷。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