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國泰CEO閱讀國際關係……

說了這麼多,我還是和不少朋友一樣,每次出門依然選擇國泰,也很希望他們過了這個對沖合約後,能渡過難關。恨鐵不成鋼的情懷,其實是把國泰借代了整個香港。

「超深度團」:主題旅遊可以實現嗎?

例如此刻我在塞爾維亞,就是自己設計了一個「鐵托行程」,除了到他的墓地、博物館、辦公室,也住在共產時代已負盛名的蘇式莫斯科大酒店,再參加了本地安排的「回到共產時代紅色旅遊」,和租了鐵托時代的甲蟲車在市區漫遊,起碼自己十分滿意。上次在克羅地亞的鐵托家鄉買了「鐵托酒」,更可以拿來一併品嚐。雖然喜愛一個人旅遊,但假如有志同道合的朋友在旁,理應相得益彰。

旅遊達人小斯:帶着Social Media去旅遊

小斯畢業於香港大學會計系,並從事會計工作。其後,他轉為全職博客(Blogger)分享旅遊資訊。在專頁中,小斯除了旅遊資訊外,他亦經常教大眾如何將生活上嘅每一分一毫變成里數。他最高峰曾經同時擁有32張信用卡,一年內兌換了13套免費機票,相信定能讓我們了解社交平台對新一代的旅遊模式的影響。

ViuTV《404異國二域》訪問

今年,他們推出第2輯《 404之異國二域 》,走訪了世界上7個「一國兩制」的自治區案例,當中包括芬蘭的奧蘭、挪威的斯瓦爾巴、荷蘭的聖馬丁、英國的蒙塞拉特、英國的薩克、德國的布辛根及美國的北馬里亞納群島。有些地區擁有不同程度的自治權,部分更擁有自己的稅制、貨幣、郵票和網域等。我有幸成為是次節目主持之一,並擔任學術顧問,與另外兩位主持楊偲泳及岑樂怡探討這7個城市的歷史、文化背景和脈絡如何成就今天的「二域」,當中涉及社會和政治議題,以至大國博弈等的國際關係。

聯合航空:一代官僚的末日

這樣的思考方式,反映在現代社會,只要官僚思維僵化到一個地步,每每認為微觀層面的「規矩」是第一王道,就會泯滅人性;太多人只會堅守自己僅能掌握的一丁點技能和權力,一旦偏離「權力基礎」,就一無所有。

由國泰「關公災難」談起

我是國泰的資深乘客,馬可孛羅會的金卡會員,近年幾乎每週在香港、新加坡、台灣之間遊走,所以,國泰可以說是生活一部份。從前認識不少國泰(舊)高層,乘坐過首航派對,對他們的(舊)管理思維十分佩服。正是因為這份感情,對國泰近年的改變,感到十分無奈。經營不善、投資失利、把責任轉移乘客且不說,把經濟艙再加窄以安置更多乘客也不說,單是改變馬可孛羅會的計分方式,令短途乘客再沒有成為長期顧客的誘因,就很令人反感。

自助遊始祖旅遊鍾

「1974年,我第一次坐飛機到台灣展開9天的環島遊。當時乘飛機的衣着隆重得如結婚一樣,爭坐窗囗旁的座位,取走飛機餐具留念。」

無論點樣,千祈、千祈、千祈唔好搭UA

情理之外的,卻是UA員工的態度:他/她們對delay習以為常,任何延誤,就會立刻機械式指引閣下去排「顧客服務部」的長龍,毫無任何歉意,也不聽任何解釋,彷彿和「how are you honey」性質一模一樣。親眼所見,乘客無論怎樣的特例,得到的都是同一款機械對答;最要命的是這類對答內容,必會加上毫無感情的「我完全明白」一類「體貼」字眼,更令人覺得眼前的不是人,而是機器,還是老化的機器。

甚麼?黃色旅遊警報?

又像近年被放進榜內的一些西歐國家,其實治安完全無問題,只是因為發生過恐怖襲擊,而被當作「紅色警示區」,然而不少國家都有流產恐怖襲擊,那是否代表它們的風險就較低?還是剛好相反?還是涉及一些未能公開的情報?不知道。

「前社運人士」林輝的轉型

不久前,我的一位朋友獲邀到澳門演講,以「旅遊達人」身份,分享旅遊心得,而不獲入境,新聞介紹他的身份是「前社運人士」。看到這title,很難不忍俊不禁,也不知道他要是再度出山參加社運,會否變成「後社運人士」。但這位朋友的轉型,確實很值得分享,他的經歷,也令人不得不佩服,他的名字是林輝。記得健吾初認識他時,曾說「這樣可愛的男孩,在日本早就加入Johnnys事務所了」……(下刪一百字)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