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特區的終結:克什米爾的終局?

儘管新德里不斷強調「全國十多億大多數民眾」支持修憲,強調克什米爾地區人民應與拉達卡及查謨地區人民共同慶祝來自新德里的直接管治,甚至有指在修憲完成後莫迪政府將會「派糖」,有大規模的基建工程上馬,令克什米爾地區齊齊「發大財」。但當當地局勢劍拔弩張,穆斯林社區擔心失去原有「一國兩制」對身份、工作機會、教育及宗教權利的法律保障後,最終會因全國印度教徒流入,而令原有生活變得蕩然無存,「明日克什米爾」也好,「克什米爾發大財」也罷,對他們然而都是絕無意義。印度政府此舉對國內多元文化的尊重,也起了極壞先例。

美朝峰會2.0:越南的智慧

論及作為世界各方信任的中介人,新加坡似乎遠較越南合適;但仔細一看,越南要的類似優勢,卻也可塑性甚高。當今世上依然存在的共產國家不多,北韓、越南正是其二,它們有歷史上的緊密淵源,與強鄰中國也有相類既親非親、若即若離的複雜情感,越南要得到威權國家信任,自然並不困難。更有意思的是美國雖是越南老對手,近年卻成為其重要戰略夥伴,合作已經由經濟拓展到戰略、軍事領域,針對的自然是中國,西方國家紛紛加持「越南奇蹟」,作為由敵人變成盟友的樣板。日本戰後復興之時,正是倚仗這樣的身份,越南自不會錯過機遇。

金正恩得和平獎?1973年黎德壽和平獎的啟示

諾貝爾委員會急不及待將和平獎頒給「戰爭終結者」,是回應當時世界反戰潮流,但對南越而言,這卻是對「侵略戰爭」的加持。南韓鷹派十分擔心歷史重演:和平獎被金正恩奪去,然後北韓還要「解放」南韓,美國則輕易解除了自己的區域責任,還以「和平獎」蒙混過去。黎德壽拒絕領和平獎,總算比奧巴馬有自知之明,但如過金正恩、特朗普「團隊」真的獲獎,又會否卻之不恭?

「一帶一路」時代,屬貓的越南人

到了近代,越南有貓年、而中國沒有,卻成了越南「去中國化」的又一佐證。正如本欄多次講述,越南本來受中國文化影響甚深,越共、中共也曾是兄弟黨,但近年兩國關係越來越多暗湧,海陸兩方的領土爭議依然存在,而且越南被北京視為投向了美國,已經成為中國在地緣政治的一大絆腳石。

柬埔寨洪森,會成為下一個穆加貝嗎?

穆加貝曾是國家英雄,帶領津巴布韋終結白人種族主義政權,也曾令經濟發展,改善農民生活和醫療水平,而洪森同樣是「新柬埔寨」的救星:經過赤柬恐怖時代、越南變相殖民,柬埔寨上下只希望恢復穩定、經濟正常發展,因此在民主化後,儘管一度選出拉納列王子執政,最後洪森還是在連串政變後穩住局面,經過民主洗禮而成為強人,經濟增長在東盟國家當中位居前列,一派中興景象。

那些年,和香港同氣連枝的南越

陳金宣長期負責吳廷琰與CIA 駐南越工作站的情報通訊,手下有五百特工,成為吳廷琰政府處理機密的「強力部門」,直到開罪第一夫人陳麗春被疏遠,走投無路,唯有向反共「合作夥伴」英國情報機關求助,得以前往香港,接受英國保護,並在香港策劃推翻吳廷琰。

昔日天敵,今日密友:當越南投向美國懷抱

中國「教訓越南」雖然有向美國示好意味,越南迅速改善關係的對象,卻是美國。越南「改革開放」比中國遲,去意識形態化的包袱卻更少,迅速把經濟建設、國防的重要性提升至國家主軸。當美國不再是越南分裂的推手,美國對越南的威脅性忽然接近零,起碼遠低於歷史上經常出兵越南的中國。加上美國市場極大,美國遊客對「越戰勝景遊」又有龐大需求,越南和美國和好,就充滿誘因。於是越南的反美宣傳基本停止,美國在越戰期間的所作所為都成了「景點」,中國在南海造島、開採石油、粗暴對待越南漁民等行為,卻是越南官媒的常規內容。

香港・保大帝・胡志明

「越南民主共和國」成立之際,保大一度被委任為「最高顧問」,但保大感覺到人身危機,借出訪中國考察的機會避走香港,試圖在英殖民政府庇佑下度過餘生。他在香港的居所就在淺水灣一帶,不少老一輩香港人,都會說出「越南皇」在香港的種種傳奇。

1967五十週年:回顧香港反越戰史

港英政府為免刺激民眾,據後來解密的檔案顯示,也曾囑咐駐越美軍在群眾運動高漲期間避免來港,以免給人口實,或令局勢進一步國際化、複雜化。有趣的是,當北京明確表態不考慮提前收回香港,群眾快要偃旗息鼓時,檔案又顯示港英專門邀請駐越美軍重來,除了是間接、迂迴的「砲艦政策」,也是對形勢完全掌握的自信顯現。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