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正恩得和平獎?1973年黎德壽和平獎的啟示

諾貝爾委員會急不及待將和平獎頒給「戰爭終結者」,是回應當時世界反戰潮流,但對南越而言,這卻是對「侵略戰爭」的加持。南韓鷹派十分擔心歷史重演:和平獎被金正恩奪去,然後北韓還要「解放」南韓,美國則輕易解除了自己的區域責任,還以「和平獎」蒙混過去。黎德壽拒絕領和平獎,總算比奧巴馬有自知之明,但如過金正恩、特朗普「團隊」真的獲獎,又會否卻之不恭?

那些年,和香港同氣連枝的南越

陳金宣長期負責吳廷琰與CIA 駐南越工作站的情報通訊,手下有五百特工,成為吳廷琰政府處理機密的「強力部門」,直到開罪第一夫人陳麗春被疏遠,走投無路,唯有向反共「合作夥伴」英國情報機關求助,得以前往香港,接受英國保護,並在香港策劃推翻吳廷琰。

香港・保大帝・胡志明

「越南民主共和國」成立之際,保大一度被委任為「最高顧問」,但保大感覺到人身危機,借出訪中國考察的機會避走香港,試圖在英殖民政府庇佑下度過餘生。他在香港的居所就在淺水灣一帶,不少老一輩香港人,都會說出「越南皇」在香港的種種傳奇。

1967五十週年:回顧香港反越戰史

港英政府為免刺激民眾,據後來解密的檔案顯示,也曾囑咐駐越美軍在群眾運動高漲期間避免來港,以免給人口實,或令局勢進一步國際化、複雜化。有趣的是,當北京明確表態不考慮提前收回香港,群眾快要偃旗息鼓時,檔案又顯示港英專門邀請駐越美軍重來,除了是間接、迂迴的「砲艦政策」,也是對形勢完全掌握的自信顯現。

袋住先:中梵關係的「越南模式」

所謂「越南模式」,就是越南跟梵蒂岡之間的不成文協議,巧妙地處理越南教區主教人選。理論上,與中國同屬共產主義國家的越南也強調國家主權,但會先行挑選數名主教候選人「入閘」,然後把名單交予梵蒂岡,由梵蒂岡定奪最後人選,最後又再交由越方確認,再由梵蒂岡正式任命。這樣一來,越共政府可以確保侯選人「愛國愛黨」,篩選出當局能信任的候選人成為主教;另一方面,梵蒂岡亦可以「選擇」較合適的人選,以免對教區全盤失控。

喬森潘回憶錄

《喬森潘回憶錄》幾乎沒有透露甚麼高層秘辛,不過有一幕頗有意思,就是說赤柬政權崩潰後,高層召開了擴大會議,波爾布特終於流露了悔意,說「還以為共產主義真的能拯救國家」,反映極端共產主義者雖然掛的是「國際主義」牌頭,骨子裏還是民族主義作崇。

赤柬殺人集團:反思左翼知識分子

赤柬前高層喬森潘與農謝因政權屠殺二百萬人的暴行,被判終身監禁,令世人再次勾起對那恐怖政權的回憶。赤柬領導層幾乎一律受過高等教育的留法高材生,有教授、博士銜頭的大不乏人,教育水平遠超立國時代的蘇共、中共、越共。正是這批人,高度仇視知識分子,執政後差不多把全國精英殺光。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