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拉越的白人土王:傳說中的烏托邦?

今天在砂拉越,還可見多處紀念布魯克家族的建築。這段歷史最深刻的影響,當屬「砂拉越人」身份認同的構建,以至於維納將砂拉越主權移交英國時,遭議會的本地人一致反對,只是全體白人支持才勉強通過。至今不少砂拉越人仍舊認為,砂拉越具備和馬來西亞聯邦政府平起平坐的資格,給他們底氣的,正是那些年的布魯克家族。

馬來西亞的「一國兩制」:砂拉越會獨立嗎?

根據獨立時的「馬來西亞協議」,聯邦政府賦予東馬「移民自主權」,規定東馬的移民政策,需東馬政府同意才可施行。即使是西馬人進入東馬,也要在旅行文件蓋章;2006年前,甚至有專門供西馬人赴東馬的「國內護照」。後來西馬人可憑身份證入境,但仍舊有「一次三個月」的逗留期限,找工作則要工作證,未經東馬政府批准,也不得參與東馬選舉。

柔佛蘇丹的「大新加坡夢」

經濟上,柔佛居然馬來西亞前列,其依斯干達特區(Iskandar Development Region)由馬新兩國共同興建,藍本參考珠三角與香港,目標是形成新加坡與內陸「優勢互補」的經濟圈,吸引了馬來西亞各州人民工作,亦有不少新加坡人跨境上班。柔佛州務大臣拿督斯里莫哈末卡立(Mohamed Khaled Nordin)指,柔佛未來會發展石油、天然氣、旅遊、物流、教育等行業,目標是成為馬來西亞的「經濟發電機」,而著名的邊佳蘭石油終站,也在柔佛境內。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