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lo Kitty成為朋友/活希兒

另一句「共聚伴隨和我一起跳高」,又是明顯沒有做基本research。根據日本官方資訊,Hello Kitty的身高等同於5個蘋果、體重相等於3個蘋果,這樣的設定,在總公司自製的動畫,也有清楚表達。港女活希兒為要和Hello Kitty「一起跳高」,本身已無厘頭,至於這樣的身高怎樣「一起跳」,更是想起也不興奮。

皇后大道東/羅大佑・蔣志光

殊不知在國際社會的「去殖化」過程,一般都不會立刻在變天後成型,通常都是在內部問題爆發後,政府歸咎前朝「埋下地雷」,那些民族主義舉措才蜂湧而至。例如扎伊爾、津巴布韋的獨裁者上台時,一律施政正常,都是到了十多年後,百病叢生,才開始以民族主義轉移視線。

YMCA好知己/林子祥

至於下一句變得確實了,由「就似」變成「做個兄弟」、「做個好友」,但思想已走光。至於「就當係進入了YMCA」,究竟什麼是「男」青年會,可能不少香港人當時並不清楚;假如追問為甚麼在男青年會「好歡喜」,就更不是一般中文樂迷能知。

漢城沉沒了/周國賢

《漢城沉沒了》面世三年後,南大門被縱火焚毀,年前被重建,客觀效果是進一步洗脫了那段往事,也格外令周國賢那首歌再添大中華味道。至於聽者惋惜的是愛情、還是漢城,自然因人而異了。

楊千嬅演唱會的境外觀眾

我們前後超過十次怒目相投,他們毫不理會。最後多次直接出口術,他們旁若無人。原打算完場後教訓一下,他們卻在十一時半集體離開。因為要趕尾班車回廣州。

《排名不分先後左右忠奸》﹕2004-1990=﹖

1994年的人名雖然只有58個﹐但他們幾乎全是長青人物﹐能經受時間考驗﹐相信會在歷史留名。但2004年的那批有些恐怕註定是過客﹐例如「如妃」不可能像許文強﹔今天多少人還記得在SARS「成名」的楊永強大是疑問﹔至於2004年版Ba叔、Mani的持久性和江湖地位﹐似乎也比不上1990年版的陳自強和張耀榮。再回看蕭芳芳、張敏儀、亦舒這些名字﹐和從中散發的典雅﹐就知道什麼是經典﹐相信她們的地位也不是2004年版的Twins可達到。1990年的香港雖然風雨欲來﹐乃至人心惶惶﹐但原來是何等令人懷念。假如達明今天又要唱新版本﹐會發現近年冒起的名人只有陳振聰、李家仁、馬草泥、巴士阿叔之流﹐當劉以達要親口提他們的名字﹐就是他再有喜劇天份﹐也會唱出悲劇的味道。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