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蘭化」外傳:蘇維埃芬蘭的前世今生

芬蘭今天成了全球最發達、收入最高的國家之一,那「外芬蘭」現狀又如何?失去樣板光環的卡累利阿「降級」後,蘇聯中央政府的關注和支持度大降,而卡累利阿全境被森林覆蓋,只能靠林產、採礦為經濟支柱,一旦沒有中央政策支持,發展殊不容易。蘇聯解體後,卡累利阿成為俄羅斯境內的共和國,經濟體量僅佔俄羅斯0.25%,發展水平依然停留在上述傳統產業,人均GDP也低於俄羅斯聯邦的平均數,遑論與人均GDP是俄羅斯5倍的芬蘭相提並論。

冷岸群島無主化:極地的大國博弈

由於蘇聯也是《冷岸群島條約》簽署國之一,戰後莫斯科就充份利用條約的「利益均沾、權利平等」原則,大規模到群島,進行變相殖民。當時全島居民有大約四千人,其中俄羅斯人的數目比挪威人更多,佔了2/3,更建立了自己的殖民小鎮,開闢了不少礦場,最著名的是巴倫斯堡。

冷岸群島:北極特區的由來

任何來自締約國的公民,都可以免簽進入冷岸群島,而且毋需挪威政府的居住許可,也能在那裏常恆居住;來自締約國的公司,也可享有在群島的漁業、狩獵、採礦和其它商貿活動權益。上述活動需要遵守挪威相關法律,但假如挪威的法律歧視其他國家國民,卻是違反條約,所以挪威的行政管理頗為放任自流,高度克制。

奧蘭群島自治的經濟誘因

芬蘭1995年加入歐盟時,奧蘭也進行了自己的公投,才通過加入,附加條件就是芬蘭入歐後的條款不適用於奧蘭,歐盟也予以准許。例如歐盟各成員國的增值稅(VAT)並不適用於奧蘭,所以經奧蘭來往瑞典和芬蘭的郵輪,就全部享有另一稅率,這是奧蘭維持其船運業的重要憑藉。

芬蘭一國兩制:奧蘭群島背後的外國勢力

奧蘭群島位於波羅的海入海口,鄰近芬蘭本土、但同樣接近瑞典,面積1,580平方公里,約相等於1.5個香港,人口則比香港的一個大型屋村還要少,只有不足三萬人。奧蘭群島島上有一個「和平研究所」,研究奧蘭群島「一國兩制」的成功模式,能否對其他地方有啟示,然而奧蘭的成功,很大程度上是大國博弈製造的緩衝區,並非自身的能奈。要是忽略這一點,很容易見樹不見林。

女國王:瑞典傳奇女王的心理故事

即使是按今日標準,Christina的一生還是相當前衛,遠遠超前了她所屬的時代,無論是學識還是膽識,都可能是17世紀全球女性第一名。電影以「Girl King」命名,明顯要令人想起「Virgin Queen」伊莉莎白,但「Girl King」的性別定型更直白,因為Christina被不少史家認為是史上第一個「出櫃」的同性戀女王。

被忽略的準大國:挪威的軟硬實力

由於挪威具有了「國際和平製造者」的身份,不少國際和談、峰會,都請挪威擔任調解人或擔保人,這是相當尊崇的地位。例如本屆諾貝爾和平獎頒給與游擊隊達成和約的哥倫比亞總統桑托斯,雙方那持續三年的談判,正是由挪威擔任擔保國。談判的另一個擔保國是加勒比海的古巴,而古巴位處局中、與游擊隊有聯繫,還是談判東道主,挪威則毫無利益瓜葛,而依然獲雙方信任,這份軟實力,就殊不簡單。

波羅的海三國:普京的下個目標?

結果,俄裔社群呼籲尊重俄羅斯文化和身份認同的社會政治運動,就應運而生。在拉脫維亞,「Latvian Russian Union」是代表俄裔利益的政黨,在歐洲議會佔有一席,主張給予拉脫維亞境內所有俄裔公民身份、將俄語定為官方語言,同時反對 NATO,呼籲強化與俄羅斯合作,支持俄羅斯佔領克里米亞。在愛沙尼亞,「Estonian Centre Party」也扮演著同樣角色。不難看出,上述局面與東烏克蘭頗有共通之處。

英國脫歐之後:「挪威模式」可行嗎?

挪威雖然不是歐盟成員國,但既然享受了上述「優惠」,也要對歐盟奉獻。根據挪威與歐盟達成的協議,2014-2020年間,挪威每年需向歐盟貢獻超過8億歐元,用以贊助歐盟的經濟補助、社會福利等項目。這些項目的最大受益者自然是歐盟國家,而非挪威自己。根據相關機構統計與測算,2016年每一個挪威人要為歐盟預算付出約96歐元,數字與英國目前的水平不相伯仲。

銅鑼灣書店事件:瑞典「女性主義外交」大挑戰

瑞典在外交部下設「人權大使」,監督瑞典邦交國的人權狀況,也是聯合國人權理事會、難民理事會等國際人權組織的主要資助國,因此,瑞典本身也成為了國際人權 NGO 、公民社會組織舉辦各項活動的理想場所。今天歐盟在對外政策上將「人權」作為一項重要價值推廣,與瑞典對「人權外交」的執著也有緊密聯繫。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