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羅的海三國:普京的下個目標?

結果,俄裔社群呼籲尊重俄羅斯文化和身份認同的社會政治運動,就應運而生。在拉脫維亞,「Latvian Russian Union」是代表俄裔利益的政黨,在歐洲議會佔有一席,主張給予拉脫維亞境內所有俄裔公民身份、將俄語定為官方語言,同時反對 NATO,呼籲強化與俄羅斯合作,支持俄羅斯佔領克里米亞。在愛沙尼亞,「Estonian Centre Party」也扮演著同樣角色。不難看出,上述局面與東烏克蘭頗有共通之處。

英國脫歐之後:「挪威模式」可行嗎?

挪威雖然不是歐盟成員國,但既然享受了上述「優惠」,也要對歐盟奉獻。根據挪威與歐盟達成的協議,2014-2020年間,挪威每年需向歐盟貢獻超過8億歐元,用以贊助歐盟的經濟補助、社會福利等項目。這些項目的最大受益者自然是歐盟國家,而非挪威自己。根據相關機構統計與測算,2016年每一個挪威人要為歐盟預算付出約96歐元,數字與英國目前的水平不相伯仲。

銅鑼灣書店事件:瑞典「女性主義外交」大挑戰

瑞典在外交部下設「人權大使」,監督瑞典邦交國的人權狀況,也是聯合國人權理事會、難民理事會等國際人權組織的主要資助國,因此,瑞典本身也成為了國際人權 NGO 、公民社會組織舉辦各項活動的理想場所。今天歐盟在對外政策上將「人權」作為一項重要價值推廣,與瑞典對「人權外交」的執著也有緊密聯繫。

瑞典訪客的「民族性」忠告

但這幾位學者,對打算到瑞典交流的青年,卻有十分務實的忠告:要注意瑞典人的「民族性」。是的,就是早前本地文壇鬧得沸沸揚揚的「民族性」。他們認為瑞典人表面上十分友善、容易交朋友,但要真正打入內心世界,可謂極其困難。平日瑞典人異常冷靜,雖然也喜歡豪飲,卻不習慣酒後吐真言,除非雙方的互信真的到達某境界。

芬蘭化:「袋住先」兩面睇

但在芬蘭本部,輕言「芬蘭化」,卻代表西方的涼薄。芬蘭人認為,為捍衛獨立、民主,已付出極多,絕非不夠勇武的懦夫。一場冬季戰爭就死傷七萬人,再一場繼續戰爭又死傷七萬人,今日芬蘭人口還不過五百多萬,尚不及香港,又有多少個七萬可消耗?打不過蘇聯,美英援助口惠實不至,國際輿論置之不顧,就是顧,莫斯科也不在乎,還在磨刀霍霍,令他們深信,「芬蘭化」已是最好的選擇,否則淪為蘇聯加盟共和國,看看邊界外的「蘇維埃芬蘭」,就後悔莫及。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