匈牙利狂人總理:紐西蘭兇手一般的意識形態?

紐西蘭恐襲兇手曾環遊世界,在東歐、中歐長時間駐足,在當地吸收到不少極右思想,除了他的兇器刻滿右翼圖騰,他的《大補完計劃》也和上述理論一脈相承,連名字也一樣。那同路人究竟有多少?不知道,但恐怕比想像中多,其中就包括了匈牙利總理奧爾班。奧爾班是近年歐洲風雲人物之一,目前歐盟各國領袖當中,以他的立場最右,對新移民融合的反感也最大。他雖是推翻鐵幕的民主鬥士出身,但成為政客後,信奉威權政治的傾向越來越明顯,通過在選舉中高調訴諸反移民而得到群眾支持,曾公開說《大補完計劃》一類內容,警告當數以百萬計的穆斯林新移民到了歐洲,白人就變成少數族群,而匈牙利需要真正的匈牙利人,所以必須對新移民說不。這樣的立論,和紐西蘭兇手完全一樣。

波蘭對德索償會成功嗎?

波蘭右翼「司法與正義黨」2015年贏得大選後,其中一項積極推動的政策,就是「向歷史負責」。一方面,波蘭朝野對蘇聯製造的卡廷慘案窮追不捨,而且認為黨內蘇聯與波蘭簽訂《里加和約》後,蘇聯承諾以黃金支付3000萬盧布的賠償並未兌現,必須對俄羅斯聯邦追討。不過真正大手筆的追討對象,還是二戰期間蹂躪波蘭的德國。

匈牙利索羅斯中歐大學風波

不久前,一個匈牙利官方安排的代表團訪港,安排了飯局面談,成員包括匈牙利學界代表,與及中央銀行資助的研究所。交談間,少不了觸及一個敏感議題:匈牙利出生的美籍猶太銀行家索羅斯創辦的中歐大學,是否被新政府針對。

華里沙:走下神壇的波蘭國父

此後華里沙持續被邊緣化,雖然死心不息,但2000年再參選總統時,竟然以1%的絕對低票慘敗,淪為笑柄。以國父級人物、諾貝爾獎得主的聲望,民望迅速蒸發到這境地,實在不容易。今天華里沙依然不時巡迴國際演講,但在國內已無人問津。

《七七憲章》之後:保住神級地位的哈維爾

哈維爾2011年去世,全國舉行國葬,國際社會同哀,這樣的聲望,在眾多東歐轉型後的新領導人當中,並不容易。究其原因,一來是哈維爾知所進退,沒有戀棧權力,二來他很懂得運用國際聲望為捷克做事,令其不可取代,三來他的文學著作本身也成了捷克國寶,早已升上神壇。但是同樣的公式,在別的地方,可以有完全不同的結局,國情不同,橘越淮而枳,信乎。

普京外交範例:烏克蘭境內的俄羅斯衛星國

在頓巴斯地區催生兩個「人民共和國」,可謂俄羅斯的拿手好戲,劇本和在格魯吉亞煽動阿布哈茲、南奧塞梯獨立,或在摩爾多瓦分割「德河對岸共和國」如出一轍。普京都是利用在前蘇聯加盟共和國內部的俄裔人口或親俄社群,製造獨立實體,作為控制這些國家的秘密武器,恰如幾個倒鉤,把它們從西方拉回俄羅斯陣營。對頓巴斯,俄羅斯未將它們納入俄羅斯聯邦,也沒有承認這兩個「國家」獨立,卻明確表示「沒有義務不幹預當地事務」,也「無意保證烏克蘭領土完整」。目前俄羅斯每月向兩地經援3900萬盧布,當地經濟才免於全面崩潰,但已完全淪為俄羅斯附庸。

Czechia:「新捷克」的身份認同

這個「正名」例子,給我們的啓示有很多。不少人關注對國內身份認同的影響,但捷克在國際舞台的進取心,似乎更值得注意。捷克在前華約陣營中,國民教育水平、文化素養、經濟發展等都居於前列,目前處於中歐關鍵位置,雖然面積小了,但潛力一點不差,布拉格已成為歐洲其中一個大都會,一直相信自己能承擔溝通東西方的角色,而「東方」除了俄羅斯,還有中國。

習近平捷克行:中捷關係「形勢大好」?

就捷克本國而言,澤曼政府的對華政策轉向,並未得到國內民眾一致認可,尤其國內反對黨就指澤曼違背了捷克自哈維爾以來堅持的民主、人權外交立場,而且聲音頗大。在習近平到訪前夕,布拉格不少媒體報道,數十面用於迎接習近平的中國國旗,遭到反對人士損毀;而在歡迎習近平的儀式現場,手持「雪山獅子旗」的藏獨人士與中國駐捷使領館安排的持五星紅旗的迎接人群爆發衝突,也反映了捷克面對中國崛起的複雜感情。

難民危機的左右之爭:匈牙利的反歐盟情結

在難民潮中,匈牙利以國家利益為大前提,限制邊境出入,與主張出入境自由的《神根公約》相違背,卻深獲民意支持。匈牙利人普遍認為歐盟不負責任在先,把燙手山芋拋給匈牙利,而匈牙利所為,反而是捍衛歐洲價值的必要之惡。

當歐洲駐港人員談及歐洲難民潮

然而在另一個場合遇見的匈牙利駐港總領事,就有截然不同的觀點。他說那些敘利亞難民能扶老攜幼來到歐洲,肯定是有人安排,並非自然行為,所以不能簡單歸類為「難民」。匈牙利現在承擔著守衛歐洲大門的責任,防止非法移民乘亂偷盜,值得世界支持。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