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音737 MAX 8停飛的國際角力

以往遇上這類國際空難,中國的危機管理,只會跟隨美國航空管理局亦步亦趨,這次美國反應居然全球最慢,根據此刻國情,已成為又一宗可被調查的疑似醜聞。特朗普是航空愛好者,曾嘗試建立自己的小型航空公司,雖然失敗收場,但擁有了不少營運航空的專業知識,即使不能判斷專業安全,也能判斷經濟影響。何況他和波音的關係十分密切,據報波音總裁曾親自致電他保證航機安全,而波音是美國軍工重要供應商,曾捐獻一百萬美元參與特朗普競選活動,特朗普也曾親自和波音總裁談判,要求以友誼價建造新的「空軍一號」總統專機。馬蒂斯辭任國防部長後,目前代理此職位、相信快將扶正的沙納漢毫無軍事經驗,卻是波音集團副主席、在波音任職三十年的老臣子;而波音董事局快將委任的新成員Nikki Haley,正是特朗普任命的上一任美國駐聯合國大使,相信也會成為其「連任辦」成員。這樣的「旋轉門」出現瓜田李下,公信力自難保證,結果在波音737 MAX 8一役,「中國或成最大贏家」,卻是最戲劇性的結局。

塞爾維亞王國復辟在望?

民主共和是歷史洪流,但君主立憲制其實並非沒有競爭力。近年成功復辟的王室,最著名的是柬埔寨,作為赤柬暴行後的和解力量而存在;再遠一點的有西班牙,由王室填補了獨裁者佛朗哥的精神空間。不少非洲國家近年也把被推翻的部落土王迎回來,例如烏干達把主體部份布干達王國土王「卡巴卡」接回國內,並賦予憲法地位,就是基於同類原因。

小國之道:聖馬力諾的智慧

到了今天,聖馬力諾作為獨立國家的事實,已經深入民心,基本上不可能改變,並在冷戰後發現了種種致富之道,昨天已談及,不贅。但在19世紀末至20世紀初,歐洲還有不少類似身份的微型小國,絕大多數都被合併掉;國際社會也曾製造了種種歐洲特區、自治區,作為不同勢力之間的緩衝,但今天已無一存在。19世紀聖馬力諾執政官的智慧,絕對值得深入研究,單是他們曾拒絕接受被贈送的土地,深諳「象以齒焚身」道理,就相當難得。

米蘭廣場的塞內加爾人

像向我打主意的那位非洲人,說來自塞內加爾,我隨意說幾句Aliou Cisse、笑一笑、然後指向警察、再說來自香港的人不受這一套,他也沒有進一步行為。不過觀察所見,他們的收穫實在豐盛,尤以內地遊客為頭號目標,眼見不少老人家真的二十、五十歐元那樣派出去「購物」.......

列支敦士登的中國遊客

其實在過去幾十年,美國何嘗不是通過遊客,把大量地方變成迪士尼式景點?例如曾到過的加勒比海荷屬聖馬丁,又或和美國關係密切的巴哈馬,幾乎都成了應酬美國遊客的主題公園,再也找不到多少本土特色。相較下,列支敦士登「中國化」卻很精算,讓出一條大街弘揚「中列友誼」,本國其他地方則毫無改變,雙方各取所需,很是聰明。

菲律賓凌晨時分的科學園

在香港,菲傭最低工資是每月四千多港元,在本國Call Center,則有二千到三千港元,差距已經有限。不少菲律賓人情願在這裏工作,起碼公司屬國際大品牌,總好過離鄉別井當傭人。而且Call Center的營運就像保險,總算有晉升階梯,表現優秀的會慢慢成為team leader,足以建立自己的團隊,逐步向上流,不像當菲傭,下一站就是退休。

宿霧隨筆:十年後,菲律賓才是真・香港?

說到這裡,一定又有本土派青年說「說得這麼好,你何不移民菲律賓?」這種思維態度,正是窒礙進步的源頭。其實宿霧人已經這樣想:宿霧雖然不太好,但起碼不比香港差,我們何必走到香港?這對過去數十年的印象,已是顛覆,何況我真的認識從香港移民到宿霧退休的人。

巴拉圭香港:台北邦交國歸零前哨戰

巴拉圭作為中華民國在南美洲的最後邦交國,依然有「蔣介石大道」,東方市也有中式庭園樹立了蔣介石銅像,並圍有青天白日滿地紅旗,但維修保養得不算理想,水面混濁不堪,只有露宿者進駐的蹤跡。這一切,似乎也反映了台灣勢力在巴拉圭的未來。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