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歷李光耀喪禮

而我也想不到,除了至親好友,有誰的葬禮,我會專門乘飛機再排四小時參加。新加坡人的感受,基本上,我都擁有。但還有一點,是新加坡人沒有的:在心底深處,我深信新加坡的國際化多元社會,才是應該存在的香港。

當喬治布殊總統在耶魯300周年典禮遇上示威

但小布殊當天的表現,卻為他贏盡掌聲。他在致辭中除了回憶自己的耶魯歲月,又不斷自嘲,例如拿自己的C平均分作笑話,坦承讀書時只去派對,又開中途退學的耶魯舊生副總統切尼玩笑,說「自己因為有耶魯學位,就做了總統,切尼退學,就只能當副總統」。

馬里蘭扎記﹕董建華不壞

話說真正的主講嘉賓是特區政府駐美國總經貿專員唐志強,洋名Donald Tong,他到美國前應在民政事務局。負責發通知的,不知道有「唐志強」其人,大概以為凡是香港特首都世襲叫「Donald」,又以為董建華的姓氏是「Tong」,於是就宣布董建華來訪,通知了該校所有舊生網絡、鄰近所有香港圈子,鋪天蓋地的宣傳,驚動了不少美國頭面人物,包括該校校長。最後,他們只見到Donald Tong。

Kenneth Waltz教授:國際關係終身成就獎

今年獲致敬的兩人,分別是被視為新現實主義學派主要創始人的哥倫比亞大學教授Kenneth Waltz(時年86歲),和以軟權力理論聞名的哈佛大學教授Joseph Nye(今年也已73歲)。他們都是圈子內的明星,大家都是由他們的書當教科書讀起,甚至有與會者千里迢迢趕到這美國南部小鎮,並非為發表文章,而只是為了一睹他們的丰采。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