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拉圭香港:東方市的一國兩制

由於貨品免稅,物價又低,加上出入境不設關卡,每天都吸引大量巴西人前來購物,由衣服、玩具到電子產品如手機、電腦、相機等,應有盡有。雖然東方市沒有亮麗的裝潢,卻有實實際際的經濟功能,居然佔了全國GDP的60%,《福布斯》雜誌更曾一度將東方市與邁阿密、香港並列為「世界三大轉口港」。

巴基斯坦有多危險?

對這樣的國際形象,巴基斯坦朋友義憤填膺。他們常說,美國槍擊案其實更氾濫,無論是每年直接因槍擊案致死的人數,還是校園屠殺式慘案的數目,都不會比巴基斯坦同類案件少,但就沒有哪些大國對美國發出旅遊警報。

大英帝國的一國兩制:毛里求斯隨筆

毛里求斯是英聯邦成員國,1968年獨立前的150年,都是英國殖民地,但碰口碰面的人,都說法語,電台也大都是法語節目。雖然英法都是政府接受的語言,路牌、告示也是雙語並重,但先法後英絕對是約定俗成。問當地人為何被英國殖民多年,卻說得一口流利法語,他們說本地土話是由法文變成,所以更有親切感。

冷岸群島無主化:極地的大國博弈

由於蘇聯也是《冷岸群島條約》簽署國之一,戰後莫斯科就充份利用條約的「利益均沾、權利平等」原則,大規模到群島,進行變相殖民。當時全島居民有大約四千人,其中俄羅斯人的數目比挪威人更多,佔了2/3,更建立了自己的殖民小鎮,開闢了不少礦場,最著名的是巴倫斯堡。

冷岸群島:北極特區的由來

任何來自締約國的公民,都可以免簽進入冷岸群島,而且毋需挪威政府的居住許可,也能在那裏常恆居住;來自締約國的公司,也可享有在群島的漁業、狩獵、採礦和其它商貿活動權益。上述活動需要遵守挪威相關法律,但假如挪威的法律歧視其他國家國民,卻是違反條約,所以挪威的行政管理頗為放任自流,高度克制。

荷屬聖馬丁:為甚麼還留在荷蘭王國?

由於它的地理位置是加勒比郵輪首選,而碼頭又在荷屬這一方,令荷屬聖馬丁逐漸變成一個服務郵輪客、賭場客、特別是美國客的疑似主題公園。不少各國居民因為荷屬聖馬丁的「主題公園」身份,也紛紛移居當地,令當地的國際化程度遠高於法屬的北部。1955年的荷屬聖馬丁只有2100人,今天多了出來的總人口是怎麼來的,他們怎樣看待「荷屬」這個身份,也就不難估計。

法屬聖馬丁的「升格」

對法屬聖馬丁而言,脫離瓜德羅普省、而不打算脫離法國,除了為了巴黎的資源,也是為了捍衛自身的身份認同。瓜德羅普島在加勒比海諸島中,是人口過四十萬的龐然大物,由非裔法國人主導,聖馬丁則依然吸引一些本土法國人移居,由於人口基數不多,反而保留了不少法式風情。

奧蘭群島自治的經濟誘因

芬蘭1995年加入歐盟時,奧蘭也進行了自己的公投,才通過加入,附加條件就是芬蘭入歐後的條款不適用於奧蘭,歐盟也予以准許。例如歐盟各成員國的增值稅(VAT)並不適用於奧蘭,所以經奧蘭來往瑞典和芬蘭的郵輪,就全部享有另一稅率,這是奧蘭維持其船運業的重要憑藉。

芬蘭一國兩制:奧蘭群島背後的外國勢力

奧蘭群島位於波羅的海入海口,鄰近芬蘭本土、但同樣接近瑞典,面積1,580平方公里,約相等於1.5個香港,人口則比香港的一個大型屋村還要少,只有不足三萬人。奧蘭群島島上有一個「和平研究所」,研究奧蘭群島「一國兩制」的成功模式,能否對其他地方有啟示,然而奧蘭的成功,很大程度上是大國博弈製造的緩衝區,並非自身的能奈。要是忽略這一點,很容易見樹不見林。

砂勞越,那些講華語的人們

昔日有領袖帶領華人出走移民,建立社群,保全元氣,垂範中華,這種情懷,何其悲壯。我在砂勞越遇到不少說廣東話的老華僑,雖然早已落地生根,但依然心繫中國。我們在遠方聽見廣東話,自然十分親切。但馬來人有何感想,卻也不難想像。眼見一座座傳統中國舊式商鋪,在砂勞越依然正常營業,固然似是時光倒流,但也會擔心,究竟能維持多久。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