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鐵托時代:舌尖上的南斯拉夫

執筆時身在貝爾格萊德,深夜總是餓,巴爾幹的回憶卻是伴隨味覺滲出來。曾經寫了不少回憶南斯拉夫強人鐵托的文章,那時候的南斯拉夫人吃什麼,同樣值得重溫。巴爾幹半島一直是東西交匯點,同時佈滿奧匈帝國和額圖曼帝國的特色,雖然論講究,南斯拉夫的食物比不上法國和意大利,但在鐵托管治期間,南斯拉夫人和其他鐵幕國家的同志完全不同,過著小資生活,連帶飲食文化,也別具韻味。

[#授權轉載] 一個在港日本料理職人的故事

直到 2014 年,小美和基斯都沒有忘記當日的諾言,經過一番艱苦奮鬥,他們的設計工作室生意越做越好,幾年間攢下來的錢,終於足夠讓他們兌現承諾了!那個別人聽起來只似開玩笑的承諾,他們竟認真地實踐起來!為了讓糸田師傅可以專心一意創作料理,做自己喜歡做的事,兩口子還包辦了一切繁雜的行政和財政工作。店子以私房菜形式營業,只做熟客生意,確保來客都是懂得欣賞正宗京都菜的人。他們關心的不只是一份料理、一間餐廳的存續,更多是一個人的人生。

Glocalization:格魯吉亞湯包與小籠包

格魯吉亞在一般華人心目中可能默默無聞,但作為完全倒向西方、更曾和俄羅斯開戰的前蘇聯國家,它一直是國際關係熱點。近年格魯吉亞也漸漸被港人認識,主因自然不是國際關係,而是當地積極向全球推介號稱有八千年歷史、售賣盛在特色陶罐內的葡萄酒,令不少國際美食節都開始出現格魯吉亞攤檔。筆者年前曾到格魯吉亞,對格魯吉亞湯包「khinkali」的印象反而更深,因為這可謂學者David Held演繹的第一代全球化:「稀薄全球化時代」(Thin Globalization)的典型產品。

會計師轉行烘焙師的法式甜夢

6年前,因熱愛法式甜品而辭掉會計師厚職到倫敦藍帶廚藝學校(Le Cordon Bleu)進修一年。由開設網上店到與城中頂尖精品咖啡店Knockbox合作,到現在開設自家甜品小店J’aime bien Patisserie,她都秉承法式甜品精神,講究層次、賣相、材料,以至手工。她打破了一般人對事業路徑的想像,把興趣變為事業,找出屬於自己的甜品路、知音人。

新加坡「禁酒令」的真相

官方民調顯示,高達八成新加坡人支持此法令。事實上,無論在新加坡酒吧、會所還是私人派對,酒精依然從不或缺,一切毫無影響,往往只有外來者錯用神。

超越民族主義:鐵托酒

鐵托先是受人尊祟、繼而漸被遺忘,多少令人感慨超越狹隘民族主義的實驗,原來是那麼脆弱和虛幻,只留下這一瓶鐵托酒,默默訴說一切。

「公元3000年100大人物」的上榜廚師

哈特塑造的「巫吉吉」躋身一千年後的「影響世界100人」之列,固然反映出今人對未來世界的善良展望,相信在生命可能永恆的世界,追求美食一類享受的重要性,足以取代現在對名畫、音樂的肯定,成為藝術的主流,也相信科技能持續提高生活質素。同時作者把巫吉吉設定為非洲人,也是對非洲未來走回國際政治主流的肯定,相信今天西方眼中的邊緣文化,終會得到平起平坐的地位。

婆娑:台灣法式咖啡館的香港老闆

「我們一直認為台灣有民主選舉和政黨輪替,這是香港人所羨慕的事情。但漸漸發現,台灣現有的社會體制和民主社會並不匹配,缺乏一套嚴謹的社會和法治制度配合,往往倚重人治。這和大陸不無二樣,都是講求關係和『踩線』。」

在日本品嚐法式料理

在日本遇上一位香港朋友,她在一所著名法式烹調學院工作,深感「法國料理」這品牌,在日本不止高檔,還具有難以名狀的文化優越感。想起上次在日本外交部接待的考察團,不少官方晚宴都安排在法式餐廳、而不是日本料理,有同伴以為日本飲食界如此崇法,不過有如中國崇洋。但再觀察下來,卻發現背後的原因,並不簡單。

米芝蓮摘星奇緣

面對來勢洶洶的印度美食文化「入侵」,英國社會不僅不抗拒,反而有意將之吸納,構建一種新的跨界身份認同。炸魚薯條的「最受歡迎英國快餐」地位,已讓位於針對英國口味改良的印度咖喱chicken tikka masala,而這卻是印度本土不會吃的變種,所以也是「Made in England」。源自印度的「芒果乳酪」逐漸成為英國的主流點心,但被作為咖啡或茶的配套,產生了全然不同的文化效果,所以也是「英國化」成功案例。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