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探白朗:福比利大宅謀殺案》:如何令Agatha Christie在地化?

我們必須了解這背景,才能領會電影中女看護的代表性。她來自拉丁美洲,母親以非法入境身份逾期居留,根據特朗普政府的施政,理應一早遣返,而女看護總是投鼠忌器,就是因為有這個家庭包袱。與此同時,她努力工作,不顧富豪家人的白眼,乃至不求回報,卻正是昔日美國新移民的核心價值所在,最終天降橫財,充滿象徵意義。富豪本人也是白手興家的樣板,靠的是寫小說,反映「天生我材必有用」的美國精神,所以他能欣賞女看護,從中看到自己的過去,作為一種傳承。不像他的親生兒女,已經充滿暴發戶心態,口頭上可能也會說一些平權輕語,作為爐邊夜話內容,實際上對新移民、少數族裔充滿歧視。不同家族成員都搞不清楚究竟女看護來自哪一個國家,說過古巴、巴拉圭、墨西哥……,卻虛偽的說當她是「家人」一樣看待,可見一斑。到了最後,誰得誰失,電影說的是一個家庭,美國觀眾看到的卻是一個國家,叫好叫座而不失落地,大概正源於此。

特區政府的夢囈:異哉「香港國際地位與美國無關論」

要是美國這條法案只是紙老虎,中國外交部又怎會如此激烈回應?美國月前才通過《維吾爾人權政策法》,中國自然也高調譴責,但力度全然不同,怎會事出無因?特區政府官員照單全收政治正確答案前,是否也可以考慮加入common sense在官方論述,去遷就香港人早已開竅的國際視野?

如何閱讀五眼聯盟的香港共諜案?

但和美國相比,這些盟國對中國經濟的依賴更大,純粹為「香港人權與民主」立法的誘因更小,這涉及國際關係的現實,心照不宣。但假如立法和國家安全掛鉤,動機就大得多。這些國家陸續爆出中國利用香港從事特務行為,甚至是顛覆本國的情報中樞,無疑是合理化立法的契機:要不是各國承認香港的特殊地位,中國要利用香港從事諜報活動,還不容易。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與恨,從現象看本質,香港在世界的角色,正處於大變革之中,震撼恐怕陸續有來。

鄧炳強效應:《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參議院火速通過的背後

經此一役,美國朝野半推半就,終於統一口徑,包括麥康內爾在內的所有人,幾乎一致研判香港此刻亂象的Root Cause,在於北京破壞「一國兩制」,而不在於抗爭者使用的方式。這論述,在香港明白事理的人眼中是Common Sense,但在中國官媒全力啟動下,歪理畢竟困惑了一些人;美方的態度,對全球認清楚運動本質,有一槌定音的功效。由於美國國內存在複雜的利益集團、板塊計算、中國游說小組,「一致定性」,比法案通過本身更難達到,而現在卻達到了。假如沒有香港特區政府的神助攻,這根本不可能出現,正是福兮禍之所安。

華盛頓,那些心痛香港的舊朋友們-美國參議院《香港民主與人權法案》通過前夕隨筆

假如他們能利用這機遇,建立屬於自己世代的全球網絡,和各國up-and-coming一代識於微時,配合截然不同的國際環境,綻放的無限潛能和榮光,或能令香港人成就解鎖。即使是不同意這條法案的朋友,當串連到背後成事的全方位立體圖像,相信也很難否定:萬物盈虧,自有其道,物極必反,當中國要打破一國兩制高度自治的原有微妙平衡,在香港實施「全面管治權」,公道自在國際人心,蝴蝶效應下,看,這卻真是催生了一場全球範圍的「時代革命」。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