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uTV《404異國二域》訪問

今年,他們推出第2輯《 404之異國二域 》,走訪了世界上7個「一國兩制」的自治區案例,當中包括芬蘭的奧蘭、挪威的斯瓦爾巴、荷蘭的聖馬丁、英國的蒙塞拉特、英國的薩克、德國的布辛根及美國的北馬里亞納群島。有些地區擁有不同程度的自治權,部分更擁有自己的稅制、貨幣、郵票和網域等。我有幸成為是次節目主持之一,並擔任學術顧問,與另外兩位主持楊偲泳及岑樂怡探討這7個城市的歷史、文化背景和脈絡如何成就今天的「二域」,當中涉及社會和政治議題,以至大國博弈等的國際關係。

摩門教洋演員布偉傑

「當時教會安排我到波士頓傳教,被分配服務當地的柬埔寨難民,所以好快學了我第二個語言──柬埔寨語。之後,回到猶他州準備讀書時就認識了一個香港女朋友,我們很快便結了婚,一起讀書,也生了一個孩子。在她畢業後,我就跟她來到香港生活。」

喬寶寶漂流記

「當時我太太放棄印度籍,申請中國籍和辦理特區護照被拒,令我思考下一代前途問題。我們喜歡香港,也積極融入本地社會,學習文化和語言,但制度不接納我們,於是萌生移民念頭,為老婆和下一代取得英國居留權。這就如我祖父一代由印度到上海,再到香港生活一樣,希望家人有一個安樂窩,擁有自己的國籍。」

沙特混血歌手Pamela Tang

生於香港,具有沙地血統,長於英國,操流利廣東話,她國際化的背景無不令身邊人好奇。擁有多重文化背景,相信她定會對香港有一番不一樣的觀察。

廣東話Rapper MastaMic

「我中學時期比較反叛,中六時被踢出校,家中對此事很憤怒,自此離家開始獨立生活,當然,現時大家關係已改善了。當時一般認為文科較有前途的出路就是修讀法律,因此,便選擇主修法律,由大學一年級開始,我便成為武漢大學一個『傳說』,一個香港學生長頭髮及腰,不上課,宿舍中不時有音樂傳出。」

鍾氏兄弟:Glocal爵士樂

「這首歌的創作概念,就是在世界各地找不同有特色的音樂人來參與,他們負責的部分,都是本身最擅長的項目。例如台灣的林生祥用客家話唱一段;夏威夷的Daniel Ho負責彈Ukulele,他還是格林美獎得主;還有曾經在Michael Jackson的Man in the Mirror 裏編寫和聲的音樂大師Andraé Crouch…… 構思不單是Global 或Local的概念,而是結合兩者的『Glocal』。」

謝安琪:「悟入歧途」的天后

「我一直強調我喜歡廣東歌,希望以母語去表達自己。我不是要爭取任何光環,但認為我作為歌手有責任承擔社會責任,但過程中面對很多壓力,路愈走愈窄,甚至窄到如鋼線一般。」

龔志成:推動街頭混搭音樂會

「在這7年間,我們向政府和馬會申請資助,舉行了近300場免費街頭音樂表演,也向不同政府部門申請牌照,並在公共空間舉行免費音樂會,與普羅大眾分享音樂。」

本地薑鋼琴家黃家正

「到外國留學選擇學習音樂時,大部分人都承受着一定的風險和感到迷惘,因為他們在畢業後難以找到工作,而成為樂團樂手的競爭很大,幾乎200人競爭一個職位。相反,對音樂人而言,香港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地方,我有不少朋友即使大學並非主修音樂,但憑着教授鋼琴也能在香港置業。」

真.香港人河國榮

「有一個很簡單的問題就能分辨他們的想法,就是“Where do you live in Hong Kong?”,他們大多會答“ I live in Hong Kong.” 或 “I am living in Hong Kong.”。雖然兩者之間只有微小的分別,但前者可視之為香港是長期居住的地方,後者則是短暫停留。我相信香港是我終老的地方,即使發生巨變,有九成機會我仍留在香港,我是真的喜歡香港。」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