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奧政治:薩拉熱窩與納粹

以蘇聯為首的共產陣營雖然杯葛洛杉磯奧運,以報復西方集體杯葛莫斯科奧運,但又要令薩拉熱窩冬奧搞得有聲有色;南斯拉夫雖然和蘇聯不和,但畢竟是社會主義國家,而且希望告訴世人,沒有了強人鐵托(鐵托於1980年病逝),依然一切如常,對這場冬奧也份外注視。

冬奧政治:索契往事

索契冬奧舉行之時,普京卻另有聲東擊西的盤算:閉幕禮舉行後四日,俄國軍隊就開入當時還是烏克蘭領土的克里米亞,宣示了俄羅斯的「全方位實力」。國際奧委會感到被利用了,自此對俄羅斯更加嚴謹,俄羅斯選手被揭發大規模服用禁藥,多名俄羅斯選手被停賽,其他選手也只可以用個人名義參加平昌冬奧。

愛國論爭:特朗普Vs美式足球聯盟

他們整理NFL1998-2007年間的NFL新人選秀時,評論員對四分衛球員(一個美式足球的關鍵位置)的評語,發現黑人球員大多被形容為「體能良好、但欠缺心理質素」,白人球員則剛好相反。須知參加新人選秀前,這些球員已經參與過競爭激列的大學聯賽,「體能好、欠心理質素」的球員,在大學聯賽也不易生存,若說非裔球員都是如此,未免難以令人信服。

欖球霸主斐濟,受惠香港軟實力?

「香港七人欖球是斐濟欖球隊首項參加的國際賽,國民很重視香港站賽事,因為他們首次在電台及電視看到是香港站的比賽,故很多斐濟人會儲蓄一年錢來港比賽,另外,賽事設有10萬美元的冠軍獎金,對他們來說,這相等於一年的薪金,可是很大筆的金錢,這些都成了他們在香港站表現特別出色的原因。」

英國華威大學划艇隊的裸體月曆

其實,裸體運動背後,還有一個不能言明的面向:從華威大學生裸體月曆可見,「賣點」除了裸體,還有階級。這就像早前為肌肉萎縮性側面硬化病(ALS)患者籌款的「冰桶大挑戰」,賣點除了冰桶,更是參與其中的人。一般街坊向自己淋水,是沒有任何人關注的,但名人、特別是老闆富豪才俊淋水,卻充滿話題性。

摔角手與美國政治:由特朗普談起

傳奇摔角選手Jesse Ventura,就是從摔角場轉戰政壇的代表人物。他本名James George Janos,是越戰老兵,退役後從事職業摔角十年,是 WWE 一代明星,稱為「Jesse the Body Ventura」。他在1991年步入政壇,首先在明尼蘇達州布魯克林公園市做了四年市長,之後以第三黨派「改革黨」候選人身份競選明尼蘇達州州長,爆大冷成功當選,因為從用身體改為用腦,稱號也變成「Jesse the Mind Ventura」,今年還曾放風,要代表第三黨選總統。

東京奧運的動漫:日本軟實力再思

這次叮噹與大雄、靜宜等追逐奧運「日之丸」的情形,瀰漫主角識於微時的感情,正是奧運友誼、團結的象徵;叮噹從百寶袋掏出的道具,既是成功傳遞「日之丸」的關鍵,也反映2020年東京奧運主打的科技要素,基本上,整個東京奧運足以成為一集叮噹大長篇電影。

科索沃首面奧運金牌的劃時代意義

到科索沃申請加入 IOC 時,塞爾維亞的抗議,早已雷聲大雨點小,和中國政府強烈打壓台灣國際生存空間的能力和決心,不可同日而語。加上塞爾維亞自己曾因違反聯合國決議,而在1992年受國際制裁、無緣參與巴塞羅那奧運,為避免再次製造民族矛盾,決定不對科索沃的 IOC 身份提出正式抗議,只表達口頭不滿。

奧運難民隊、難民國:新型國際關係的未來

有了里約奧運的難民隊先例,各種非國家身份隊伍參加奧運的可能性越來越高,這可以是一發不可收拾的範式轉移。例如那些希望獨立的地區,一直希望以獨立身分參與奧運,假如他們不願意代表所在國參賽、而又找到能被理順的難民身份(有專業律師協助並不困難),甚至乾脆加入難民隊,也可以成為迂迴宣揚獨立意識的平台。

基里巴斯奧運舉重手的開心舞背後

來自太平洋島國基里巴斯的舉重選手David Katoatau雖然沒有獎牌,卻得到不少媒體關注:每次比賽結束,他都在媒體面前大跳自創舞姿的「開心舞」,他解釋背後用意是「提醒人們關注基里巴斯即將被淹沒的事實」。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