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郵票上的香港x國際關係」郵展介紹

由facebook專頁萬國郵政主辦的「郵票上的香港與國際關係」展覽,國際關係研究學者沈旭暉說建立專頁是希望「推廣集郵這日漸式微的興趣,弘揚國際關係只是枝葉」,讓集郵像唱片、攝影、咖啡成為復刻潮流。不過他仍認為「香港作為國際都會,不少郵票和郵政歷史都體現了由英屬港口到中國特區的轉變和特色」。

回歸Vs獨立:埃塞俄比亞Vs厄立特里亞

二戰後厄立特里亞爭取獨立,埃塞俄比亞卻認為厄立特里亞應該「回歸」,結果 1950 年聯合國決定厄立特里亞跟埃塞俄比亞組成聯邦。聯邦成立後,埃塞俄比亞利用語言政策、限制言論自由、財政和經濟操控等等方式,壓制厄立特里亞的主體意識和削弱聯邦意義。這舉動引起厄立特里亞人反抗,引發 1962 年埃塞俄比亞強硬取締厄立特里亞的獨立運動,終止聯邦制,把厄立特里亞「回歸」為行省。「回歸」後的「受壓迫者」角色,使厄立特里亞人的身份認同更趨堅定。

花地瑪聖母顯靈100週年

當時正在非洲殖民地血戰連年的葡萄牙宗主國,仍堅持在這些非洲土地上發行「花地瑪系列」郵票。如今回望,這些生於 1967 年的安哥拉(Angola)、佛德角(Cabo Verde)郵票,卻活像「薩拉查皇朝」的孤臣與遺民,向我們無聲展現那個「五百年海洋帝國」的最後存在感。

福克蘭群島郵票戰

1982 年福克蘭群島戰爭期間,阿根廷軍事佔領福克蘭群島。為宣示主權,阿根廷廢除了英屬福克蘭群島郵票,改為使用阿根廷本國的郵票,並在上面加蓋「Las Malvinas Son Argentinas」,意思即是「馬爾維納斯群島是屬於阿根廷的」,馬爾維納斯群島是阿根廷對福克蘭群島的稱呼。不過,阿根廷不久就戰敗,這枚郵票又隨即被停用。

利比亞郵票的前世今生

1969 年 9 月,卡達菲推翻伊德里斯統治的利比亞王國,建立阿拉伯利比亞共和國,後來的郵票,自然經常以卡達菲本人的肖像為主題。圖中是 1985 年,利比亞為慶祝 16 年前的 9 月革命發行的紀念郵票。值得一提的是,由於卡達菲深信伊斯蘭教,因此他將利比亞國旗、國徽都改成伊斯蘭教常用的綠色。這款郵票的主色,因此也是綠色。

郵票上的墨索里尼——由強人到失敗者

墨索里尼在德國支持下繼續維持統治,意大利社會共和國早期,使用的意大利王國舊有的郵票,並在上面加印文字,下圖左方郵票是在意大利國王郵票上加印象徵法西斯主義的束棒(fasces),和意大利社會共和國國名而成;而正中間的郵票則以空軍郵票,再在其上加印「Everything and Everyone for Victory」而成。至於右方郵票則是 1944 年意大利社會共和國發行的郵票,郵票以羅馬神話中的神衹為主題,手執象徵法西斯主義的束棒,當時的郵票而不會再用墨索里尼的肖像作主題。

訪問萬國郵政團隊

「在歐洲方面,無論北歐國家、荷蘭和德國等地都積極投入在平面設計,然而香港的郵票設計諮詢委員會保守態度使這方面上發展困難。而衡量郵票質量,除了設計,也要考慮印刷和紙張品質。香港郵政署以投標方式邀請印刷廠入標,由於預算所限,因此印刷和紙張質量亦有其限制,郵票質量與郵政署的預算有直接關係。」

雞年特備:法國與高盧雄雞

現時,法國國家足球隊、法國足協、法國欖球隊均以高盧雄雞為象徵,下圖為法國於 1982 年發行,紀念當年世界盃的郵票,左上角即有法國足協的雄雞標誌。

香港、砂勞越開埠百年紀念票:同一起點,不同結局

戰後世界,滄海桑田,砂勞越王恢復統治後不久,意興闌珊,就把國家交予英國,成為英國正式殖民地,後來再併入馬來西亞。香港經過短暫國際角力,國共兩軍都沒有奪取,也就回歸到英國管治,儘管戰時被囚禁的港督楊慕琦復職後提出了大膽的民主化方案,但因為不合英國大戰略,而被擱置。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