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學神劇《黑鏡》的蟑螂

當街頭衝突無日無之,對香港的社會將產生怎樣的深遠影響,抗爭者爭取的是甚麼,一個負責任的政府必須在乎,而不是單純以「蟑螂」視之,作為對被稱「警犬」的以眼還眼。何況,我們現時可能處於人類歷史上對激進動作最熟悉的階段,從電視、電影,進化到人手一機的網絡時代,這是從前人類不可能理解。結果我們在電影、電視、動漫、電玩,接觸到大量暴力,這已成為日常生活一部份;正如當抗爭變成日常,警民衝突連續在人人的手機中放送兩個月、而且可能無了期持續下去,不論陣營,結果都是對視覺上、認識上,習以為常。暴力的強度,因為看得太多而被稀釋。雖然現代人較少直接實踐暴力,香港人也以「和理非」聞名,但在各種力量拉扯、政府失效之時,假如這樣下去,警察和示威者都只能越來越依賴武力,可謂香港百年未有之大變局。

政府為何落後200年:去中心化的網民三大法寶, 與全球社運年代

雖然「去中心化」、「分散式」這類名詞,或會令人聯想到「各自為政、力量分散」等負面畫面,但事實上在新範式裡,基層個體的參與感,比起以往的菁英大台代議模式,要來得更強烈。示威港人的熱情可以持續超過兩個月,多少說明科技已帶來權力(包括傳統反對派的權力)解構,但此後人類未必就此離散,而是可能用另一個方式更緊密地組織起來,無論是甚麼立場、甚麼理念的朋友,都必須學習適應,因為舊時代早已一去不返。再回看政府的回應、決策模式,依然是19世紀的層層上報、小圈子同溫層「討論」、然後層層下壓、以「必須絕對忠誠」施加壓力、把一切訴諸幕後黑手和外國勢力,雙方的時空差異,無論你持甚麼立場,都令人目瞪口呆。

「長輩圖」的前世今生與政治動員

但我們也不得不正視,長輩圖也是Fake News溫床。例如香港不久前,發生沙田新城市廣場的警民衝突,在長輩群組中就有大量圖片,指有警員被夾斷手指,配上的斷指圖,卻是來自2015年台灣一宗新聞的圖片。同樣透過長輩圖形式發放的,也包括一些偽科學,例如誇大疫苗的副作用,或食鹽可以防輻射等。在政治爭議劇烈的時候,「政治長輩圖」成為各大陣營的宣傳機器,由於科學或有客觀標準,政治卻很難「Fact Check」,要動員仇恨甚至不需要一個群組,只是一張低像素圖片,就能完成。結果,很多偏見在政治長輩圖的日積月累中形成,這對社會兩極化的影響,可能比年輕網民的潛規則更明顯。每次家中長輩傳來長輩圖,然後根據一段fake news質問這質問那,我都感到予慾無言,平行時空的固化,亦是難以逃避。

挑戰TVB?Channel化的主流媒體

至於在歐美,已經有網民醞釀「下一代」的新聞機制,例如SnipCoin和Dnn.media。據一些調查發現,美國網民在超過6成,都是在社交媒體上看新聞,但這也導致一兩間商業公司的演算法,左右了何謂真相或熱門新聞。新聞一旦「裝嵌」入中心化的區塊鏈世界,權力就會進一步分散,單一持份者或金主決定「甚麼是好新聞」的難度,將會越來越高,這也是我們在未來的共同挑戰。

由中俄政策談起:作為「公海」的互聯網與「科技冷戰」

中美貿易戰爆發不久,就牽涉到實質上的高科技問題,而被冠以「科技冷戰」之名。不少人認為科技問題源於經濟問題,例如美方對中興、華為等公司的禁令,但事實上,中國在互聯網領域也希望「大有為」,有關的建設,已鋪陳了很多年。香港因為歷史上的特殊角色,一直較少面對審查,對香港人來說,互聯網代表開放、全球化和無國界。但中國官方多年來奉行「有中國特色」的網絡觀,在數字時代全面來臨之前,就建立了「防火長城」,到近年再將這套治理總結為「網絡主權論」。中國的互聯網治理,無疑與一般理解「網絡就是公海」的理念相違背。美國對中國的中國科技制裁力度之大,似乎也指向中國獨特的互聯網體制。

「讀博害人論」的虛與實

我們希望出現的是一個變革:能令讀博回到初心,讓博士、準博士們得到追求知識的烏托邦,同時又能令他們擁有其他謀生技能,不用永遠在小圈子塘水滾塘魚。整個教育制度,隨著共享經濟、人工智能、網絡學堂等出現,早已走到變革前的懸崖。究竟我們是跳下去、還是跳過去,需要世界各地朋友的共同回應。本書面世適逢其時,揭開了新生代博士掙扎求存的一面,卻是為世界探討這議題的同道出一分力,功德無量。

《蜘蛛俠:決戰千里》:當未來學化成現實

假如未來連我們自以為看到、感覺到的,乃至深層記憶,都可以被科技製造出來,世上就再無「真」「偽」。但我們必須了解的是,對不少人來說,這卻是佳音:反正改變不了現實,倒不如用自己的方式製造「事實」,然後活在其中,和其他世界永遠處於平行時空,再也不用「connect」、溝通和銜接,恰如古代仙劍小說的掌中世界──這難道不比永遠活在不能改變的「現實」更快樂?由是觀之,《蜘蛛俠》讓古代神話維持在未來的角色,確是神來之筆。

「後真相」Vs「謊言」

在「後真相時代」,要做一個KOL是相對簡單的,無論左中右、喜歡咖啡或茶,只要鎖定自己的受眾就是。但要經營一個體系、企業,就困難得多。要領導一個政府,而希望真正「凝聚共識」、「大和解」,無論在哪裏,政體是民主還是威權,都絕不可能。完。

當人類與機械人不再存在界線:回歸本我

或許,就如同故事中瑞德所說:「一切都是真的,每一個人曾經有過的想法都是真的。」是人、是機械人、甚至賽博格(Cyborg),其實都不已經重點,重要的是你覺得自己是什麼?相信什麼?怎麼看待世界?如何面對自己?在未來的世界裡,或許這才是最重要的。

反正我是信了:美國網絡陰謀論機器Infowars為何越做越紅?

Infowars的崛起,從來都是因為人性加上科技催化。無論受多少教育,立場先行是人性不變的傾向:人接收資訊,總是傾向抱著預設立場,再去尋求相近的資訊,去證明自己站在歷史正確一面。社交網絡令網絡的時間流動得更快,資訊爆炸,網民開始有FOMO (Fear of Missing Out)的恐懼。為了參與討論、刷存在感、在小團體裡找到共同話題,他們會參與消息轉發。但網絡時間被極限壓縮,沒人有能力對每一個訊息做尋根究底的fact check,最終轉發並相信有結論、完滿解答一切的陰謀論,是合乎時間成本和人性的表現;未能證偽的東西,就是「有可能」。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