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終結論2.0:福山的「歷史很久也不會終結論」

福山在《我們的後人類未來》強調,當人類漸漸掌握改造自身的能力,令自己獲得更長的壽命、智力、戰鬥力,自然令人類社會的「基礎原子」(即人類本身)獲得強化,然後這些「原子」組成的社會、組織、經濟、文化、政治等,也早晚會被同一技術傾覆。例如生物技術馬上就會改變戰爭模式,細菌戰、人機互動武器、強化骨骼、神接增強等都會很容易出現,未來我們甚至可能看見通過改動基因製造沒有「感情妨礙」的「士兵人種」,或以大量生產的方式製造廉價士兵,以降低發動地面戰的成本。這令人想到電影《22世統殺人網絡》,就出現了主角可以在程式世界「下載」功夫大全、直昇機操作方法等技術,即各種兵法、軍事學甚至臨場反應,都可以現成下載和大量散佈,學習成本減到近乎零。這些還只是生物科技的範疇,如果加上AI、雲數據等,整個未來革命,更一發不可收拾。

華為案未來學:大國地位與5G霸權

5G則是比4G更進一步的第五代行動通訊技術,由2016年的聖地牙哥3GPP會議訂下標準,定點網速可達10Gbps,數據延遲比4G更低,即終端和網絡另一邊幾可實現同步。這種「網絡基建」,將開啟各種需要大量數據、低延遲率的程式應用,例如「物聯網」和「智慧城市」。這些概念雖已存在,但在4G世界,依然未能普及,要是城市的汽車、公共設施、電器、閉路電視都智能化,於現有網絡環境下,亦不容易傳送和運算。但5G普及之後就不一樣,例如汽車的自動導航,一旦有了5G環境的低延遲率,除了更精確,亦能減少意外。推而廣之,當整個城市的道路系統都可以實時傳達,就能夠中央調控。例如南韓的SK電信與當地政府合作,試行了運用5G網路導航的兩部汽車,結果在兩公里的測試路程,汽車可做到與網絡系統實時同步,收發關於路面情況和交通系統的大數據,以調節路線,還可以躲避突然出現的障礙物。這公司表示,未來可以將道路上所有汽車連接起來,將來的交通系統就是一個網絡,而不需要交通燈,也逐漸無須人手駕駛,就像無數前瞻未來的電影那樣。

人工智能與「大君主時代」

當人類習慣了這樣的社會模式,日常生活需要操心的,會變得十分有限,因為大選擇都已用不著人力操勞,剩下的選擇不過是到沖繩還是首爾、食魚蛋還是壽司。再到了人工智能發展為「超人工智能」,完全掌控社會,管理者就會成為「仁慈的獨裁者」,徹底控制一切人類福祉,甚或把一般人類當作寵物飼養,成為動物園管理員。到了極致,也不能排除超人工智能得出人類只會浪費資源的結論,請願淘汰人類,而自居為「傳承」人類文明的接班人。

後真相時代教室:刻意錯誤的藝術

假如我們還是覺得這策略很遙遠,只要看回自己的社交媒體,也能明白一二。根據演算法,一個帖子得到越多回應,就越容易被其他人看見,但要吸引一般網民留言的內容,很難不是情緒主導,結果哪怕是大量負評,在演算式下,也是「否定的肯定」,屬於炒熱議題所必須。政客現在為了設定議題,根本不會提出四平八穩、具可操作性的建議,只會思考sound bite怎樣適應演算式,去吸引支持者和反對者回應。與此同理,一篇文章假如有錯別字,能吸引網民當「認字特警」,在演算式下,那也是令議題炒熱的方式之一。究竟甚麼是「對錯」、甚麼是「真相」,在這個世代,早已變得模糊了。

「生命3.0」:人工智能如何改造人類未來

然而我們在「生命2.0」階段,仍無法完全超越肉體和生物性的限制,以鐵馬克的話說,就是雖然人類的「軟件」改變了,仍無法改變「硬件」。現在被接受為「主流」的種種規範、宗教、倫理、道德,都是為這個階段度身定造的。但直到出現他所言的「生命3.0」,人類可以依靠人工智能和科技發展,通過意識移轉、離開肉身而在不同空間傳遞,讓人的精神能逐漸脫離肉身,達至同時改變人類「軟件」和「硬件」的目的,那時候,新規範就必然出現。與此同時,若人工智能進一步發展為在智力和精神上超越人類、能用於廣泛層面的「超人工智能」,那不單是「人類」的定義,甚至連生命本身的形態,都會發生根本改變。這種改變不只是影響工作機會、產業發展等即時問題,更會徹底改變人類社會、生命本身的形態和存在方式。

未來國際語言:「你用錯filter嗎?」

一位年輕同事曾經很認真的對我說:我的Instagram「用錯filter」,某照片不應該使用Instagram內置的選擇,而要使用另一個app的高端filter,否則就像中英文文章出現文法錯誤;至於拍攝的角度、構圖的比例、表情的經緯度,固然不能隨意,也不能簡單應用普通攝影技巧,而必須配合Instagram「語言文法」,否則就像洋涇濱英語般可笑。我的即時反應是,我們作為小時候根本沒有互聯網的「網絡新移民」,能夠活學活用filter已經很不容易,但細想下,卻越來越發現,假如未來掌握不好這門新「語言」,真的就像百年前移民到美國的老華僑那樣,只能留在唐人街那裏繼續活動,繼續聽粵曲,繼續食燒味,活像平行時空。

人工智能機械人:東方可以,西方不可以?

伊藤穰一雖然承認日本人的世界觀比較「原始」,但也暗示正是這種原始,令他們心態更寬廣、更能接受科技的轉變。他說:「機械人一直以來都是日本人精神世界的一部分……我們日本人不僅毫不害怕我們的新機械人霸主,我們還有點期待它們的到來。」假如這真是事實,不只是對人工智能機械人,甚至是基因改造嬰兒,日本人和西方人之間的態度差異,也足以對未來國際秩序,構成根本影響。

恐怖谷理論的國際關係:為何我們恐懼擬真機械人?

然後,關於人工智能機械人是否應該有「人權」和「公民權」的爭議,恐怕也會隨之出現,其實現在已經初見苗頭,只是世人不察覺而已,因為Sophia居然已拿到沙特阿拉伯的「公民權」──當然,這只是沙特的宣傳,以鼓勵參與沙特「未來投資計劃」的Sophia生產商,從而希望吸引更多創科專才服務沙特,配合沙特的減低依賴石油的「改革開放」。但這類事情可一可再,假如有其他要另闢蹊徑的國家大規模給予人工智能機械人「公民權」,慢慢人類的倫理道德,就會不再一樣。

霍金的智慧:「基因改造新人類」對國際關係的衝擊

在人工智能、基因編輯、仿生機械人等技術相繼成真的當下,世界已進入「後人類主義」(Posthumanism)或「超人類主義」(Transhumanism)時代。關於「人類」的前設和定義,將會逐漸模糊和擴大,正如愛護動物的社運人士成功把狗在部份國家定義為「非人類人」,未來甚麼是「人類」,亦肯定被修正。就像「民主」最初只是希臘城邦內部的少數人權利,不過百多年前,美國、英國還不把黑奴當人類看待,未來的人造人、機械人是否擁有人權,亦可作如是觀。當人類跨過與上帝的鴻溝,沒有了宗教的防火牆,究竟會迎接怎樣的命運?

全球兩極化現象:由Facebook演算式談起

這是因為當演算式只顯示有限的公眾專頁資訊,只會更貼近每個用戶的意識形態度身訂造內容;從前一些相對中立的知識型內容,還可能出現在對公共事務有興趣的用戶的第二、第三選項,現在卻成為新演算式的犧牲對象。換句話說,對公共事務有興趣的人,只會看見更偏頗的單一資訊,他們和其他群組的距離,也是越來越遠,對自身的意識形態卻更為堅定。至於其他對公共事務本來略感興趣的正常人,在新演算式下,現在卻只會看見完全的衣食住行資訊,令社會除了出現極右、極左的對立,同也時出現「關心政治」和「討厭政治」之間的二元對立。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