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給巴爾:非洲足協最新成員

為何坦桑尼亞政府終於允許桑給巴爾足球自立門戶?桑給巴爾在過去半世紀,對「是否應該謀求獨立」一直爭辯,本地政治局勢深受「獨統」兩派影響。為了在桑給巴爾民眾中塑造「中央」的正面形象,坦桑尼亞政府開始改變策略,避免持續施壓,反而採用柔性手段,迎合當地對足球運動的熱情,甚至代桑給巴爾向 FIFA 、CAF遊說,這系列舉動讓桑給巴爾球迷感到非常親切。畢竟對當地人來說,「獨立」、「統一」都是虛的,本地球員有沒有獨立出場機會,才是實的。

冷岸群島無主化:極地的大國博弈

由於蘇聯也是《冷岸群島條約》簽署國之一,戰後莫斯科就充份利用條約的「利益均沾、權利平等」原則,大規模到群島,進行變相殖民。當時全島居民有大約四千人,其中俄羅斯人的數目比挪威人更多,佔了2/3,更建立了自己的殖民小鎮,開闢了不少礦場,最著名的是巴倫斯堡。

冷岸群島:北極特區的由來

任何來自締約國的公民,都可以免簽進入冷岸群島,而且毋需挪威政府的居住許可,也能在那裏常恆居住;來自締約國的公司,也可享有在群島的漁業、狩獵、採礦和其它商貿活動權益。上述活動需要遵守挪威相關法律,但假如挪威的法律歧視其他國家國民,卻是違反條約,所以挪威的行政管理頗為放任自流,高度克制。

荷屬聖馬丁:為甚麼還留在荷蘭王國?

由於它的地理位置是加勒比郵輪首選,而碼頭又在荷屬這一方,令荷屬聖馬丁逐漸變成一個服務郵輪客、賭場客、特別是美國客的疑似主題公園。不少各國居民因為荷屬聖馬丁的「主題公園」身份,也紛紛移居當地,令當地的國際化程度遠高於法屬的北部。1955年的荷屬聖馬丁只有2100人,今天多了出來的總人口是怎麼來的,他們怎樣看待「荷屬」這個身份,也就不難估計。

法屬聖馬丁的「升格」

對法屬聖馬丁而言,脫離瓜德羅普省、而不打算脫離法國,除了為了巴黎的資源,也是為了捍衛自身的身份認同。瓜德羅普島在加勒比海諸島中,是人口過四十萬的龐然大物,由非裔法國人主導,聖馬丁則依然吸引一些本土法國人移居,由於人口基數不多,反而保留了不少法式風情。

奧蘭群島自治的經濟誘因

芬蘭1995年加入歐盟時,奧蘭也進行了自己的公投,才通過加入,附加條件就是芬蘭入歐後的條款不適用於奧蘭,歐盟也予以准許。例如歐盟各成員國的增值稅(VAT)並不適用於奧蘭,所以經奧蘭來往瑞典和芬蘭的郵輪,就全部享有另一稅率,這是奧蘭維持其船運業的重要憑藉。

芬蘭一國兩制:奧蘭群島背後的外國勢力

奧蘭群島位於波羅的海入海口,鄰近芬蘭本土、但同樣接近瑞典,面積1,580平方公里,約相等於1.5個香港,人口則比香港的一個大型屋村還要少,只有不足三萬人。奧蘭群島島上有一個「和平研究所」,研究奧蘭群島「一國兩制」的成功模式,能否對其他地方有啟示,然而奧蘭的成功,很大程度上是大國博弈製造的緩衝區,並非自身的能奈。要是忽略這一點,很容易見樹不見林。

仰光迪洛瓦港:香港企業的國際視野

對緬甸而言,無論是迪洛瓦港、還是皎漂特區,都是「港口外交」環節之一。有趣的是,這兩個經濟特區分別位於中南部、西部,開發方分別代表了「國際標準」和「中國模式」。緬甸政府不讓和記同時建設港口和經濟特區,也不讓中資負責迪洛瓦港經濟特區(據說改革開放前,原是預了給中資的),而讓日本進駐,本身已經是一種平衡外交。

香港、砂勞越開埠百年紀念票:同一起點,不同結局

戰後世界,滄海桑田,砂勞越王恢復統治後不久,意興闌珊,就把國家交予英國,成為英國正式殖民地,後來再併入馬來西亞。香港經過短暫國際角力,國共兩軍都沒有奪取,也就回歸到英國管治,儘管戰時被囚禁的港督楊慕琦復職後提出了大膽的民主化方案,但因為不合英國大戰略,而被擱置。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