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女博士成為戰地Contractor

大學教授相比,這類「contractor」的社會資本也要豐富得多。由於無須有單一僱主,除了為西方基建、能源大企業服務,有時也會半義務性質的為國際基金會、慈善團體工作,調和一下心靈,於是國家領導人、財團領袖和叛軍,他們都會認識。而且罕有的在地求生本能,也會慢慢鍛鍊到,像從索馬利蘭走到恐怖份子大本營索馬里首都摩加迪沙,途中各方勢力佈滿check points,如何繞過主要check points、以免去不斷被濫收的買路錢,一旦被綁架時又如何應對,在哪些地方不能使用衛星通訊以免被成為目標,這些都是在危險地方工作久了,才能培養的「common sense」。忽然想起剛在飛機上看過的電影《第一眼戰線》,講述傳奇獨眼女戰地記者的一生,面前這一位,不正是活生生的樣板?再想起認識的香港前輩何醫生,晚年才在沒有專業訓練下入行,卻晚節不保,更絕欷歔。經常有朋友、讀者問,讀了國際關係可以幹什麼,其實每人的生命是否過得精彩,都是自己掌握的。

國際關係平行時空:《仁妻》x《無雙》

說這些,自然並非單純要談電影,而是希望解釋在這個互聯網年代,每個人的雙重身份都越來越明顯,但終極曝光的一幕,也是所有人心底的恐懼。早前本欄介紹過講述大數據的《每人都在說謊》一書,無數像《仁妻》、《無雙》那樣虛實交錯的真人,每天都在線上、線下不斷轉換角色,到了最後,究竟「現實生活」的自己是真實,還是自己「分靈體」在網絡的行為,更能反映心理的潛意識,已不能輕易分辨。為什麼東西方文學、電影越來越多作品有這樣的領悟,也可說是異曲同工。

明報專訪:轉型創未來 由國際關係學者進化未來學學者 沈旭暉與教授團隊推STEM教材

沈旭暉與三名港人創立的STEM公司Dr code,現時主要與學校合作,推出中小學及幼稚園課程,他們希望未來於本港設立多所學習中心,推廣STEM教育。創辦人之一廖詩颺表示,他們所推的新加坡STEM教育與坊間不同,由於不想幼童太早接觸平板電腦等電子工具,故特別設計紙牌遊戲或棋盤遊戲給幼童,讓他們透過玩耍學習邏輯思維、解難能力及計算科學。

Business Insider 訪問:【失戀商機】廣告界鬼才搞失戀旅行團,獲創投公司青睞融資780萬港元!

中大著名學者沈旭暉與創辦人Stephen是「皇仁師兄弟」,亦因此結識並一起策劃「失戀旅行團」,在他看來,「失戀」後人類增長的消費欲求,能衍生出一種新的商業模式。「失戀本身自己都是一個產業鏈,我失戀的過程可以係一分鐘,可以是一年,整個過程當中有起、承、轉、合,有它周邊的活動,就這是一個生態系統。失戀或愛情,它正回應大數據時代的產業,我們認為通過科技、應用程式、一些 網上數據,可以令以前我們要用人肉才可以達到的目標,變成一個可以用科技解決的人生問題。」

沉迷Facebook會影響世界觀嗎?

和傳統媒體相比,社交媒體的「涵化效應」很可能嚴重得多,因為社交媒體的演算式並非純粹人為,而是根據機械學習催生,本來人類已經有的習性,只會變本加厲,乃至被刻意放大,結果「每日一點負能量」一類專頁居然成為主流。而被影響的用戶,又會比傳統電視觀眾更少選擇權,因為根據網絡演算式,他們根本沒有機會看到其他內容;網絡同一內容的程度,例如色情暴力和荒誕陰謀論,又只會比Fox News一類媒體「去得更盡」。沈迷社交媒體的用戶,不但更可能支持戰爭,當網戰成了戰爭模式之一,更可能直接鼓吹、參與未來之戰,從而直接影響大局。那時候,我們可能發現「涵化理論1.0」的電視世界,已經相當溫和;「涵化理論」2.0的網絡世界,才是平行時空所在。

特朗普時代,重探列根的「星球大戰」計劃

換句話說,列根是真心希望一勞永逸的靠高科技戰勝蘇聯的軍事威脅,不過與此同時,星球大戰有份拖垮蘇聯資源,卻也是客觀事實。聯合國裁軍研究所資深研究員普迪維格 (Pavel Podvig)發現,蘇聯在星戰強勢推行的1983-85年,先後進行Kontakt、D-20、SK-1000等計劃,作為針對星戰、強化自身反衛星武器和導彈防禦能力的回應,間接了蘇聯領導層的主戰派得勢,但國內形勢卻開始嚴峻。戈爾巴喬夫上台後改開放改革,急於和美國進行裁減核武協商,部份也是對此回應。究竟特朗普提出建立「太空軍隊」純粹是要設定議題,讓中國等對手虛耗資源,還是真正要進行太空軍備競賽?參考列根的經驗,可能這卻根本是一個偽命題,因為兩者是沒有衝突的。

美朝峰會2.0:北韓的「女性主義外交工程」

據南韓外交界朋友所言,崔善姬在談判桌上的強項,就是利用自己的女性身份,強調自己是溫和派,但北韓溫和派「很難做」,因為內部強硬派眾多,所以請大家同情她的處境,好歹接受北韓條件,以免鷹派坐大云云。這種「暴露國家機密」的作風,初時確能令對手心生同情,但慢慢下來,黑臉白臉的遊戲,自然也為各國資深外交人員熟知。值得注意的是,在這次記者會,李永浩說了官方反駁後,最後是刻意交由崔善姬以女性身分作出「溫馨提示」:「我們的金委員長往後對這樣的朝美會談會不會失去了興趣,我有這樣的感覺」。這話如果由李永浩說出,變成了官方聲明,就失去了迴旋空間;但一旦變成一個女外交官的「個人」「憂慮」、「感覺」,完全符合她一直被賦予的角色,也維持了各自表述的外交彈性。

《潛行浩劫96小時》:俄羅斯潛艇大災難的背後

潛艇爆炸自然令俄羅斯顏面受損,但長遠而言,卻未嘗不是撥亂反正的契機。事發時,普京剛上台不久,並未有今天的強勢,由於他沒有即時離開渡假地方,回到首都指揮大局,受到國內媒體大量批評,也可算是個人面對的第一波危機。《潛行浩劫96小時》本來有普京的角色,但據說製片人擔心電影上映後會終身被俄羅斯情報局監控報復,而把角色刪除。其實普京的危機處理,可謂十分出色:他明白到事故對前線士氣、國民身份認同的打擊後,自此意識到加強PR的重要性,徹底和從前官僚形象劃清界線;更重要的是,事故給了他裏裏外外重組權力的契機。俄羅斯軍隊本來由蘇聯時代的老官僚把持,普京在事故後除了大舉改組軍隊、特別是北海艦隊領導人,國防部長也「被辭職」,接任人是普京親信、非現役軍官伊萬諾夫,打破了蘇俄國防部長是現役軍人的傳統,這些都是普京鞏固權力的舉措。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