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藍戰線:光復香港,你們才是最大贏家 (原裝詳細版)

「淺藍」之所以成為「淺藍」,並非對價值的追求不及「淺黃」,而是他們的崗位在現體制的最核心,一旦社會衝擊體制,不能避免的觸及他們的既得利益,因此必然先希望盡力在體制內扭轉,才會考慮其他選項。加上他們公開身份的種種不便,經常要飾演雙面人,鎂光燈下當建制派,私底下則判若兩人,也會出錢出力做實事;其實沒有這群有心人支撐,香港早就面目全非。

台灣可以從香港學習甚麼?:林鄭月娥破壞北京對台戰略部署之後

歷史沒有如果,但在平行時空,假如沒有林鄭月娥一意孤行,消費陳同佳在台灣殺人、強推逃犯條例,全面扭曲一國兩制,建立「新香港」的威權政體、警察國度、全面管治、全民篤灰的白色恐怖,可能今天在台灣慶祝勝算的已經是韓總統,國會議員也會出現大量非綠營中人,包括另一位(李翁)月娥,而當韓流消退,柯文哲已暗藍中立姿態和平接手,一切就無可挽回。北京對台經濟牌繼而全面啟動,台灣對中美貿易戰的機遇一律坐視不理,錯失強化對美關係的種種可能,單純接受北京接濟「發大財」(其實只限親共台商、也只是小財),印太戰略排除台灣在外;香港失去台灣作為地理後援,只能進一步融入中國大陸;台灣新生代不滿,也只以政治冷感回應,有能力的遠走他方;過了二十年,台灣就成為下一個香港。林鄭月娥對台灣,恩同再造。

《新加坡:非典型強權》中譯本合時面世

要在彈丸之地、小國寡民當中建構這個「非典型強權」,教育和兵役,是兩個重要的渠道。新加坡國民還是兒童時,就開始愛國教育,培養他們對新加坡國民身份的認同感,並將國民身份塑造成壓倒所有其他民族、宗教、文化身份的第一身份,對一個多民族國家而言,這是殊不容易的。而且新加坡毫無戰略縱深,萬一遭別國軍事侵略,其實完全無險可守,只能依靠美國、澳洲等盟友出兵解救。儘管如此,新加坡仍然實行強制服役制度,所有新加坡男子只要滿18歲,就會被徵召入伍兩年,箇中原因之一,自然是要培養他們不論是什麼種族,都要效忠國家的意志,其次也是訓練勇武意志。結果,新加坡政府一直以來,不斷努力地鞏固國民身份,總算讓新加坡免於因為種族矛盾而撕裂甚至瓦解,並可集中精力,繼續走只有這個港口城邦才能走下去的成功道路,假如這不算奇蹟,世上還有奇蹟可言嗎?

真香港人的九條路線:下一步,怎辦?

「仁者見仁、智者見智」,同一批表象,單純從現實主義看,只會像梁文道前輩那樣,越分析越宿命。但有危總有機,當我們把九條路線的成效、功能和表面分歧攤開來,不難發現,繼續兄弟爬山,依然共通點遠大於歧異點,而且隱隱然有一個積極的大棋局醞釀當中,給予真香港人可行的希望。你看到了什麼?

2019:海外香港人群體的轉捩點

目前有超過一百萬海外香港人,其中超過一半居住在加拿大,然後是美國、英國、台灣、澳洲等,已經具備了建構互助共同體的基礎。對中國而言,只要讓香港回到回顧初年一國兩制的初始狀態,這個和本地互通的海外香港人群體,也有百利而無一害,同樣是中國軟實力的一部份,就像2000年,海內外香港人紛紛自發協助北京申辦奧運一樣;但假如中港矛盾持續發酵對立,自然就是另一回事。

倫敦騷亂,與香港「獨立檢討委員會」,能比嗎?

總之,倫敦騷亂通過如此這般方法善後了,也是「不完美、可改善」,但橘越淮而枳,不等於香港可以依樣葫蘆;反之,世界各地絕大多數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的案例,甚至包括近日第三世界的蘇丹、伊拉克,卻不為特區政府考慮。這種選擇性應用國際關係的態度,對解決問題並無幫助,在民智大開的今日香港,也不可能蒙混過關。說到底,世界各地、古今中外,有沒有成立一個獨立調查委員會,也這麼吃力的先例呢?

英國大選攻略:法拉奇脫歐黨才是最大贏家?

為甚麼在工黨執政的地區參選,又不會造成「鎅票」效果,法拉奇是有精密分析的。他認為根據此刻民情,選民普遍假定保守黨執政的地方基本上都會保住,假如多了脫歐黨這個選擇,可能有不滿保守黨的脫歐選民投了過去,結果讓工黨漁人得利。但在工黨執政的地方,脫歐選民都有變天的意欲,更希望集中票源;而工黨內部也有脫歐派,他們基於和保守黨的世仇關係,不願意「含淚」投過去,但有了脫歐黨這個第三選擇,就心安理得宣示脫歐立場。最後,不少工黨歷史根據地都變天,例如工業重鎮新特蘭,參看數據,保守黨的得票增幅並不多,只是工黨跌票甚多,不少都到了脫歐黨。最後結果,脫歐黨只有總得票的2%,候選人全軍覆沒,但法拉奇心願達成,而且獲得脫歐派選民「顧全大局」的高度尊重,依然是最大贏家。而這樣的結果,對世界各地的「鎅票論」,也有深刻啟示。

《神探白朗:福比利大宅謀殺案》:如何令Agatha Christie在地化?

我們必須了解這背景,才能領會電影中女看護的代表性。她來自拉丁美洲,母親以非法入境身份逾期居留,根據特朗普政府的施政,理應一早遣返,而女看護總是投鼠忌器,就是因為有這個家庭包袱。與此同時,她努力工作,不顧富豪家人的白眼,乃至不求回報,卻正是昔日美國新移民的核心價值所在,最終天降橫財,充滿象徵意義。富豪本人也是白手興家的樣板,靠的是寫小說,反映「天生我材必有用」的美國精神,所以他能欣賞女看護,從中看到自己的過去,作為一種傳承。不像他的親生兒女,已經充滿暴發戶心態,口頭上可能也會說一些平權輕語,作為爐邊夜話內容,實際上對新移民、少數族裔充滿歧視。不同家族成員都搞不清楚究竟女看護來自哪一個國家,說過古巴、巴拉圭、墨西哥……,卻虛偽的說當她是「家人」一樣看待,可見一斑。到了最後,誰得誰失,電影說的是一個家庭,美國觀眾看到的卻是一個國家,叫好叫座而不失落地,大概正源於此。

「黃色經濟圈」的十字路口,也是運動的十字路口(上)

說了這麼多,我自然不是像施永青老闆那樣,對「黃色經濟圈」大潑冷水;事實上,當他了解到Identity Economy的國際潛能,結論可能改觀。一直覺得香港的未來,離不開「黃色經濟圈」的建構,只是必須理順上述困局,才能#WeConnect下去,到達彼岸。就像這場運動,正處於轉型期十字路口,究竟繼續團結走下去打持久戰,爭取最後勝利,還是因為操作問題,歸於內耗,無疾而終,正是考驗真香港人的時候。至於如何理順上述問題,下篇再述。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