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鄭三大戰役」之後:敘利亞化的香港少數派政府,真能管下去?

改變這恐怖循環的最後機會,不是選了一個曾俊華、黃仁龍當特首,就能改變一切,而是必須選出一個願意動用特首權力、改變制度的人,配合已變天的立法機關通過改革,結構上落實特首和立法會雙普選。無論咬文嚼字的定義如何,一般市民認知的真普選,必須讓候選人無篩選的參與,每人的選票持分基本均等,不再出現功能組別和選委會的特權階層,才能避免林鄭政權借屍還魂。經過「三大戰役」,除了那不足20%依然支持政府的鐵桿深藍,誰不希望立刻換掉林鄭月娥?

全球抗疫系列:沙巴、沙撈越向香港示範「真‧一國兩制」

其實國際社會實行類似「一國兩制」的地方極多,這次抗疫,也成為真假「一國兩制」的照妖鏡。日前馬來西亞東部的沙巴政府宣佈,禁止中國大陸來往沙巴的航班入境,總數達每週117班,港澳台航班不在此限;值得注意的是,馬來西亞政府卻沒有這政策,依然容許中國航班降落

淺藍戰線:光復香港,你們才是最大贏家 (原裝詳細版)

「淺藍」之所以成為「淺藍」,並非對價值的追求不及「淺黃」,而是他們的崗位在現體制的最核心,一旦社會衝擊體制,不能避免的觸及他們的既得利益,因此必然先希望盡力在體制內扭轉,才會考慮其他選項。加上他們公開身份的種種不便,經常要飾演雙面人,鎂光燈下當建制派,私底下則判若兩人,也會出錢出力做實事;其實沒有這群有心人支撐,香港早就面目全非。

真香港人的九條路線:下一步,怎辦?

「仁者見仁、智者見智」,同一批表象,單純從現實主義看,只會像梁文道前輩那樣,越分析越宿命。但有危總有機,當我們把九條路線的成效、功能和表面分歧攤開來,不難發現,繼續兄弟爬山,依然共通點遠大於歧異點,而且隱隱然有一個積極的大棋局醞釀當中,給予真香港人可行的希望。你看到了什麼?

「A貨」比「無貨」更可怕:獨立調查委員會,三個同心圓,缺一不可

缺乏「核心內圍」的外圍同心圓,好比失去地球的月球,只會被其他引力牽引,得出大事化小、小事化無的官方結論:找「七警」那樣的基層祭旗,把問題歸因為民生,配合北京宣傳「一國兩制」運作良好、「全面管治權」廣為接受、一切都是顏色革命…… 那時候,政府「獨立調查」了,整場運動防止一國兩制被繼續蠶食的初衷全盤失敗,大左傾、大換血、一國化的未來,隨著這個「有公信力」的「獨立調查」全盤到來。這是我們希望的結果嗎?林太,你作為土生土長的香港人,這是你希望流芳百世的唯一功績嗎?

「北所羅門群島共和國」:全球下一個新國家

布干維爾的抗爭,也可算是一種「和勇合一」、國際線經濟線合一的嘗試,由列強毫不注視到走到今天,亦殊不容易。內戰爆發後,布干維爾銅礦基本上停產,交戰雙方實屬「攬炒」。在21世紀,類似爭議理應有和平方式解決,可惜世界各國的中央政府,始終不易懂得放權的藝術,悲劇也就不斷發生,以致往往一拍兩散,一慟。

全球抗爭系列:伊拉克和香港,哪些可堪比較?

西斯坦尼、什葉派老牌民兵領袖薩德爾等都感到形勢不妙,紛紛和現政府割蓆,這固然加速了總理辭職的決定,卻令群眾運動得到更大momentum,更難收拾。伊拉克新一代強調「無大台」,對任何傳統領袖都不信任,對各派系之間的共識政治充滿犬儒。要運動終結,除非是憲法層面的改革,增加直接民主元素,減低精英閉門造車,但這除了涉及內部權力重新分配,也觸及敏感的國際持份。要是buy time,伊拉克群眾信服的反恐英雄阿沙迪因為被現政府解僱,倒是破局的理想人選。可惜香港連這樣的人選也沒有,「太上皇」勢力只有更龐大,結構更難解,奈何。

「一國兩制3.0」系列:毀滅企業自由的「國家法團主義」

即使今天我們仍是自由經濟體,當經濟生活要仰賴政治正確,與極惡的差距,已經不遠。「黃色經濟圈」崛起,更多是回應「國家法團主義」,讓一般人逐步脫離對建制及大企業的依附,否則沒有可持續性,一切只是空談。各行各業開始意識到新工會的重要性,除了因為不少現存公工會淪為「國家法團主義」既得利益者,也因為在新時代,斜槓族越來越多,他們組成工會,支援大企業同路人,也是突破控制的蹊徑。至於檯面上的傳統商界領袖,表面上自然響應主旋律,但他們對惡俗本質一清二楚,國企購入香港的戰略性資產清單亦人所共知,明白自己早晚是大清洗對象,假如不能「光復香港」,資本的流向、心裏的話兒,早已和我們#WeConnect。

由「解放軍義工」與「特務警察」談起: 十面埋伏的未來警政共同體

解放軍以「義工」姿態有違駐軍法出營,短期內並不會帶來Endgame,這不是好消息,也不是壞消息,卻是逐步十面埋伏收緊「新香港」這警政共同體的一個步驟。這就像港澳辦舉行有關香港形勢的新聞發佈會,要是發生在數年前,各界對如介入香港內部事務,肯定反應強烈,但現在人心惶惶,卻不經不覺間接受了新常態。各路警政神仙老是常出現,社會對什麼能做、應做、不應做、不能做,慢慢就有了法律以外的新認知,這是一個norm construction過程,對日常生活的軟規範有深遠影響。到手術大功告成,香港「澳門化」,外援十面埋伏以外的真・警察們,會否成為用完即棄的condom,恐怕已經不再重要了。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