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戰前傳:《全球化的許諾與失落》

戴卓爾夫人在冷戰末年,提出所謂「TINA」概念:「there is no alternatives」,指共產主義陣營的崩潰,反映除了自由主義市場經濟,別無他途。然而IMF坐大十多年後,新興經濟體卻紛紛尋找「alternatives」,中國外交適時以「沒有任何附設前提」為口號,針對發展中國家政府「無需強迫改變就能獲得援助」的慾望,就逐步成為足以和美國體系比併的新金主。當然,正如毛主席教導我們,「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中國提供貸款的「不設附設條件」,只是說不會像IMF那樣干涉政體運作,而不是說不用付利息、不用抵押品,這都是「一帶一路」的基本理念,這裏不贅。

何亞非的《選擇:中國與全球治理》:一個陽謀

所謂「區域治理」,就是把亞太區劃為中國勢力範圍,要在區內確立自己的遊戲規則,同時,也要盡區域大國的責任。假如從前的「六方會談」還有美國的重大角色,「一帶一路」就是中國完全主導的新區域治理的典型:中國可以通過海陸兩路,把週邊各國串連起來。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