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帶一路」旗艦考:巴基斯坦瓜達爾港的合約

巴基斯坦國內精英更擔心的是,根據本國經濟狀況,無論中國提供的借貸利息多麼低微,早晚總要連本帶利償還,但有這個能力嗎?卻心照不宣。此刻巴基斯坦早已債台高築,估計累計外債規模已達82億美元,即相等於2017國內生產總值的67.2%,而當中有8億4千萬美元,正是在中巴經濟走廊合作框架簽訂下的最新欠款。近日巴基斯坦甚至要向沙特以外幣及暫緩收取石油交易收入等形式,借貸6000萬美元,又向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尋求援助,可見瓜達爾、以至整個中巴經濟走廊在完工前,難免為巴基斯坦帶來龐大負擔,以令其支不抵債。到了未來,要是真的還不了債,怎麼辦?不知道。凡此種種,都為中巴兩國長達數十年的親密友誼,帶來真正的考驗。

國際教育科技股:未來還是泡沫?

教育科技的範疇可以很廣,除了知識教授,亦可協助不少教學工作。例如Google Classroom和各種應用程式,已經被香港的學校大規模使用,大大減輕了老師的行政負擔;又如Quizlet、ClassDojo等,都能增加課堂趣味;不少軟件以拼圖形式來教學生編程,既是吸引學生學習編程的大門,也能訓練學生的邏輯思維。這類方向雖然實驗性質強,短期也不一定有大利潤,卻似乎比傳統教育股更能前瞻未來。畢竟科技教育的趨勢不可逆轉,連馬雲也從阿里巴巴退下火線、重回教育界,可見真正的EduTech,可以突破一時三刻的國策,理應大有可為。但以傳統模式加入若干科技元素來營運,難免被政府政策牽著鼻子走,只屬於當下,不是未來。

如何投資北韓式封閉的土庫曼?

據Freedom House所指,雖然土庫曼憲法表明會保障國民接受專業教育的權利,但現實是裙帶關係、貪污賄賂,才是大學的入場劵,一般國民根本難以接受高等教育,而首都以外的人民,基本上都是低教育程度人士。此外,現時的區域通用或主要溝通語言:英文、中文、甚至俄文,在當地都不流行,即使是前蘇聯時代的官方俄文,亦只有約有一成土庫曼人懂得,大大妨礙了它與國際接軌的步伐。

馬來西亞:馬哈迪回歸與一帶一路

馬哈迪在處理納吉時代訂下的合作項目時,華裔的角色同樣微妙,因為在多個與中國相關的投資當中,有個別項目被傳由納吉中飽私囊、「一帶一路」下真正的受惠者,都不是馬來西亞華裔,而是中國企業與國內精英,反映了與中國合作背後,往往造成利益分配不均。由於馬哈迪表示有意在上台後重新分配利益,華裔作為非既得利益者,理應會受惠,變相鞏固了雙方共生的關係,也進一步減低對華關係惡化的誘因。

「印太時代」來臨:香格里拉對話現場摘記

亞太各國國防代表一年一度的年會「香格里拉對話」,剛在新加坡舉行,印度總理莫迪為會議致開幕詞,配合美國國防部長馬蒂斯的發言,都牢牢鎖定「印太」(Indo-Pacific) 為主軸,不少地方都和中國暗中較勁,極具象徵意義。筆者作為與會代表,現場感覺是莫迪相當壓場,很努力宣示自己是「自由世界」領袖,而很少全篇用英語發言的他,這次不但使用全英語,望講稿次數也不多,顯示了相當自信。

烏茲別克:絲路第一古國

在中亞五國當中,烏茲別克的歷史根基最深厚,文化遺產最多,旅遊業的潛能也最大。雖然中國旅客並非主要客源,但中烏兩國的文化交流卻比想像中緊密,例如首都塔什干在蘇聯時代就是中國研究的其中一個重地,塔什干的孔子學院亦是區內第一間孔子學院。這都為中烏兩國建立更緊密關係提供了基礎,亦為中資投資當地打開方便之門:自2015年起,中國已成為烏茲別克第一大投資來源國和第二大貿易伙伴。

「菲律賓特朗普」的政績:從杜特爾特訪港談起

這麼多的開支,單靠稅務改革當然不夠,因此杜特爾特一改「一面倒」親美國策,不惜放下民族主義身段,與中國親近起來;適逢中國推廣「一帶一路」,最愛支援基建,兩國一拍即合。但除了歡迎中國和亞投行,杜特爾特依然接受日本牽頭的亞洲開發銀行援助,後者依然以馬尼拉為總部;雖然杜特爾特不時批評美國,甚至以粗口罵奧巴馬,卻對特朗普高度讚揚,甚至在東盟成立50周年晚宴,對著特朗普唱「你是我整個世界的光」。

澳洲:中國「銳實力」實驗品?

去年年中,澳洲爆出政黨接受與深圳官員關係密切的富商黃向墨的政治捐款,以發表對中國有利的政治言論後,最後一根稻草彷彿出現了,針對中國的輿論,一時間,變得鋪天蓋地。隨後澳洲政府宣佈禁止國外政治捐款,總理滕博爾更暗指中國影響澳洲政治,中國外交部當然「嚴正抗議」,兩國關係跌入冰點。

冷岸群島無主化:極地的大國博弈

由於蘇聯也是《冷岸群島條約》簽署國之一,戰後莫斯科就充份利用條約的「利益均沾、權利平等」原則,大規模到群島,進行變相殖民。當時全島居民有大約四千人,其中俄羅斯人的數目比挪威人更多,佔了2/3,更建立了自己的殖民小鎮,開闢了不少礦場,最著名的是巴倫斯堡。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