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國維也納辦事處 任命曾偉雄 為總幹事?

目前這職位的申請期已截止,除了曾偉雄外,據報還有哥倫比亞、巴拿馬的候選人在最後名單,這兩個國家都處於國際反毒最前線、與美國關係密切,候選人的相關經驗,理應不比曾偉雄遜色。北京的提名覆水難收,其實找一位內地專家出任這職位,潛在的尷尬,可能少得多;一旦曾偉雄出任,說不定又是一場港版完美風暴的國際延伸,這對彰顯中國的國際影響力,恐怕毫無好處。聯合國任命曾偉雄前,很重要所以要說三次,三思、三思、再三思。

大灣區與抖音

抖音初始版本不過出現在兩年前,第一次公佈全球用戶數字已突破五億人,冒起速度之快,邁向全球能力之強,都令人刮目相看。從來沒有國家領導人像推廣大灣區那樣推廣抖音,也沒有甚麼委員會、規劃綱要宣傳,但抖音在新生代社群當中徹底擊敗Facebook和Instagram,對用戶身份認同的影響,只有過之而無不及。抖音既是娛樂社交平台,本來就不會有太多政治訊息,加上是內地研發,內容當然政治正確,雖然也偶有出現疑似兒童色情動作一類爭議,也有個別視頻被禁,但整體而言,用戶不會有任何獲取嚴肅訊息的期望,更不會在抖音關心社會。這和嚴重老化的Facebook用戶有泛政治化的傾向,絕對是兩個世界。當內地新一代網紅通過抖音,成為香港中小學生的共同偶像,兩地青年之間的疏離感,自然大幅下降,香港學生普通話的流暢程度,自然也與日俱增。昔日無數官員、幹部念茲在茲的任務,可能就這樣,自然而然得到解決。

中美競賽太空篇:宇宙是無主之地,還是地球主權的延伸?

到了21世紀,正如已故科學家霍金所言,人類未來的續存,始終要依賴殖民太空。太空資源一旦被爭奪,肯定影響地球的勢力平衡,甚至引起新一輪國際衝突。歐、美、中、俄等在不久將來,因太空主權問題發生衝突,已是越來越現實的設想。早於2013年,中國用導彈摧毀了一枚離地35000公里的高空衛星,展現了打擊能力,美國自此就禁止NASA和中方航天部門合作。就5G戰略問題,美國能將華為納入打擊範圍,涉及太空佈局的公司和部門相信亦一樣。而重演列根式的星戰計劃,將中國拖入上世紀蘇聯式財困,對美國的鷹派戰略家來說,也是十分誘人的想像。下一個成為表面上「貿易戰」漩渦核心的企業,說不定就輪到要開發外太空的新興企業了。事實上,要不是企業遊說,美國的《商業太空發射競爭法案》還不會出台呢。

孟晚舟案:加拿大民間的視角

由於加拿大的多元文化主義與美國的「大融爐」政策不同,容許、甚至鼓勵新移民保留既有的文化背景,海外華人在加拿大的不少聚集地區,往往反客為主,成為主流文化。筆者在加拿大留學的學生不時分享一些笑話,例如說土生土長的加拿大白人,行經溫哥華烈治文市時,感覺往往如同少數民族,因為不論商店、報紙、電視或電台,都以華語為主,說英語反而難以溝通。某些「文化特色」,在加拿大本土社會,往往亦容易和華人拉上關係,例如去年10月一宗懷疑賂選案,就在烈治文市華人社區瘋傳。無論孟晚舟案的發展如何,針對加拿大華人的暗湧,可能已無聲出現。

華為案未來學:大國地位與5G霸權

5G則是比4G更進一步的第五代行動通訊技術,由2016年的聖地牙哥3GPP會議訂下標準,定點網速可達10Gbps,數據延遲比4G更低,即終端和網絡另一邊幾可實現同步。這種「網絡基建」,將開啟各種需要大量數據、低延遲率的程式應用,例如「物聯網」和「智慧城市」。這些概念雖已存在,但在4G世界,依然未能普及,要是城市的汽車、公共設施、電器、閉路電視都智能化,於現有網絡環境下,亦不容易傳送和運算。但5G普及之後就不一樣,例如汽車的自動導航,一旦有了5G環境的低延遲率,除了更精確,亦能減少意外。推而廣之,當整個城市的道路系統都可以實時傳達,就能夠中央調控。例如南韓的SK電信與當地政府合作,試行了運用5G網路導航的兩部汽車,結果在兩公里的測試路程,汽車可做到與網絡系統實時同步,收發關於路面情況和交通系統的大數據,以調節路線,還可以躲避突然出現的障礙物。這公司表示,未來可以將道路上所有汽車連接起來,將來的交通系統就是一個網絡,而不需要交通燈,也逐漸無須人手駕駛,就像無數前瞻未來的電影那樣。

「門戶開放政策」的以古知今

然而海約翰和特朗普的「門戶開放」,卻也不是沒有可直接參考之處。只要特朗普能通過貿易戰,改變中國外貿政策,受惠的就不只是美國,列強同樣會感到其利。雖然中國希望拉攏德國、加拿大等結成聯盟,反擊美國的貿易保護主義,但權衡輕重下,這些美國傳統盟國就是再不滿特朗普妄自尊大,也不會感情用事:只要能改變中國市場結構,他們同樣會是贏家。海約翰依靠「門戶開放政策」,除了避免浪費美國國力在中國戰場,也得到歐洲列強視之為「和平中介人」,老羅斯福獲諾貝爾和平獎除了因為調停日俄戰爭有功,其實也是嘉許當時美國在世界舞台扮演的宏觀角色,而協助美國弘揚這角色的舞台,卻是中國。

冷戰2.0?

既然雙方都沒有普世性道德高地,自然只能動員國內的民族主義,作為國際資源競逐的底氣。這種模式根本不是「冷戰2.0」,甚至不像19世紀末歐洲列強的勢力平衡格局,而是在全球化相互依賴前提下,每一個強國都要滿足本國民族主義、謀取最大利益的原始競逐。而各國的遊戲規則,也包括了儘量騎劫國際規範為己用,所以這也是國家利益和國際機制的多重角力。這樣的競爭,在未來數年會越來越白熱化、越來越殘酷,但結構上並不能簡單說成是「冷戰」,卻可斷言。

中美貿易戰與「人民幣油元」(上)

換句話說,「石油美元」的出現,並非完全是精心部署的,而是因應地緣政治推演、和國際關係形勢發展而逐步形成的。《福布斯》自由撰稿人布洛克 (Douglas Bulloch) 認為,所謂「石油美元」衍生出的「美元霸權」只是一個神話,誇大了美元對全球經濟的控制能力,而這地位並非無可取代的。只是要尋找美元替代品的代價太大,一來它不容易剎那間出現,二來主流貨幣的過渡期必然帶來全球金融不穩定,而今天全球經濟相互依賴甚深,任何國家都不敢造次。何況隨著新能源興起,石油也不再具備七十年代那一言九鼎的份量,假如單是重複「石油美元」的歷史,即時能照辦煮碗,效果也不可同日而語。

當Tesla到中國設廠

特朗普對這類行為,自然十分不滿。他一直聲稱為了維護國家利益,要用盡方法限制高科技投術流出,以免中國竊取美國技術;北京提出的「中國製造2025」進一步觸動美國,擔心這是大量盜取美國技術的掩飾。其實Musk近來也麻煩多多,例如因為私有化Tesla與股東意見相佐,NASA又因Musk在深夜節目吸食大麻而對SpaceX展開品格調查,陰謀論一點,假如對家有部署,說不定Musk有一天會像Steve Jobs一樣,被踢出自己創立的公司。但假如這類非常舉措依然天馬行空,美國政府能做的著實不多,這也反映了在全球化時代,國家雖然擁有主權,卻控制不了大企業,貿易戰的瓶頸,也在於此。

一帶一路前傳:東印度公司為何終結?

在東印度公司的商品中,除了香料、茶葉,影響最大的,莫過於紡織品和棉花。這些來自印度的棉織產品,不但顏色鮮豔,價格也十分便宜,很快就成為歐洲新寵,嚴重影響本土傳統紡織品如毛織品、絲織品的銷量,雖然各國紛紛立法保護,但成果有限。作為另類解決方案,英國商人開始在北美種植棉花,獲得巨大成功,促成了快速、大量製造的需求,珍妮紡織機、水力紡織機、走錠紡織機等紛紛面世,再配合蒸汽機出現,人類終於能應用機械大量生產商品。然而當紡織品不但能自給自足,更可銷售海外,意味東印度公司的的貨物再也不是獨家。今天「一帶一路」鼓勵吸納沿途各國的獨家產品,但這些多少是真正不能取代,而必須通過修橋搭路的基建來發展?還是為了輸出剩餘產能,去找「本土特產」去合理化需求?真相似乎十分明顯。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