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重返中東:特朗普Vs奧巴馬

奧巴馬上台後,把和平處理中東問題、期望歷史留名定位方針,一來是修補因「布殊主義」陷入低谷的美國-伊斯蘭關係,二來是利用自己的黑人身份、與伊斯蘭教的些許淵源,期望做到歷任總統所不能的突破。他爆冷獲得諾貝爾和平獎,也就是這麼回事。問題是奧巴馬的中東政策充滿理想主義色彩,但在現實主義者如特朗普眼中,卻是處處碰壁,必須「撥亂反正」。

敘利亞亂局被忽視的玩家:以色列

其實,以色列和俄羅斯的關係,可塑性很高。即使在冷戰期間,以色列雖然是美國重要盟友,但也不會開罪猶太人眾多的另一超級大國蘇聯,兩國甚至會共享情報。因此俄羅斯高度介入敘利亞戰爭,也令美國少了以色列這張牌可以用;以色列則情願俄羅斯進駐,好過戰略空間被伊朗、真主黨取去。普京對以色列一貫友好,目前俄語在以色列的普及程度甚至比英語更高。兩國只要保持默契,美國在敘利亞恢復影響力,就有了多一重忌憚。

當香港捲入中東軍售風雲

根據《華爾街日報》報導,被制裁的港企「安徽藍德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並非「真・香港人」開的公司,而是一位阿聯酋商人侯賽因在香港註冊的子公司,其母公司位於阿聯酋,主營「國際貿易」,亦在制裁範圍之內。美國財政部懷疑侯賽因利用這兩間公司的經營網絡,為伊朗國營企業研發導彈獲取相關資源,尤其是利用在香港註冊的子公司,為一條研發導彈所需的碳纖維生產線融資。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