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競賽太空篇:宇宙是無主之地,還是地球主權的延伸?

到了21世紀,正如已故科學家霍金所言,人類未來的續存,始終要依賴殖民太空。太空資源一旦被爭奪,肯定影響地球的勢力平衡,甚至引起新一輪國際衝突。歐、美、中、俄等在不久將來,因太空主權問題發生衝突,已是越來越現實的設想。早於2013年,中國用導彈摧毀了一枚離地35000公里的高空衛星,展現了打擊能力,美國自此就禁止NASA和中方航天部門合作。就5G戰略問題,美國能將華為納入打擊範圍,涉及太空佈局的公司和部門相信亦一樣。而重演列根式的星戰計劃,將中國拖入上世紀蘇聯式財困,對美國的鷹派戰略家來說,也是十分誘人的想像。下一個成為表面上「貿易戰」漩渦核心的企業,說不定就輪到要開發外太空的新興企業了。事實上,要不是企業遊說,美國的《商業太空發射競爭法案》還不會出台呢。

克林頓的創意:耶路撒冷聖殿山的「地上Vs地下主權論」

克林頓當時相當積極促成以巴妥協,那是他在國際舞台的告別作,力求將以巴和解的完全實現,作為自己任內的最大政治遺產,要是成功,足以名垂青史。因此克林頓徵集了不少專家提出創意解決方案,談判期間的最後秘密武器,就是拋出了「地下主權論」:建議從「橫向」和「縱向」兩個維度,對聖殿山進行主權劃分。

奧運難民隊、難民國:新型國際關係的未來

有了里約奧運的難民隊先例,各種非國家身份隊伍參加奧運的可能性越來越高,這可以是一發不可收拾的範式轉移。例如那些希望獨立的地區,一直希望以獨立身分參與奧運,假如他們不願意代表所在國參賽、而又找到能被理順的難民身份(有專業律師協助並不困難),甚至乾脆加入難民隊,也可以成為迂迴宣揚獨立意識的平台。

納土納群島:中國與印尼的潛在糾紛

納土納群島海域屬南海一部分,不過中國從未對群島本身申索主權。2015年11月,中國外交部專門就納土納群島主權問題發表聲明,表示「中國與印度尼西亞之間不存在領土爭端,印尼方面不對南沙群島持有主權聲索,中方亦不對印尼在納土納群島的主權持有異議。」表面上,這是中國近年在圍繞南海主權歸屬問題上,首次認可他國的主權主張。但事情沒有這樣簡單,因為主權從不是爭議的根本。

國際常設仲裁法院的歷史案例

Palmas島位於菲律賓與印尼之間,1928年,統治印尼的荷蘭和統治菲律賓的美國,就島嶼主權出現爭議,兩國同意交由PCA裁決。美國主要理據是島嶼比較接近菲律賓,同時菲律賓前任宗主國西班牙有較早發現島嶼的證據;荷蘭理據則是對島嶼實施有效管治。PCA判決,地理距離、發現時間都不是爭取主權的最有力證據,長期的有效和平管治才是判決基礎,因此判決荷蘭勝訴。

主權轉讓:埃及島嶼賣予沙特之後

事實上,埃及政府確是在鑽空子,即通過「私有權轉讓」和「海上重新劃界」的形式,完成這次轉讓,意味著埃及轉讓的是「島嶼控制權」,即埃及官方所言「本未擁有過主權」,從而避免了公投要求。

Liberland:新國家能這樣成立嗎?

一般人看來,這些自然都是笑話。但可以想像的是,隨著全球化時代購買、乃至在公海建造小島越來越方便,類似「私人國家計劃」未來只會層出不窮。依靠互聯網生存的虛擬國家更會大規模出現,由虛擬而實質,最終,說不定能徹底顛覆現在我們對主權國家的認知。「伊斯蘭國」已是成功的實驗:假如「自由蘭」大幅擴充「立國理念」為照顧全球自由人士,又真的能慢慢建設那七平方公里的土地,難度不是一個「善良版」的「伊斯蘭國」?

ISIS是一個國家嗎?

但與渴望國際認同的「納戈爾諾 —— 卡拉巴赫共和國」不同的是,IS要顛覆主權國家的「威斯特里發體系」,根本不在乎世界各國的承認。這和昔日的塔利班完全不同,當年塔利班治下的阿富汗,還得到沙地、阿聯酋與巴基斯坦的外交承認。去年,馬里的激進伊斯蘭分子搗毀名城廷巴克圖(Timbuktu),也是要北部分離立國,同樣嘗試爭取國際承認。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