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中俄政策談起:作為「公海」的互聯網與「科技冷戰」

中美貿易戰爆發不久,就牽涉到實質上的高科技問題,而被冠以「科技冷戰」之名。不少人認為科技問題源於經濟問題,例如美方對中興、華為等公司的禁令,但事實上,中國在互聯網領域也希望「大有為」,有關的建設,已鋪陳了很多年。香港因為歷史上的特殊角色,一直較少面對審查,對香港人來說,互聯網代表開放、全球化和無國界。但中國官方多年來奉行「有中國特色」的網絡觀,在數字時代全面來臨之前,就建立了「防火長城」,到近年再將這套治理總結為「網絡主權論」。中國的互聯網治理,無疑與一般理解「網絡就是公海」的理念相違背。美國對中國的中國科技制裁力度之大,似乎也指向中國獨特的互聯網體制。

《叫魂》:滿清盛世下的滅妖奇案,與21世紀網絡時代(上)

在這種隱藏矛盾與危機、同時也是中央集權的社會環境,生活變得愈來愈困難的平民百姓,很容易變得更自私,由於缺乏制度保障,容易動輒為自己的利益而犧牲他人。在「叫魂」事件中,不少人以為是面對生死攸關的危險,引起他們對自身生存的恐懼,從而令流言迅速蔓延,而且輕易將帶來這些恐懼、不安和危險的責任,歸咎於社會上的非我族類和邊緣群體,也就是今天社會科學術語的「他者」。孔飛力指出,「叫魂」正體現了基層平民的補償心理,在生活困苦中,通過遷怒和迫害邊緣群體,來為自身帶來心理上的補償。

互聯網:第二次印刷術革命

幾乎可以肯定的是,大學的壟斷,就像中世紀教會對知識的壟斷那樣,不可能在一百年後繼續存在,那麼這一百年內,整個「反壟斷」過程究竟是馬丁路德那樣轟轟烈烈的革命,還是慢慢軟著陸?局中人未雨綢繆,絕對是必須的。就像正風行的立體打印技術(3D Printing),就像蒸汽機的出現,很可能改變人類社會沿用數百年的生產模式,這又是一場工業革命。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