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香港人的九條路線:下一步,怎辦?

「仁者見仁、智者見智」,同一批表象,單純從現實主義看,只會像梁文道前輩那樣,越分析越宿命。但有危總有機,當我們把九條路線的成效、功能和表面分歧攤開來,不難發現,繼續兄弟爬山,依然共通點遠大於歧異點,而且隱隱然有一個積極的大棋局醞釀當中,給予真香港人可行的希望。你看到了什麼?

警惕林鄭月娥「散水辦」十條戰線:光復香港,下一步,怎辦?(上)

這是宿命主義,香港人不能掉以輕心,此刻正是運動能否變成持久戰的關鍵時期。但怎樣反客為主,破解特區政府「散水辦」的陰謀,達到「光復香港」到「真一國兩制」初心、逼使北京放棄全面管治權的目的?拋磚引玉,希望同路人和而不同,在每條戰線逐一思考。下一篇,假如有思考進展,會分享個人對如何回應這十條戰線、整合背後宏觀論述的淺見。

什麼人訪問什麼人: 到底甚麼是 「香港人」?

這種於長期抗爭中(由英治時期到回歸以後)產生出來的身分認同,就像一個鐘擺一樣。在不受壓時,鐘擺能在兩邊自由擺動:可以在高呼「中國很好」的同時,擁抱西方的價值觀,但當受到壓迫時,鐘擺就會側向一邊。至於側向哪一邊,就看當事人認為自己是受到中國政府壓迫還是西方世界壓迫了。所以黃營和藍營的文宣着眼點也是很不一樣的:黃營強調「香港人」及「世界公民」的身分,藉此來與「中國人」這個身分和勢力抗衡;而藍營則以「中國人」的身分及「香港是中國一部分」的事實,來強調香港不再屬於英國或世界的。這種理解上的差距,讓很多黃絲跟藍絲溝通時很崩潰,也讓很多藍絲質問黃絲為何如此大逆不道。

比亞法拉內戰之後,尼日利亞官員眼中的香港抗爭

當然,純粹的網絡存在並不足夠,在本土,伊博人依然有出現抗爭,遊走東部各地的游擊戰,有時也會杯葛選舉,因此相關組織都被中央政府列入「恐怖組織」。而有了他們的抗爭,尼日利亞的資源優勢始終未能全面發揮,始終屬於第三世界,東部問題至今都是計時炸彈,但伊博人真正的元氣,卻已經散落全球,靠「國際線」維繫下去。「我們常說,有人類聚居的地方就有伊博人,他們現在有超過一千萬人口在尼日利亞境外,在美國、英國、德國等地落地生根,建立組織。那裏的伊博人很懂得營商,慢慢建立了自己的全球經濟網絡,生活相對理想,又反過來強化了本土伊博人備受剝削的感覺。畢竟這是全球化時代,很難封鎖網絡,比亞法拉不但死灰復燃,還得到全新的生命。你說他們的未來希望?我想,只要這波全球比亞法拉運動持續下去,而尼日利亞中央政府也不見得管得很好,總有一天雙方會講數,Engagement 才是王道,在同一屋簷下各取所需,不很好麽?」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