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年後之機遇 —— 習近平的「亞洲門羅主義」?

此「四個安全」說白了,就是要建構和西方主導的安全觀相反之「亞洲觀念」。在中國眼中、也是在不少「亞信」會員眼中,「西方安全觀」相對於「共同安全」,個別國家是可被「普世價值」干涉(如伊拉克);相對於「綜合安全」,分離主義可以「公投」之名進行(如科索沃);相對於「合作安全」,一人一票民主變成二元對立的「零和遊戲」(如泰國、烏克蘭);相對於「可持續安全」,西方要第三世界遵守的環保、貿易等基準,往往對急速發展造成障礙(如越南)。中國的針對性提法,明顯要拉攏「亞信」的亞洲國家,來與美國「重返亞太」的東亞、東南亞、大洋洲盟友打對台。除了「四個合作」,習近平還畫龍點睛(或曰畫蛇添足,視乎觀點),以「三個歸根」總結說:「亞洲的事情,歸根結柢要靠亞洲人民辦;亞洲的問題,歸根結柢要靠亞洲人民來處理;亞洲的安全,歸根結柢要靠亞洲人民來維護」。這樣開宗明義要「(「亞信」的)亞洲人管亞洲」,潛台詞自然是不要以美國為首的「非亞洲人」、「類亞洲人」對「(「亞信」的)亞洲」說三道四。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