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瞻令和日本:少子化下的「機械人農村」

與此同時,既然已投入了資源推廣自動化技術和農村機械人,日本政府亦作出了一些結構調整,正在推動「農地集約化」和「經營法人化」。2013-2018年間,日本100公頃以上的大規模農業經營者增加了30%,不少企業都對準農村圈地,但小規模、家族經營和兼業的農家不斷減少,彷彿自動化農村的目標單是為了產量,而忽視了照顧「人」這個根本。英國錫菲爾德大學(University of Sheffield)的日本研究學者馬坦尼 (Peter Matanle)認為,在東京「一極集中」的趨勢下,農村的衰退、消失將無可避免,而一旦機械人農村成為常態,整個農村文化,可能也會不復存在。早前路過一些台灣農村,其實也面對同樣困局,能夠活化的畢竟是少數,剩下來的除了被犧牲還有甚麼選項,很值得研究未來的分析員思考。在追求效益以外,自動化的未來世界如何能兼顧人文關懷,才是對整個人類文明更大的挑戰,否則單純作為「產業」,農業需要的人力勞動其實早在第一、第二次工業革命被大量裁汰了,何用等到今天?女

一代資本主義之父:日本新一萬円紙幣的國際政治

在國際社會,澀澤榮一的知名度不及伊藤博文、福澤諭吉等,但在日本人、特別是商界心目中,他是殿堂級的傳奇。根據《日經產業新聞》1983年進行的「日本企業家最崇拜人物」調查,第一位是已成為商場寶鑑的德川家康,第二位就是澀澤榮一。他是由德川幕府時代過渡到明治維新的關鍵人物,出身幕府家臣,病逝時已是昭和時代,一生創辦超過五百間企業,日本的第一間國立銀行、第一間證卷交易所、乃至整個現代化的株式會社制度,可說都是澀澤榮一一手推動。在全球講求初創的今天,重新把澀澤榮一化作日常生活一部份,這也是在鼓舞日本企業家重拾輝煌。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