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理森的「修昔底德陷阱」:中美篇

艾理森將「修昔底德陷阱」應用於當下中美關係,雖然不一定獲得學界同僚認同,卻符合了兩國普羅大眾的民間智慧。從衝突雙方的特質來看,中國無疑是經濟、軍事實力飛速發展的新興大國,美國則是二戰後就領導全球、制定國際秩序的守成大國。隨著近年中國在全球的投資貿易規模不斷擴大、在太平洋的戰略存在不斷增強,美國政界、軍界無不感受到壓力,中國網民也無不感受到「中國夢」的亢奮。「中國威脅論」正是以美國為代表的整個西方社會,對中國崛起不安的明證,「修昔底德陷阱」,不過是將之進一步理論化而已。

艾理森的「修昔底德陷阱」:俄羅斯篇

普京明智之處,就是讓俄國完全超脫相關討論,陷阱有也好、沒有也好,都不冒任何風險。在此指導思想下,普京對美方並不賣賬,有足夠自信不理會西方雜音,但又堅持不跟華府鬧翻,在反恐一類議題緊密配合,對美國「重返亞太」牽制中國其實也局部認同。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