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帶一路」債務問題的三個可能

各國明知債務不理想,而依然故我,自然準備了種種後著;北京其實沒有把握討債,但依然願意借出鉅款供各國基建,出發點同樣更在於解決內部經濟問題。「一帶一路」各國債務問題的最可能結局,是成為各國政黨輪替的常規議題,不容易得出全面親華或反華的結局。以馬來西亞為例,新首相馬哈蒂爾一方面叫停「一帶一路」重點項目東海岸鐵路,另一方面卻訪華尋求其他貿易機會,到了下一次政黨輪替,推倒重來十分容易。斯里蘭卡曾選出反對「一帶一路」的政府,但最終還是繼續租借港口予中國,動機並非償還債務,而是政府純粹要錢。又如薩爾瓦多本是台灣邦交國,向台灣索要鉅款興建聯合港口不果,去年與中國建交,但大選過後,候任總統布克萊(Nayib Bukele)公開批評中國罔顧商業法規、操縱貨幣、干預別國民主制度等,揚言要檢討是否與中方維持關係,明顯是討價還價。一個可能出現的規律是,債務到了某個臨界點,各地就容易變天,新政府上台時聲言退出「一帶一路」,之後獲中國改變部份待遇,有了交代,又走回原點。

「一帶一路」旗艦考:巴基斯坦瓜達爾港的合約

巴基斯坦國內精英更擔心的是,根據本國經濟狀況,無論中國提供的借貸利息多麼低微,早晚總要連本帶利償還,但有這個能力嗎?卻心照不宣。此刻巴基斯坦早已債台高築,估計累計外債規模已達82億美元,即相等於2017國內生產總值的67.2%,而當中有8億4千萬美元,正是在中巴經濟走廊合作框架簽訂下的最新欠款。近日巴基斯坦甚至要向沙特以外幣及暫緩收取石油交易收入等形式,借貸6000萬美元,又向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尋求援助,可見瓜達爾、以至整個中巴經濟走廊在完工前,難免為巴基斯坦帶來龐大負擔,以令其支不抵債。到了未來,要是真的還不了債,怎麼辦?不知道。凡此種種,都為中巴兩國長達數十年的親密友誼,帶來真正的考驗。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