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帶一路」債務問題的三個可能

各國明知債務不理想,而依然故我,自然準備了種種後著;北京其實沒有把握討債,但依然願意借出鉅款供各國基建,出發點同樣更在於解決內部經濟問題。「一帶一路」各國債務問題的最可能結局,是成為各國政黨輪替的常規議題,不容易得出全面親華或反華的結局。以馬來西亞為例,新首相馬哈蒂爾一方面叫停「一帶一路」重點項目東海岸鐵路,另一方面卻訪華尋求其他貿易機會,到了下一次政黨輪替,推倒重來十分容易。斯里蘭卡曾選出反對「一帶一路」的政府,但最終還是繼續租借港口予中國,動機並非償還債務,而是政府純粹要錢。又如薩爾瓦多本是台灣邦交國,向台灣索要鉅款興建聯合港口不果,去年與中國建交,但大選過後,候任總統布克萊(Nayib Bukele)公開批評中國罔顧商業法規、操縱貨幣、干預別國民主制度等,揚言要檢討是否與中方維持關係,明顯是討價還價。一個可能出現的規律是,債務到了某個臨界點,各地就容易變天,新政府上台時聲言退出「一帶一路」,之後獲中國改變部份待遇,有了交代,又走回原點。

意大利與「一帶一路」發展中國家,有何不同?

意大利是否真有這種本事,尚待日後驗證,不過基於其民主及法律制度,以至歐盟法規和壓力,相信意大利確實難如非洲、東南亞國家般,沉溺於中國資金和貸款。意大利政府急需兌現大選許下的民粹、福利主義承諾,加上去年8月熱那亞塌橋,令民眾對老舊基建的質疑上升為政治議題,加盟「一帶一路」的務實考慮十分明顯。然而,即使是最力主加入「一帶一路」的傑拉奇,亦強調本國法律禁止港口為外國政府或資金控制,能抵禦中國的「掠奪式收購」,保障國家安全,更刻意宣示意大利政府在與中國協商的同時,也加強了相關法例,這類型的保障,在一般朝令夕改的發展中國家當中並不容易出現。

Up ↑